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害人的狐狸精,却总是遭男人喜欢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1-12 14:40:2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1章 剥死人皮

俗话说:人穷志短。


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人穷到一定份儿上,志气梦想什么的就会抛到九霄云外,只要能混口饭吃,什么工作都会去做。


为什么我会这么说?因为我就是这么一个人穷志短的家伙。


我叫凌余,大学毕业之后就失业了,跑过销售,干过保安,在餐厅当过服务员,也在后厨洗过碗,半年前我打工的那家餐厅倒闭,我再次失业,钱包偏偏又被小偷给偷了,别说交不上房租,连吃饭钱都快没有了。


正当我走投无路的时候,发小王大胖给我打来了电话:“老鱼,我这儿有个发财的机会,你做不做?”


“做!”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哪怕是去干传销,那也能混口饭吃不是?


等到见到王大胖,我才知道他说的发财机会原来是在火葬场里工作,我也是实在没辙了,现在工作那么难找,哪里有什么资格挑三拣四。从那天起,我就成了火葬场的一个合同工。


火葬场因为工作性质特殊,工资还挺高,月入过万很轻松,我干了没多久还真的屌丝翻身了,上个月还新交了一个女朋友,唯一的问题就是不敢跟女朋友说我在火葬场工作,她要是知道我那双手整天都在摸死人,晚上哪里还肯让我碰?


转眼又到了倒班的日子,我们从白班换到了夜班,换好衣服进入工作间,大胖就压低声音对我说道:“老鱼,听说今天车祸死不少人,咱们赶紧剥死人皮去。”


剥死人皮,不是真的剥人皮,是把尸体上穿着的衣服给脱下来。


蛇有蛇道,鼠有鼠路。这些死人的衣服剥下来可以卖给专门做这一行的,他们能把衣服翻新再拿去卖,这也是我们一个不小的收入来源。


听到有不少车祸尸体,我忍不住有些激动,车祸尸体最容易弄到好东西,不管是自然死亡还是病死的,家属基本上把尸体上该拿走的都给拿走了,唯独这车祸不一样。


这种横死的尸体都很惨,交警嫌恶心懒得碰,殡仪馆因为没有家属给钱也不会插手,家属只顾着要赔偿什么的,根本没心思管这些遗物,这样好处就会落到我们手里。


特别是那些外地大巴,死者不是本地人,有些连家属都联系不到,遗物什么的自然也没人管,能从尸体上弄个手机项链什么的再正常不过了。


所以,一有这种车祸死亡的尸体,我跟王大胖就特别开心,因为发财的机会来了,那可不止是扒几件衣服那么简单。


大胖这两天有点肠胃炎,身体发虚,剥死人皮这活儿就落在了我的头上,这也意味着这次弄到的东西我可以拿大头。


一进入停尸间,我的目光立刻就被一具尸体给吸引了,那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孩,她皮肤白净,身上没有血污和伤痕,看起来就像是睡熟了一般,精致的容颜让人忍不住有种荷尔蒙的原始冲动。


“这么漂亮的妹子竟然也死了,真是浪费啊!”我感慨了一句,手上的动作却不停,把女孩的尸体扶了起来,开始脱她的外套。


东西一上手,我就感觉到了不对,这小西装的布料实在是太好了,这衣服可不是便宜货。


我把脱下的外套拿在手里,仔细的看了一下标签,顿时愣住了:香奈儿!


这可是高档货啊!专卖店里这样一套小西装,没有上万根本拿不下来。我拿着上衣仔细看了一遍,上面没有破损也没有污渍血渍,心中不由得有了想法。


这套香奈儿小西装拿回去当礼物送给小妍,她肯定会很开心的。


这个念头升起,就再也难以抑制,说真的,在火葬场做事久了,根本就不在乎什么晦气不晦气了,我跟大胖天天扒死人衣服,把他们扔进焚化炉里切开烧,也没见出过什么事。


我把这件香奈儿上衣仔细叠好,小心的放在一边,开始脱尸体上的短裙。


脱衣服不可避免的就要接触到身体,在火葬场工作这段时间,女人的尸体我见过不少,也没少扒过,那可都是钱啊。


不过,之前那些尸体都是硬邦邦的,而且还死沉死沉的,可这具尸体着实不一般,她的身体很有弹性,就像是睡熟的活人一般。


我怎么说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就算平时有女朋友小妍帮着,猛然间见到这么一个极品美女,心中不由得杂念丛生。


