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花艳丽一条项链,一串记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3-25 15:42:1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方“东方散文”可快速关注
东方散文
推实力作家  读文坛新作
东方散文夏季版

作者简介

 


一个将“成全别人,成就自己”作为工作信条的小学教师;一个将“读点东西,写点什么”作为闲暇情趣的读书人;一个将“上善若水,静水柔身”作为处世之道的明白人;一个将“识尽人间烟火,享点小情小趣”作为生活标准的普通人。


一条项链,一串记忆

前不久,阴差阳错地,鬼使神差地,莫名其妙地,我将我最喜欢的一条项链弄丢了。

其实,只不过是一条并不昂贵的项链,但喜欢这种感情恰恰是无法用经济价值去衡量的。

苦苦寻找了一个周,未果。每天早上对着镜子时,总会想念那条项链,怀念它戴在我脖子上的那种自然妥帖。

人们经常说:失去后,才懂得珍惜。在这条项链没失去时,我就很珍惜,可是最终还是失去了。是不是,珍惜有时候也会成为失去的理由?

我去当初买到那条项链的专柜,用急切的目光在闪闪的金光中寻找,但没有看到我曾钟爱的那一条。营业员说,那一款已经卖完,且不再生产。我在心里失落了许久,自责了许久,那种感觉就像是你带着无限的渴望和遐想去看一场电影,去到后人家告诉你:电影放完了,而且没有下一场。

生活或许就是这样, 不断地追寻一些东西,找到一些东西,拥有一些东西,又失去一些东西。莫非,失去就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寻找和拥有?

我又在另外一个柜台里挑选了一条价格不贵,和上一条风格不太一样,款式略有些相似的项链。第一天戴上,就有人夸漂亮。自然,我为自己的眼光感到开心。可是依然对原来的那条念念不忘。

现在看来,对于一条项链,我确实有点敝帚自珍。这种感情又何止体现在一条项链上?我一直接受着新的东西,丢弃着一些东西,又珍藏着一些东西。很多相似的感觉将记忆的碎片整合……

八年前我回老家时,曾经去寻找自己年少的足迹。我去找我上中学时住过的家属院。如今那里变成了学生宿舍,因为疏于打理,所以杂草丛生,萧瑟得令人感伤。曾经有过的欢声笑语、曾经有过的锅碗瓢盆撞击的声响、曾经在小山坡上缭绕的袅袅炊烟都不再重现。我沿着门口的山路,去寻找我躺在上面看蓝天的那块草地和我经常倚靠着想心事的那棵松树,可是什么都没有找到,山边竖起的围墙围住了我少年时熟悉的风景,我靠过的那棵树早已不见踪影——或许即使在,我也找不到它的位置,因为时光早已改变了它生活的格局,就像岁月也改变了我的生活格局一样。我认不出它——其实,它又何尝认得出我呢?

七年前,怀着对童年的一些有美好有忧伤的记忆,我还独自回了一趟我更小的时候生活过的小山村。当我一步步走近它的时候,心中竟有几分担忧,害怕遇到以前的熟人。那时,我才真的体会到“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的五味杂陈。我不愿意看到记忆中的那些叔叔叔婶婶现在变得苍老的脸,甚至不愿意看到已经长得完全变样的小孩子。我宁愿他们一直是我记忆中的样子。小时候家门口就是一小片绿油油的稻田,不远处是一个鱼塘。田里的蛙鸣,低空飞翔的蜻蜓,秧苗的清香,还有记忆中弟弟钓了一条大草鱼抱回家时的喜悦,都被一条宽宽的土路代替。摩托车驶过后,飞扬的尘土在空中旋转,我的那颗充满记忆的心也随着尘土旋转而无处安放。到底是我远离了童年,冷落了故乡,还是童年抛弃了我,而故乡也搁置了我的思念?我问苍天,问岁月,然而时间以沉默回应着我。

决定结婚的那年,我去父亲的坟墓前看他。虽然他离开我时,我还是个不懂悲伤的孩童,但是我依然想告诉他,女儿要成为别人家的人了。我跪在墓前烧纸钱,看着燃烧的纸钱被微风掀起,想着人们深信的那种纸钱飞起就代表逝者已经收到的说法。我在心中祈求父亲在天之灵保佑我有幸福的生活。今天看来,我是多么自私。对于早逝的父亲来说,生活对他的不公更多,我应该祈祷他在天国平安幸福才对。健康地活着,本身就已经是一种幸福,一种不必祈求任何神灵就已经得到的幸福。不是吗?对生活不必奢求太多,因为奢求本身就有可能已经践踏了幸福。如果,以后我再去拜祭父亲,我想告诉他:生活或许没有给予我太多阳光,但我却一直努力把阳光给予生活,我现在一直是幸福的。

