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伟烈士妻子深情回忆:我和他的爱情故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1-08 08:30:1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呼叫81192,这里是553,

我奉命接替你机执行巡航任务,

请返航!”

“81192收到,

我已无法返航,你们继续前进,

重复,你们继续前进!

   ”每一年的4月1日,“81192”这组数字都会出现在许多人的面前,也让人再次想起这张已经离开了我们17年的面孔。

   他叫王伟,曾是海军航空兵某部一级飞行员。

   2001年4月1日,美国军机非法侵入我国南海领空,在“不开火则南海门户空中主权尽丧,开火则中美两国必战而中国战之必败”的危急情况下,他选择了用换命的方式来终结这场入侵。

   当我们每年的4月1日怀念英雄王伟的时候,我们不应该忘记因王伟牺牲而承受巨大痛苦的亲人们,他们同样值得我们尊敬。

阮国琴,是王伟的爱妻。


   17年过去了,这位坚强的女性已经独自把儿子抚养成人。儿子毕业后继承父亲遗志,成了一名海军军官。

   17年过去了,阮国琴还做了一件事:用漫长的岁月和无尽的思念写成了一本书,书名为《守望南海――离开王伟的日子》(即将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这是阮国琴送给丈夫的一份厚礼,也是她感恩全国人民对王伟厚爱的一份情怀。

   本文讲述者为王伟之妻,海军上校阮国琴。微信公众号“老海军征得阮国琴女士的同意,在4月1日这个王伟牺牲的日子里发文祭奠。

   新华网编辑看到文章,深受感动,第一时间联系转载。承蒙作者欣然同意,在此,把这篇包含深情的文章分享给大家。

纪念我们的英雄王伟!

也向阮国琴女士致敬!

我和王伟的爱情故事

阮国琴

  我至今还记得17年前的那个春日,人民海军以最隆重的仪式,为王伟举行海葬的情景:

 战舰在南海的波涛中颠簸着前行,我手捧王伟亲手种下的三角梅花瓣,与他做最后的告别。我想,我要把我的心留在这片海里,陪着王伟,把我们的爱情故事沉入他长眠的这片深蓝里……



绝情信与生死铭

  王伟说,他是带着惆怅到了北国军营的,但是军营严格的训练让他也无暇细想。直到临近春节的前几天,学校才决定,他们这一批新学员放假可以回家过春节。

新兵王伟

   但是他回到湖州与同学聚会,却没有打听到我的下落。我们的重逢更像是命运的安排……

   大年三十的夜晚,我在商场上夜班,爆竹声响起的时候从商场出来,觉得有人一直在后面跟着我。我将自行车骑得飞快,却突然听到有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叫了我的名字。

   怎么会是王伟!极度的紧张在刹时化为极度的惊喜!

   他说,自己心情不好,骑车上街想买包烟,买烟的时候看到五交化商场的门口看到我的身影,觉得眼熟却无法确认,又不好意思贸然敲门,于是就在商场门口苦等,这次再也不能留下遗憾了!

   我把王伟带到了我们家的老房子。我们各自诉说着离别后那种朦朦胧胧的思念之情,在满城喜庆的爆竹声中,我与王伟完成了人生第一次初吻,也从此开始了我们之间刻骨铭心的生死恋情……

   王伟说:“我的人生第一是飞行,第二是我们之间的爱情,它们对我来讲,就像飞机的两翼缺一不可。我一定要飞出来,否则决不回来见你!”

   春节后,王伟又回到了北方的航校。我们的书信频繁往来于南方和北国。此时的我完全沉浸在幸福之中,读信、回信,已经成了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内容。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989年元旦,我接到了王伟一封厚厚的来信。他在信中告诉我:他又找了一个女朋友,是一名大学生,除了长得没有我漂亮外,处处比我强。在信的末尾,王伟还画了一座令人心悸的坟墓,墓碑上写着“王伟之墓”,旁边注着一行小字:“这辈子再也不跟你好,你死了这条心吧!”

   我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我仔仔细细地又把信看了一遍,的的确确是王伟的字迹。我对王伟的字迹太熟悉了,以往,这熟悉的字体带给我的是深深的关爱和无比的幸福,而今天,同样的字迹带给我的却是深深的失望和无比的心痛!