那女孩的短裙套在她的身上太合身了,扒了半天也没弄下来。


就当我用力扒的时候,那女孩紧闭着的双眼忽然睁开了,直直的看着我,嘴角似乎还带着一抹诡异的微笑。


我的汗毛顿时全部立了起来,慌忙想要把女孩的腿从脖子里放下来,可是她却紧紧的夹住我的脖子,怎么拽都拽不开。


奇怪的是,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我的脑子竟然异常的清晰,脑海里闪过了网络上看到的83路公交车,猫脸老太太,还有重庆红衣男孩这些灵异传说,等到这些故事一一闪过之后,我的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我这是要死了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是短短的十几秒,也许是十几分钟,我不知怎么把女孩夹住我脖子的腿拽松开了,连滚带爬的从停尸台上爬了下来,拼命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喊着大胖的名字。


大胖正在拉肚子,听到我叫他,匆匆的从卫生间里出来,问道:“老鱼,你咋了?怎么声音都吓变音了?”


“那个女的……她……她刚才活了,差点把我弄死了。”


“你丫开什么玩笑呢?大晚上的开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啊!”大胖不高兴的说道。


“我真没骗你,刚才我差点就死了。”


“真的?”大胖一脸的狐疑。


“真的。”


“走,看看去。”

第2章 家传护身符

俗话说:人穷志短。


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人穷到一定份儿上,志气梦想什么的就会抛到九霄云外,只要能混口饭吃,什么工作都会去做。


为什么我会这么说?因为我就是这么一个人穷志短的家伙。


我叫凌余,大学毕业之后就失业了,跑过销售,干过保安,在餐厅当过服务员,也在后厨洗过碗,半年前我打工的那家餐厅倒闭,我再次失业,钱包偏偏又被小偷给偷了,别说交不上房租,连吃饭钱都快没有了。


正当我走投无路的时候,发小王大胖给我打来了电话:“老鱼,我这儿有个发财的机会,你做不做?”


“做!”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哪怕是去干传销,那也能混口饭吃不是?


等到见到王大胖,我才知道他说的发财机会原来是在火葬场里工作,我也是实在没辙了,现在工作那么难找,哪里有什么资格挑三拣四。从那天起,我就成了火葬场的一个合同工。


火葬场因为工作性质特殊,工资还挺高,月入过万很轻松,我干了没多久还真的屌丝翻身了,上个月还新交了一个女朋友,唯一的问题就是不敢跟女朋友说我在火葬场工作,她要是知道我那双手整天都在摸死人,晚上哪里还肯让我碰?


转眼又到了倒班的日子,我们从白班换到了夜班,换好衣服进入工作间,大胖就压低声音对我说道:“老鱼,听说今天车祸死不少人,咱们赶紧剥死人皮去。”


剥死人皮,不是真的剥人皮,是把尸体上穿着的衣服给脱下来。


蛇有蛇道,鼠有鼠路。这些死人的衣服剥下来可以卖给专门做这一行的,他们能把衣服翻新再拿去卖,这也是我们一个不小的收入来源。


听到有不少车祸尸体,我忍不住有些激动,车祸尸体最容易弄到好东西,不管是自然死亡还是病死的,家属基本上把尸体上该拿走的都给拿走了,唯独这车祸不一样。


这种横死的尸体都很惨,交警嫌恶心懒得碰,殡仪馆因为没有家属给钱也不会插手,家属只顾着要赔偿什么的,根本没心思管这些遗物,这样好处就会落到我们手里。


特别是那些外地大巴,死者不是本地人,有些连家属都联系不到,遗物什么的自然也没人管,能从尸体上弄个手机项链什么的再正常不过了。


所以,一有这种车祸死亡的尸体,我跟王大胖就特别开心,因为发财的机会来了,那可不止是扒几件衣服那么简单。


大胖这两天有点肠胃炎,身体发虚,剥死人皮这活儿就落在了我的头上,这也意味着这次弄到的东西我可以拿大头。


一进入停尸间,我的目光立刻就被一具尸体给吸引了,那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孩,她皮肤白净,身上没有血污和伤痕,看起来就像是睡熟了一般,精致的容颜让人忍不住有种荷尔蒙的原始冲动。


“这么漂亮的妹子竟然也死了,真是浪费啊!”我感慨了一句,手上的动作却不停,把女孩的尸体扶了起来,开始脱她的外套。


东西一上手,我就感觉到了不对,这小西装的布料实在是太好了,这衣服可不是便宜货。


我把脱下的外套拿在手里,仔细的看了一下标签,顿时愣住了:香奈儿!