两年前,回老家时,见到了一帮老同学,饭后大家相约去我们读书的潢川师范学校看看。十几年间,乾坤流转,物是人非,那里已经变成了一所职业高中,连以前宽敞的大门口两侧都建了楼,充满了商业气息。我们在以前的教学楼前合影。看着眼前这幢连楼身都旧得斑驳灰暗的低矮建筑,我真的很难将它与当年心中的学习殿堂联系起来。岁月带走了每一种物体的光鲜可人,也带走了我们飞扬的青春。记忆中垂柳拂袖、清波荡漾的碧湖更是“惨不忍睹”:湖水里垃圾丛生、连杂草都可以很招摇地在湖中摇曳。这个当初留下很多缠绵身影的浪漫的湖,恐怕已经无人问津了吧。这就像我们记忆中没有修成正果的感情,经过岁月的洗礼之后,最终成了眼前这原本美丽的碧湖里垃圾般的残渣,而且只能成为残渣。是当年碧湖旧颜的美造成了今天面对新貌的遗憾,还是碧湖没有变,变的只是看碧湖的那双眼睛?我不得而知,但却清晰地感受到在不经意间无情的时光,已经悄悄将许多美好的感觉彻底截断,成为由于残缺所以再也不能连接更不可能复原的碎片。

在深圳与老公创业四年后的2004年,我们才有了属于自己的巢。在此之前,我们搬了五次家。当我们住在自己不大的房子里享受着一份踏实与宁静时,却经常怀念我们曾经有过的那五个“家”。每个“家”里,都留下了我们创业时艰辛的汗水和不堪重负的泪水。因为经历过,所以珍惜;因为痛过,所以懂得。每一次,我们经过“家”时,我总是激动地比划着告诉我的女儿,她的爸爸妈妈曾经在这里呆过。我曾经在买房之前住过的绿化管理处的大门前驻足。看着门口,我竟然还能忆起当年那几个守门的保安的样子。每个楼层种在墙外的植物将它们长长的藤蔓随意地铺盖在白色的墙上,那么长,那么密,那么绿!我们离开时,它们刚种上一年,那么不引人注目,现在却已经成为绿化楼的一道夺人眼球的风景。这多像我们的生活:我们就是两株不起眼的植物,因为一直不放弃地努力生长,因为相扶相持,相爱相守,才有了自己的生存空间。或许我们没能拥有别人那样的多彩烂漫,奢华辉煌,但我们拥有一片绿,虽然单调但让人百看不厌的绿。生活就是这样,朴实的就是美的,普通的往往是最重要的。我喜欢朴实与普通,如果我别无选择,即使我还有别的选择……

当我不断地去追忆过去的影子,我发现,其实很多东西,包括童年、少年、青春、成长、选择,每一个阶段我都在丢弃一些东西,或是有意或是无意。我说不清自己得到了什么,但我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或许,懂得自己失去了什么就是最大的获得。这样说,或许是对成长最好也最理性的诠释。

写到这里,我想起我丢失的那条我最钟情的项链,想起像这条项链一样让我无比珍惜的每一个过去的日子,每一个不同成长阶段的故事。我想:项链找不回来了,这如同过去不能重现。带着这份珍惜继续前行,接受每一种可能出现的改变,往更好处努力,往最阳光的地方迈步。

就这样。是的,就这样!

 

该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章内容与本平台无关。

  联系  我们       

东方散文  敬请关注



微信号:dfsw123456

投稿邮箱:dfsw123456@163.com


东方散文为纯文学微刊,依托东方散文杂志,面向全国作家,尊重名家,不薄新人,展示最真最美的文字。


新平台

东方文苑为东方散文杂志社的小说、诗歌、书画平台,并定期以集束形式推出名家介绍。刊发稿件择优在东方散文杂志刊发。

账号ID:dfwy1234,

投稿邮箱:dfwy1234@163.com

扫二维码,关注东方文苑

东方散文杂志社关于评选最佳美文的通知

重要通知||送您一份“聘”礼

四月月冠军张毅敏作品小辑

【山西】张毅敏|长相忆

【山西】张毅敏||雪的记忆

【母亲节特辑】张毅敏||在春天 里与母亲相遇

【山西】张毅敏|清明感怀

【山西】张毅敏||我的父亲母亲

五月第月冠军作品小辑

【江西】王耀忠||花大门的诉说

【江西】王耀忠||茅楂赶会

【江西】王耀忠||一个以鸟命名的村庄

【江西】王耀忠||寻梦葛仙山 

六月第一周周冠军作品

【江西】顾呈波|父亲织布

六月第二周周冠军作品

【浙江】叶映红|战士第二故乡

六月第三周周冠军作品

【山西】赵斌录|姥姥的碑

点“阅读原文”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