   我实在受不了这沉重地打击,又不愿让父母察觉我的绝望,遂以复习考试为由,离家出走,住到了亲戚家,并且心碎含泪地给王伟写了最后一封信,真诚地祝他幸福。

   不久,我又接到王伟一封挂号信,请求我原谅,并打来长途电话要给我解释。处在伤痛中的我没有理睬他。

   我不知道,此时的王伟也处于极度痛苦当中。他在他的日记里记载下了当时的心情:

   那天,住在亲戚家临着一条小河的阁楼上复习功课的我想开开窗户透透气,当我拉开窗帘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远在天边的王伟竟然就站在河对岸,正直直地望着河这边的窗户!

    此时的我真是惊呆了,他怎么回来了?百感交集,委屈的泪水溢满了眼眶:“王伟啊,既然我对你那么重要,值得你千里迢迢的回来找我,当初为什么要写那样的信伤害我?”我硬着心肠赶紧把窗帘拉上。

   第二天,当我再次拉开窗帘时,又看见了站在河对岸一脸憔悴的王伟,我满腹的怨气化为深深的叹息。

   王伟带着我的家人来见我,郑重地交给我一封信,深情地说:“看完这封信后我再解释,要是再不相信我,我马上就走!”

   满脸疑惑的我慢慢地打开了那封信,这是一封与王伟朝夕相处的5名战友的联名信,这封长达9页的信向我道出了王伟“负心”的真正原因:

   原来,王伟的部队在进行跳伞训练时出了一次事故,一名学员牺牲,这使王伟对飞行员这项职业的危险性有了更加直接和现实的认识。他热爱飞行事业,但又怕将来自己有个万一给自己心爱的人带来痛苦。他想,长痛不如短痛,那就把痛苦留给自己吧,但又怕我们之间的感情太深,双方都下不了这个决心,于是就在信中编造了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女大学生”。就是在这样一种矛盾的心情下,王伟从北国的军营发出了那封“绝情”信。

   王伟的战友还在信中对我讲到:当那封“绝情”信发出后,王伟的内心非常痛苦,夜里躺在床上常常一个人默默地流泪,他非常期望能得到他最心爱的人的原谅。信的末尾是5名战友的签名,而且,在签的名字上还分别按上了五个鲜红的手印!

   看着这5个手印,我被深深地震撼了:他们分明是想用5颗年轻的心来证明王伟对爱情的忠诚!其实,他们更证明了王伟作为一名中国军人对事业矢志不移地追求和对祖国的忠诚!

   此时的我早已是泪流满面,一头扑进了王伟的怀中,任自己又爱又怨的泪水浸湿着王伟刚刚开始厚实起来的胸膛,滋润着那朵差点凋谢的花儿……

   后来,当王伟与那朵洁白的伞花消失在南中国海海面后,我才越来越深地感受到:当年20岁的王伟因跳伞而引发的那个看似“荒唐”的举动,其实包含着对我多么深沉的爱!

三年热恋,百封通信,未见一面

   在此后的近三年的时间里,我们没有再见面,对于热恋中的情人来讲,三年实在有些太漫长了。那个时候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更没有微信,我们只能靠书信来传递彼此之的感情。

    春天时,王伟会怀念湖州的春天,他在给我的信中写到:

   “我的琴去春游了吗?要是我们能在一起该有多好,可现在是天各一方。我爱你,理应要让你快乐,让你幸福。但今天我办不到……

   命运让我走上了这条‘通天’的路,我不能半途而废,那样我会后悔一辈子的。我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我想你也是希望我这样做的。你给我的鼓励,我会铭记在心!”

  部队就要放单飞了,预定放单飞的那一天正好是我的生日,王伟以自己刻苦的努力,挤进了第一批放单飞的名单。他在给我的信中写到:

   “琴琴,我一定要成功,给你的生日和我们的爱情送上第一份礼物……”

1989年在阮国琴21岁生日的那天,她收到了王伟寄给她的生日贺卡。

   他的确成功了!成了同期学员中第一批放单飞、所在中队第一个飞上蓝天的佼佼者。

年轻帅气的王伟此时对爱情和未来充满信心

后来,王伟写信告诉我他第一次飞超音速飞机时的感觉:

 

   1991年7月,经过5年飞行学院紧张而又严格的训练,王伟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学业,成为一名歼击机飞行员,并获得军事学学士学位。他被分配到海军航空兵,被授予海军中尉军衔。

与战友分享快乐(右五为王伟)

   当学院隆重的毕业典礼结束后,王伟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寄给我保管并给我写信:

   “琴琴,我成功了,在你的陪伴下,跑完了我人生第一个关键的比赛。胜利属于我,同样也属于你!”