这可是高档货啊!专卖店里这样一套小西装,没有上万根本拿不下来。我拿着上衣仔细看了一遍,上面没有破损也没有污渍血渍,心中不由得有了想法。


这套香奈儿小西装拿回去当礼物送给小妍,她肯定会很开心的。


这个念头升起,就再也难以抑制,说真的,在火葬场做事久了,根本就不在乎什么晦气不晦气了,我跟大胖天天扒死人衣服,把他们扔进焚化炉里切开烧,也没见出过什么事。


我把这件香奈儿上衣仔细叠好,小心的放在一边,开始脱尸体上的短裙。


脱衣服不可避免的就要接触到身体,在火葬场工作这段时间,女人的尸体我见过不少,也没少扒过,那可都是钱啊。


不过,之前那些尸体都是硬邦邦的,而且还死沉死沉的,可这具尸体着实不一般,她的身体很有弹性,就像是睡熟的活人一般。


我怎么说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就算平时有女朋友小妍帮着,猛然间见到这么一个极品美女,心中不由得杂念丛生。


那女孩的短裙套在她的身上太合身了,扒了半天也没弄下来。


就当我用力扒的时候,那女孩紧闭着的双眼忽然睁开了,直直的看着我,嘴角似乎还带着一抹诡异的微笑。


我的汗毛顿时全部立了起来,慌忙想要把女孩的腿从脖子里放下来,可是她却紧紧的夹住我的脖子,怎么拽都拽不开。


奇怪的是,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我的脑子竟然异常的清晰,脑海里闪过了网络上看到的83路公交车,猫脸老太太,还有重庆红衣男孩这些灵异传说,等到这些故事一一闪过之后,我的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我这是要死了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是短短的十几秒,也许是十几分钟,我不知怎么把女孩夹住我脖子的腿拽松开了,连滚带爬的从停尸台上爬了下来,拼命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喊着大胖的名字。


大胖正在拉肚子,听到我叫他,匆匆的从卫生间里出来,问道:“老鱼,你咋了?怎么声音都吓变音了?”


“那个女的……她……她刚才活了,差点把我弄死了。”


“你丫开什么玩笑呢?大晚上的开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啊!”大胖不高兴的说道。


“我真没骗你,刚才我差点就死了。”


“真的?”大胖一脸的狐疑。


“真的。”


“走,看看去。”

第3章 勾手指的女尸

试想一下,深更半夜的你一个人呆在一个房间里,身边堆着十几具尸体,忽然有一道悠悠的叹息声突然响起,你会是什么感觉?


听到这声叹息,我浑身的鸡皮疙瘩全都冒了出来,汗毛根根竖起,头皮发炸,忍不住的看向那个躺在停尸台上的女孩。


那女孩还是静静的躺在那里,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我屏住呼吸仔细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异常,总算是松了口气,决定继续除去她的衬衣,而且打定主意,立刻把她弄进焚化炉里烧掉。


等我走到她的身边,开始解她衬衫扣子的时候,猛然意识到一个细节——她之前一直是闭着嘴巴的,而此刻她的嘴巴是微微张开的。


我顿时一个激灵,也顾不上除去她的衣服了,撒腿就往卫生间的方向跑。


正蹲在马桶上的王大胖听到我又来找他,显得十分不情愿,道:“老鱼,你今天晚上是魔症了吧?上个厕所不让我安生,这都第几次了?你别自己吓自己了行不?”


“绝对不是自己吓自己,我听得很清,刚才真有人在哪里叹气,那个女的嘴巴也张开了,之前她嘴巴是闭着的。”


“什么张着闭着,你记错了也不一定,再说了,就算真的张开了,那也可能是生物电造成的,公司培训的时候不都说过了吗?”


火葬场给员工的确有过类似的培训,讲了一些尸体常见的现象,比如说遇到生物电,胳膊腿抖一抖什么的,看起来像是诈尸挺吓人的,其实就是静电在捣鬼。


还有,尸体扔进焚化炉里烧,胳膊腿的也会乱动,有些还会嘴巴张开嗷一声,这当然也不是诈尸,高温下肌肉收缩,胳膊腿扭动很正常,至于张开嘴巴嗷一声的,那可能是胃部的蒸汽冲过喉咙发出的声音,就跟人打嗝差不多。


这些现象,说真的之前我跟胖子的确见过不少,也没觉得怎么样,可是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太过诡异,一连串的事情让我不由得往灵异方面想,完全忘了培训过的这些科学知识。


听大胖这么说,我也有点不好意思了,两次跑到卫生间里找大胖,的确有点不像话,扰人拉屎跟扰人清梦的罪过差不多,都让人很不舒坦。


不过大胖跟我是铁哥们儿,这点事儿他也不会放在心上,他收拾利索之后,就从厕所出来,跟我一起去了停尸间。


等进了停尸间,他看到那女孩的尸体,脸色有点古怪。我赶紧解释了一句:“我可什么都没干。”


