重大文青 | 谢了流年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20 11:53:1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十六期文青简介


欧行健,男,1999年,籍贯北京,重庆大学材料学院本科在读。

“想成为那种,经历了大风大浪,却还平静地像只是下雨时踩湿了裤脚一样的人,那样的人性格里有一种从容不迫的力量,也温柔,却不慌不忙。喜欢这样的人,愿自己成为这样的人。”




作品赏析



榭了流年


或许,最忘不掉的,还是她吧。

我是在高二的一个午后遇见她的。当时我去了一个新的自习室,时值夏末秋初,天气转凉,我穿着深灰色的夹克在自习室门外抽烟,厚重的铁门敞开着,我静静驻足,微弓着腰,稍稍前探着脑袋,贪婪地享受着这一小段难得的孤寞时光。



这时,一位梳着马尾辫的姑娘忽地闪入我的眼帘,其身侧跟着一名略矮一些的女生,想必是她的朋友——未曾料到的是,这位朋友至今与我也未断联系,她曾与我倾吐心事,我则予以藉慰,我也曾在最为抑郁最为悲切的时候与互发讯息彻夜冗谈……原来啊,年少的爱情终究难逃离散,无论当初的海誓山盟如何悸动了心田如何坚定了信念,却终抵不过岁月的变迁与侵蚀,年华久矣,或许相比于爱情,友情更能长久存在吧。回顾往事历历,后悔之意在所难免,既然如此,当初何必要跨越雷池呢,又何必不甘于朋友之上恋人未满……而现在明悟,未免太迟。

言归。那位梳着马尾辫的姑娘走出来后,似是嗅到了烟味儿,愣了一秒,便跳着转过身来,盯着我。那一刻马尾辫在空中曳动仿若流星划过夜幕,那一刻我的心中山崩海啸,自那一刻,脑海里便总是她的容颜,忘不了她掩面而笑时花枝乱颤的肩膀,忘不了她抿嘴偷笑时颊旁的酒窝,忘不了她散而不乱略微发黄的头发,更忘不了她在我心中弥漫的红袖添香与刹那芳华……也许,自那一刻,我便爱上了她吧。



有人说,高中时期的爱,并不算爱。然而我认为,所谓爱情在不同的阶段有着不同的定义与诠释。冲动而澄澈的少年时光呵,是那么相信一见钟情,那么甘愿为爱情奋不顾身。那个时候的爱情啊,是口上说着长相厮守却总是会因为一点小摩擦小疑虑而分道远去,是笔上写着天长地久的情话却能够不坚定得因为另一个人的出现而远走高飞,抓也抓不回。

后来我们成了朋友,时常聊天,也曾一同去公园散步,我常给她买早点,也同她一起上学放学。有一天在放学的路上我从兜里拿出一串项链,问她愿不愿意戴着这串项链陪我走到白头;她则从书包里翻出一块腕表,说用这腕表栓住我一生一世。



我做了她男朋友一年之久。成为恋人之后,我们的关系愈加亲密。一个微凉的夏夜,我们步于公园湖畔,荷花开得正盛,夏蝉鸣得正欢,走着走着,觅得一条长凳,便坐在此处安憩,我们十指相扣放在中间,她将头斜枕在我的肩上,望着夜色中远处高楼的灯火依稀朦胧,多想多想腕表上的指针能够永远定格于此,定格在刹那永恒。

可时间总是在悄无声息地流逝,我们终究是沦落成了连朋友都不是的下场。高三的时候我回北京继续念书,我与她便开启了难捱的异地时光。离别之际,耳鬓厮磨着不舍与离愁,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相拥吻别,想贪婪地多嗅一些对方的味道。来到北京后,我与她常互通电话,她说好想我,每过一天就像过了一年那样久,那等再见面就像过了几十年,我们就是老夫老妻了……

——你总是能撩拨我的心弦,这也注定了你会提出分别。

分手的岔路口上我强忍泪水,她摘下了耳边发簪,我拾起孤独烈酒,腕表悄然滑落,碰撞在水泥地上,也狠狠砸在了我的心上。分手后,我恸哭过,也沉默过。那时我不懂为何一段感情能说散就散,现在才明白原来一切都是缘起缘灭。

爱几何,恨几何,此情无妄空余多。

尝辞山海赴万里,奈何无情是两隔。

雨婆娑,泪婆娑,不及紫陌一浮窠。

也罢凭觞邀月影,不知肠断与谁说。

也罢,也罢,且俱随风流去也。忘不掉,便忘不掉罢。至少现今每每再度想起年华中有这一桩跌宕情事,也能够笑着去回忆那琐碎在其中的点滴。

“别让执念毁掉了明天,我爱过你,利落干脆。”

年华去也,往事风干。

数载如白驹,谢了青春,也谢了流年。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笑不忘书 :D


主编|噗噗君
责任编辑|蓝剑锋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