   但毕业后的王伟并没有立即回到分别了两年半的我身边,而是直接去了海军航空兵的训练基地报到,参加海上科目训练。他写信告诉我。

   “我现在回不了湖州,我想你是能够理解我的。如果你生了气,那么千万原谅我——我知道你不会的,因为你爱我,你理解我,你说过你要当一名合格的军人妻子。

   想你是时时刻刻的,此生唯有飞行和你左右我。你能给我最大的幸福和快乐,飞行也能。我爱飞行事业,同样爱你。感情上,爱你胜过爱飞行,而理智上要我爱飞行比爱你更甚——这就是我目前(也许是一生)的主要矛盾,以及它们的辩证关系。”

   收到这样的来信,我觉得我爱的王伟成熟了。我在给王伟的信中写到:

   “在我的心中,一个热爱飞行事业、刚毅、坚强、奋斗的王伟,他吃得起苦、受得起累,他自信地向前走,这种对目标的追求和未来美好的渴望,使我热爱他如此一个王伟,使我不在乎他对我关心有多少,不在乎他跟我在一起的时间有多长,不在乎别人一对对卿卿我我的甜蜜感受,不在乎他不能在我身边的孤独和寂寞,在乎的是他对未来的追求和生命的热爱。自信和勇敢是王伟的个性,你就是这样一个男子气十足的王伟,一个无法在我心里抹灭、永恒的王伟。”

这是王伟在一次跳伞后写的日记,在日记里,他表达了他和阮国琴相爱的点点滴滴,语言幽默,幸福的心情难以言表。

   王伟在他休息日的时候给我写过一支歌,他用自己学外语的录音机录下来寄给我。歌词大概是:“窗外下着纷飞的小雨,灯下是无尽的思念,面对你那甜甜的笑脸,话到嘴边又难诉说。天涯的尽头是你期盼的等候,苦盼的人儿他何时归否?总会有一天,我会回到你身边,拥抱心爱的人儿永不分开……”

  我收到磁带后,也寄给他一首《百合花》的诗,许诺要像一朵百合花一样,默默地等待,静静地为他开放,并在信封中按照王伟的要求放进了自己的一缕青丝。

王伟手写阮国琴的诗

   直到现在,我还保存着这盘磁带,那是我心爱的丈夫留在这个世上的唯一的声音。每当思念丈夫的时候,我就会让这歌声在自己的耳边轻轻漫起,我就会觉得心爱的丈夫没有离我而去,总有一天会回到我的身边……

    当王伟完成了海上科目的训练,又一次面临分配,他来信征求我的意见。我给他回了一封仅8个字的电报:“跟你跟到海角天涯!”

用一串子弹壳做成项链

娶我做了他的新娘

  后来,他果然分配到了素有“海角天涯”之称的海南岛。他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到了部队,很快便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担负起了战备值班任务。

王伟给阮国琴寄来照片,他在照片的背面写下了“我在海角等”。

  紧张的训练和值班,使他又一次推迟了毕业后就结婚的打算。他写信给我解释到:

  “琴琴,虽然我们不能马上结婚,但在感情上,我是依着你的。你是我的港湾,你是我的跑道。漂泊久了,我会来到你的怀抱停靠,飞翔累了,我会在你的胸前休憩……”

  1992年夏天,经过7年的漫长等待,王伟用一条自己亲手做的用子弹头当项坠的项链为聘礼,把我娶为他的新娘。结婚的时候,王伟刚毕业来到乐东,我们都没有钱,他家里也没有钱给他,所以怕我跟着他受委屈。但是我不在乎,明代人王阳明说:“山中莫道无供给,明月清风不用钱。” 世间有许多快乐,很多享受是不需要用钱来购买的。我要告诉王伟的是,虽然我们目前年轻还没有钱,只要我们能在一起享有爱情,这比什么都重要。

