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颗来自“海洋之心”的项链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0-09 14:15:4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Miss_Wednesday



六月进入了第三天,小牵才想起要撕掉日历,和五月做告别。


今年的六月,就像前年的十月一样,都是报名的月份——虽然没有那年的十月那么令小牵心思不宁,也没有那么抗拒它的到来。



昨天带外国学生去做西装,量完尺寸后店铺老板向我们叙述了之前来订做西装的外国有人如何满意,末了他加了一句:


“到时候做好了,你们穿上我家的西装和我拍个照,打上你们的国家名,就当帮我做个宣传嘛!”


我给我们的外国学生做好翻译后就没太留意,这种现象在我们中国太司空见惯。没想到一个美国学生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我:


“难道他不应该给我们打个折吗?好歹也要算点儿宣传费呢!”


我思索了一下,只好回答,“在中国,人们只会觉得这是在帮朋友一个忙,人们还觉得这是两个人关系好的表现呢!”


“别忘了,你可是在中国。”我补充道。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我默默记下了这个跨文化交际案例。



你们说得对,

就我一个人“不要脸”。



从三月份到现在,牵老师已经连着十个星期每个工作日最少七个半小时的课程压身了。


从一开始的怀疑试探但信心满满,到中期的抵触烦躁,到现在的甚至有点儿麻木。经历了重重阻力,终于在下周减少了25%的课时量。



之前在南非德班孔院工作非常忙碌的那段时间,有一次过马路,我喃喃自语说道,“如果现在有一辆车来撞我就好了,这样我就可以住院顺带休息一下”。


当然这样的话被我们的院长给“骂”了回来,自然也吓了他一跳。所以如果你觉得很累,不要等别人,自己要给自己放假。


只可惜现在又喉咙发炎又感冒的牵老师,念念了一个星期打吊针的“诡计”最后没有得逞,被医生爷爷以打屁股针了事。


上一次打屁股针,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



其实这周牵老师的课严格算来,每天并没有七个半小时——我的小公主Celine生病了。在某种程度上,她生病“拯救”了我,不然我实在想象不出,早上上了四节课又病恹恹的我,怎么能再撑过下午那四个小时。


“六·一”节那天,我送了她一束花,希望她赶快好起来,也是在同一天,我送别了相处了三个月的Joe。


关于这位Joe同学,他可没少在我的公众号上出现,想了解的朋友快戳教学趣事 | 我“白”去教室了!教学趣事 | 谈“东西”


后期跟Joe上课,我总会想起Jordan——同样来自美国,同样每次上课都令我非常期待。


有一次上课时,我非常专注地听Joe说话,以致于整个咖啡馆嘈杂的、人来人往的声音都成了摆设。它们飞速而过,而我只关心能不能到达终点。


那是穿越时空隧道的感觉。




Jordan在离开之前,送了一些画儿给我。



世界地图,他知道我想去不同的地方、认识不同的朋友。



这只小胖鸡是我在过年时给学生们的礼物,人手一只,我自己也留了一个做纪念。



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把我俩的头画成转向不同的方向,他说他画的时候没有想太多,“可能我们的想法总有不一样的地方。”



转眼间我已经从南非回来,不知道在美国读研究生的你,最近可否安好?



晚安,给这个世界温柔的一个吻。





沈小牵

 

喜欢Mojito,喜欢你。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