这一次,有了大胖在一旁掠阵,我三下五除二就把女孩的衬衫扒了下来,这也是香奈儿的,我就把它跟小西装放在了一起。她的脖子里还有一串白金项链,我也顺手给弄了下来。


这女孩生前还真是个奔放的妹子,不仅没穿东西,上身也没穿,她的身材十分极品,我看着那玉碗一般的身段,心中不由得有些激动,不过却没有之前那种痴迷的感觉了。


“大胖,赶紧把她给烧了吧,我总觉着毛毛的。”


“卧槽,能不能把她放在最后烧,这比那些模特的身材都好,留着就当是养养眼呗。你要是真想她,兄弟我也不会说什么的。”大胖笑嘻嘻的说道。


“滚!我才没你那么恶心。这女的挺怪的,赶紧烧了了事。”


“行,听你的。”


我跟胖子合力把女孩的尸体抬到了焚化炉的传送带上,拉下铡刀开关,厚重锋利的铡刀落下,把女孩的腹部给切开了。


这是火化的步骤,必须切开腹部,要不然烧起来,密闭的腹部聚集大量的高压气体,就会像气球一样爆炸,喷的到处都是。


尸体被切开后,焚化炉里的喷油嘴开始对着尸体均匀喷射燃油,随着电火花一闪,焚化炉里顿时燃起了熊熊烈火。


看着女孩的尸体燃起火焰,我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地了,不过没来由的,心中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怅然,就好像是失去了什么珍贵的东西一般。


我盯着火焰中的尸体,心里一片茫然。


恍惚间,火光中女孩的脸上忽然露出了奇怪的笑容,右手手臂抬了起来,冲着我勾了勾手指,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声音在说:来呀,快来呀……


我一个激灵从恍惚的状态中醒了过来,再去看那尸体,发现尸体已经在火焰的灼烧下开始变得扭曲焦黑了。


“胖子,你刚才看到没有?”


“看到什么?”


“我看到她冲着我笑,还对着我勾手指了。”


“你丫又眼花了吧?死人还能笑?赶紧干活了,今天晚上这些尸体都要搞定的。”


接下来的十几具尸体处理的倒是很顺利,再也没有出现什么幺蛾子,我的心总算放下来了,看样子之前的确是眼花看错了,这世界上并没有什么灵异事件。


忙了一个晚上,总算把所有的尸体都火化了,天亮下班,我跟大胖回到城区,找了个小餐馆吃了早点之后,我带着那套香奈儿衣服回到了住处。


我也犹豫过,考虑要不要把这套衣服跟那些旧衣服一起处理了,不过一想到那昂贵的价格,就有些舍不得,这一套下来一万多呢,那样处理实在是太可惜了。


回到家,冲了个凉,还没等我走回卧室,一个身影就扑了上来,用手蒙上了我的眼睛。


我猛然一惊,这才反应过来,这是女朋友小妍。


“今天没去上班?”我柔声问道。


小妍全名叫陈悦妍,在百货公司上班,是个漂亮的软妹子,我一直觉得能把她追到手是走了狗屎运。


“今天人家调休嘛!”小妍撒娇的说了一句之后,咬了咬我的耳朵,娇嗔道:“你这人真坏,送人家礼物还要偷偷摸摸的。”


说着,小妍松开了我,原地转了一圈之后,说道:“好看吗?”


我定睛一看,原来小妍已经换上了那套香奈儿,顿时一个激灵,脱口说道:“赶紧脱了。”


“干什么呀!你个坏人,不会是想那个吧?”小妍皱着鼻子说道。


“不是,这衣服有点脏,等洗过了你再穿。”


一想到这衣服之前是穿在一具尸体上的,我的心里就有些发毛,同时也有种说不出的后悔:怎么就那么大意呢!回来就应该把衣服塞进洗衣机里的。


“骗人!这衣服明明是新买的,你老实跟我说,花了多少钱?”小妍说着,再次凑了上来,用嘴唇叼住了我的耳垂。


“没花多少。”我含糊的回答了一句,心却早就乱了。


小妍每次主动的时候,都会用这一招,看得出她今天很开心,已经想要主动奖励我了,这样看来,这套香奈儿的功劳实在是太大了。


我有心劝小妍把衣服脱下来洗洗再穿,可是又不舍得这么好的享受机会,于是也就不再言语。

第4章 身后的女鬼

大概是太开心的缘故,小妍今天特别主动,她变身成一个意气风发的女骑士,秀发飞舞,就像是在草原上策马奔腾一般。


因为很少受到这样的,没多大一会儿,我就有些把持不住了。


就在一瞬间,眼前的小妍忽然变成了那个被火化的女孩,她死死的盯着我,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


我吓了一跳,猛然把她推了下去,一声惊叫之后,小妍愤怒的喊道:“你神经啊!想害死我吗?!”