   没有仪式,没有宾客,没有拖地的婚纱,更没有金银手饰,他庄重地把自己亲手做的子弹头项链挂在我的脖子上时,作为新娘的我幸福地偎依在自己心爱的丈夫怀中。我对他讲:“明月清风不要钱,要的就是你这颗心……” 


  于是不会写诗的王伟为我们的新婚写了他一生中写的唯一的一首诗:

我的妻子高于地球上所有闪光的珍宝

高悬在寂寂的夜空

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个时候

我落进了她平常人看不到的酒窝

 

半醒半梦中永远记住了她对我说她就是月亮

我穿过太湖渡过长江跨过黄河走出山海关

却走不出她醉了我的酒窝

 

我飞上大兴安岭飞得比珠峰还高

就是她月亮般的还在头顶看着我

最后的告别,刻骨铭心……

   2001年的3月31日,是个星期六的晚上,王伟刚飞行完就回家,告诉我明天还要战备值班,不能在家休息了,马上又要去外场。因为当时部队有规定:第二天有值班任务的,头天晚上不能在家过夜。

   我们又一次相拥告别,只要是王伟飞行离开家之前,我们都要紧紧相拥,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也是多年来的习惯。

   那天我清楚地记得,他说我现在衣服都是汗水,我说我就喜欢你的味道。那天我们抱的特别紧,我的呼吸都喘不过气来,最后我们相互吻别……

  当时没有想到,这一吻竟成永别,刻骨铭心……

   2001年4月1日晚上7点多,我像往常一样,为王伟泡好了一杯家乡安吉的白茶,   等待着丈夫的归来,可我左等右等不见丈夫的人影。我真有些沉不住气了,打电话到团里问。

   王伟的战友王忠当时接了我的电话,他的声音当时就很不自然,停顿了好一会儿,才编造出王伟去开会的“谎言”。

   我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丈夫发生了什么,但还是往好处想。那天晚上,我楼上的空勤家属杨颖来家通知我,说空勤家属到团里开会,我疑惑地锁上门跟她走了。

   杨颖并没有带我到团里,而去了卫生所,那时团长和政委已经站在卫生所门口等我了,我突然一惊,怎么没有别的家属?顿时觉得两腿发软,浑身颤抖,团领导把我让进屋里,以难以抑制的悲愤心情告诉我,王伟今天上午执行跟踪监视任务,美国EP-3侦查机把王伟的飞机撞了,王伟跳伞后下落不明,正在组织全力搜寻……

   犹如晴天霹雳,我住进了卫生所就没有回家,后来又被接到北京治疗。

   在北京的海军总医院,我在极度悲痛和焦虑中等待着自己的丈夫能平安归来。我怎么也不愿相信,经过7年漫长的等待,我与王伟美满幸福的生活才刚刚开始,他怎么可以不辞而别,一夜之间就离我而去,而且永远不会回来了呢……

   我清楚地记得,王伟曾在信中告诉我:“我们是初恋,这是我们人生唯一的一次恋爱。初恋就像夜空中的月亮,太美丽、太纯洁。我们应该在70岁的时候还在一起看电视、听音乐,使我们的初恋延续终身。”

   不论白天黑夜,我的枕边都放着一本王伟飞行用的地图册,海南省那几页已经被我翻得卷了边,大病刚愈的我,只能把心寄托在这小小的地图册上。

  我相信丈夫对我的许诺,因为丈夫对我的许诺从来都没有落过空。我希望这是一场恶梦,明天醒来仍然一切如初;我希望这是丈夫的又一次历险,脱险之后又安然无恙地回到自己面前;我希望这是丈夫又一次的远航,离别的苦痛将在重逢时烟消云散……

   我总是对来探望我的人讲:“你看,王伟跳伞的附近有那么多的岛屿,他肯定是游到哪座小岛上去了,他一定能回来!” 我当时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手中那本1∶400万的地图的每一厘米在南中国海上将是多么辽阔的距离。

   然而,经过长达14天大规模的搜寻,仍没有找到王伟的身影,4月14日,海军党委批准王伟为革命烈士。

   4月10日是王伟33岁的生日,但我没有来得及也无法给自己的丈夫过生日就离开了海南。

  后来,当我的身体完全恢复后,又回到了海南。在一个明月清风的夜晚,我请来了丈夫生前要好的战友,来到了王伟飞机起飞、最后一次离开地面的跑道上。

军用机场跑道

   寂静的机场,空旷的原野,深蓝的天空,我与他的好战友一起点了生日蜡烛,点上了中华烟放在跑道上。我说:“你的妻子来给你补过生日了,平时你舍不得抽好烟,就连红塔山也舍不得买,今天你就抽一抽中华吧……”

到南中国海

去为我的丈夫送别……

   2001年4月17日,大海肃穆。人民海军以最隆重的方式——海祭,为我的丈夫王伟送行……

  战舰在微微的海风中起航,缓缓驶向那朵洁白的伞花飘落的海域……

我靠在甲板右舷,已经没有了泪水,面朝大海,仰望着蓝天上飘动的白云,在心中对丈夫默默地诉说着自己的思念和悲伤:

   阿伟啊,记得你曾对我说:你是天上的风筝,飞得再高再远,线还在我手中攥着,只要我不松手,不管飞到哪里,你都会回到我的身边,可我没松手、真的没有松手啊,你怎么就飞走了呢?

  如今你已经飞得好远好远,走得好远好远,我用眼睛已经无法看到你的身影,我只能用心灵和你对话,用心灵伴你同行……

    阿伟啊,我还没有给你过33岁的生日呢,要是知道你要走那么远的路,我一定会让你带上我的生日礼物,这样,在那永远也飞不到尽头的漫漫航程上,在那永远也靠不到岸边的茫茫大海中,你就会觉得有你心爱的妻子在陪伴着你,你就不会那么孤独,那么寂寞……

   到了,那名热血男儿的生命坐标;到了,无垠大海上那片英雄的墓地……

   汽笛在悲怆地长鸣,大海在悲恸地呜咽,海鸥在悲伤地哭泣,哀乐在悲戚地低回,战舰慢慢地降下了半旗。

   从将军到士兵,所有的人都到甲板上肃立,向着那片没有任何标志的墓地致以庄严的军礼!

  此时,我终于再也抑制不住,扑向舰舷,泪流满面地朝着大海喊:“阿伟啊,你在哪里啊?你的妻子来送你来了!”

  然后,把用王伟亲手种植的三角梅编成的花环送进了碧波万顷的南中国海……

  亲人和战友们也手捧花瓣缓缓地撒向王伟长眠的地方,铺成一条回家的路,呼唤英灵魂归故里……

后记

  王伟离开我十七年来,我有太多的话想对他诉说,我把这些话写成了歌词《等你回家》:

记得那年春暖花烂漫

你匆匆离家没顾上给我说再见

知道你驾驶战鹰又去那片天

那矫健的英姿映满我眼帘

 

等你回家,为你沏好家乡的新茶一遍又一遍

等你回家,插满鲜花的房间芳华溢满

等你回家,等着给你一个长长的吻

等你回家,我们手挽着手去看晚霞漫天

 

记得那年春暖花烂漫

你匆匆离家没顾上给我说再见

知道你肩负职责生死一瞬间

那坚毅的背影深深刻在我心田

 

等你回家,为你采撷满山的红豆一年又一年

等你回家,儿子已长成英俊的男子汉

等你回家,等到我两鬓霜花飘满

等你回家,望眼欲穿那怕海枯石又烂

 

记得那年春暖花烂漫

你匆匆离家没顾上给我说再见

都说你还在南海的云涛中飞翔

那漫漫的航程总有一天会飞回家园

 

等你回家,为你清扫返航的跑道一天又一天

等你回家,战友们等着与你天涯再仗剑

等你回家,大地已把你的故事流传

等你回家,是所有中华儿女的祈盼,是所有中华儿女的期盼!


指导 老师 / 陈思思

策划 / 软件学院党总支

撰文 / 全心蓓

 排版 / 全心蓓
图片来源 / 软件学院党总支学生党支部
责任编辑 / 软件学院党总支学生党支部

投稿邮箱 / 1287004396@qq.com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