原来我慌乱中用力过猛,直接把小妍从床上推了下去,她摔倒在了冰凉的地板上,当然十分生气。


“对不起,对不起,我太激动了。”这时候我还能说什么?赶紧糊弄过去算了,总不能跟小妍说那个女尸和香奈儿的事情吧?那她还不跟我当场分手?


“滚,没见过你这样的!什么毛病!”


小妍气呼呼的从地板上爬了起来,走进卫生间冲凉去了,我郁闷的坐起身,拿出了一根香烟抽了起来。


到底是怎么了?我为什么会把小妍看成那个死去的女孩?该不会是她的鬼魂跟着我回来了吧?


我看着床头放着的那套香奈儿衣服,心中不由得有些发毛:要不,偷偷的把这套香奈儿给扔了,花钱给小妍买套新的?


可是一想到专卖店那套小西装标签上的一长串零,我就有些肉疼。要不,再想想别的办法?去寺里拜拜佛?


正当我胡思乱想之际,小妍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也不理我,气哼哼的在衣柜里翻找着衣服,看样子是不准备理我了。


我心中一动,鬼使神差的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了那条白金项链,放在她的眼前晃了晃:“看看这是什么。”


“滚,我不想理你。”小妍回了一句,不过手中的动作却慢了下来。


我知道有戏,笑嘻嘻的从后面抱住了她,用手抚摸着她光滑的身体,柔声道:“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刚才是太激动了,原谅我好不好?这条项链好不好看?”


小妍仔细看了看那条白金项链,终于笑了起来:“看你挺有诚意的份上,这次就原谅你了。”


“我当然很有诚意的,刚才那只是意外。”我轻轻的在小妍的锁骨上亲了一口。


“坏人,帮我戴上吧。”小妍眼神迷离的说道。


白金项链我在水管上冲洗过,自然也不担心脏,就直接给小妍戴上了。


女人跟龙的属性果然是一样,对亮晶晶的东西完全没有抗拒的能力,白金项链戴上之后,小妍明显又有些动情了。


这种绝佳的气氛,我自然也不会破坏,顺着锁骨一路下去……


这一次,一切都是那么的淋漓酣畅,也没有变脸的幻觉出现。


事后,我已经精疲力尽,没多会儿就沉沉的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了。


我刚醒,坐在床边用平板看电视剧的小妍就摘下了耳机,说道:“中午在外面吃,下午陪我逛街去,我也要送一个礼物给你。”


她穿着那套香奈儿小西装,显得分外的娇俏动人,我想跟她说把衣服洗洗再穿,最终也没开口。


中午吃过饭,小妍领着我去了百货商场的一个银饰专柜,指着一条银项链让售货员拿出来让我试戴,我才知道她说要送我的礼物是银项链。


“不用了,我有家传的项链。”


“不行,你那个项链黑乎乎的难看死了,我早就想让你换了,这次正好。你该不会是嫌银项链太便宜,看不上吧?我没你挣得多,你可不能嫌弃我。”


“不是这个意思,我这个家传项链很有纪念意义,不能丢掉的。”


一旁的售货员也帮腔道:“先生,我可以送你一个盒子,把家传的项链珍藏起来,那样保存的会更好。”


我拗不过小妍,只好换上了银项链,把家传项链放进了盒子里。


吃过晚饭,我跟小妍又亲热了一番之后,出门准备上班了。


来到火葬场,换工作服的时候,眼尖的胖子看到了我脖子里的银项链,打趣道:“行啊,这么快就换上了?”


“瞎说什么呢?这是小妍给我买的银项链,那个我送给她了。”我知道胖子误会了,解释道。


分赃这事儿我们俩都是商量着来的,我拿什么他都知道。


“我说你也没那么重口,会戴女人的项链。怎么样?送那么多东西给小妍,又解锁了什么新姿势?”


“你大爷的,别那么龌龊行不行?”


“别害羞嘛!说说看,有没有很爽?”大胖一把搂住了我的脖子,一脸淫笑的问道。


我对这死胖子算是彻底没脾气了,只好哼了一声算是回答。好在交班的同事催着我们去上岗,我这才逃过了胖子的审问。


从换衣间到工作的地方有很长的一段路,我一路上一直疲于抵挡胖子的追问。


等到走到工作间门前的那面正衣镜的时候,我猛然看到,自己的身后多了一个女人的影子。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或点击原文链接,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