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最惦记这种“受”你可以了解一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2-04 08:49:4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1章 冲突

苏南市理工大学。

校主任办公室。

“林成飞,从现在开始,学生会主席的职务,和你不再有任何关系,我会安排其他人接管具体事务!”

办公桌后,王建山斜睨着这林成飞,不紧不慢说了这么句。

林成飞顿时脸一沉,“王主任,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成飞出身农村,父母都是农民,辛辛苦苦供养他考上大学,就盼望着他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他也够争气,成为了冀北省的高考状元,进入大学后,表现也异常突出,才刚刚大二就成了学生会主席。

按照这个势头走下去,他毕业后找个好工作,把父母接来在城市中定居根本不成问题。

但王建山他妈的什么意思?

王建山不屑地嗤笑一声,“林成飞,你觉得我有义务向你解释校方的决定吗?”

“主任你不就是想公报私仇吗?”林成飞蹙了蹙眉道。

昨天他来找王建山汇报工作的时候,恰好看到王建山和他们导师高秀梅在做激烈的成人运动,他不过是多看了两眼而已。于是今天放学之前,他就被王建山叫到办公室,下达了这么一个通知。

听到林成飞的质疑后,王建山霍然起身,一身肥肉也跟着颤了一下:“你乱讲什么?”

“我说什么主任还不懂?”

王建山斜着眼睛看林成飞,脸瞬间阴霾起来:“林成飞,作为领导我必须好心地劝你一句,有些事情看在眼里,烂到心里就行了,对大家都有好处,如果你想用这些东西威胁别人……呵呵!”

“怎样?”

听着王建山那语气,林成飞心头顿时一股无名之火冒了出来。

妈的,堂堂一个学校主任干了那破事还威胁人,什么东西!

早知道这王八蛋这么不要脸,当时就应该拿出手机多拍点照片。

“你要想被开除,就试试看!”

“你威胁我?”

“威胁你怎样?你有那本事去告状吗?不过一个学生而已,老子分分钟让你卷铺盖滚蛋!”

“我他妈还真就去告你了。”

林成飞说着就要往外走,王建山脸色一寒,拿起身边一张椅子就扔了过来。

林成飞没料到王建山真会出手打人,抬手一挡,手腕活生生被椅子腿刮掉了一块肉。

他顿时气急,冲过去一脚就把王建山给踹地上去了,他还不解气,又抡了几拳,这才整了整衣服,昂首阔步地走了出去。

林成飞直接回宿舍,越想越是生气。

“被我捉奸在床,他反倒是有理了,简直人面兽心!”

倒了杯水,林成飞仰头一口喝下,顺便找纸巾处理手腕上的血迹。

看到手腕上被血迹染红的佛珠,他气得一阵咆哮。

“差点把老子佛珠给打碎了,混蛋。”

这串佛珠是他不久前在地摊上淘来的,通体幽黑,很漂亮。

他一直都很喜欢,每逢心烦气躁的时候,就喜欢拨弄这串佛珠。

他只顾着生闷气,丝毫没有察觉,在他手中本来呈暗黑色的佛珠,在他放到手心之后,竟然发出了淡黄色的光芒。

这道光芒刚刚出现,就飞快窜入林成飞脑中。

林成飞只觉得脑中嗡的一声,紧接着就感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没过多长时间,他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隐隐约约中,他好像到了一片白茫茫,且烟雾缭绕的空间,不远处有一座凉亭,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年老儒者端坐在凉亭中,冲着他微微点头一笑。

这儒者站起身,一步步向林成飞走来,口中说道:“我名青玄居士,乃是儒家书圣门传人,千年前和魔道寿山和尚在昆仑山中一决生死,没想到,却被寿山使用诡计困于这佛珠中,如今我寿元将尽,不忍我书圣门就此断了传承,便将这一身的术法修为传授与你,望你以后勤加修习,行善于世间,不要堕了书圣门的威名!”

“……”林成飞满心凌乱,大脑一片空白。

青玄居士面露惆怅之色:“日后你务必要把发扬我儒家思想做为第一要务,尽量收集信仰之力,信奉我书圣门的人越多,信仰之力也就越强,等书圣门在世上人尽皆知之时,我便可死而复生,重见天日。”

这个任务很艰巨。

林成飞挠了挠头,艰难开口道:“你是意思是……让我在人多的地方,尽可能的展现自己,不择手段的去装逼?”

“装逼?”青玄居士皱眉沉思,很快就想通了这词的含义,微微颔首道:“没错,身为我书圣门传人,自当如太阳般耀眼。”

“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的修为快速提升?”林成飞问道。

青玄居士手捋长须,轻描淡写道:“首先,你得有钱……”

“……”林成飞石化中,看来,在有钱之前,他得先学会赚钱啊。

“你需要有很多钱,有钱才能让你买到足够多的天材地宝,用来提升你的修为,有钱也可以让你增加名望,让更多的人膜拜你,从而受到更多的信仰之力,反之亦然,这是良性循环。”

“……”

“其次,你要找个女人……”

“……”林成飞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到底是得道高人还是拉皮条的龟公?

还好他有女朋友。

“阴阳调和,此乃天道,找个女人,方可做到念头通达,心中无碍,常和女人在一起,更能让精气神处于巅峰状态,修炼起来事半功倍。”

“除此之外,快意恩仇,不受人辱,万事顺心意而行,也有利于修行……”

“我时间不多,言尽于此,你一定要努力赚钱努力找女人,早日收集足够多的信仰之力……外面的世界那么大,我想早点去看看。”

话音刚落,青玄居士已经来到林成飞身前,对着林成飞微微点头,再次向前跨了一步,竟彻底融入到林成飞身体中。

林成飞只感觉无数的记忆碎片蓦然出现在脑海,有青玄居士一生的经历,有他书圣门的修真法门,仙法幻术,有他对琴棋书画,相术占卜的感悟理解,更有许多医药配方,针灸手法。

第2章 我有女朋友

这些东西太过庞杂,林成飞只觉得脑袋中一阵阵肿胀,也不知过了多久,这些不适的感觉才被逐渐驱散,而倒在沙发上的林成飞,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他用力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嘶……

疼的要命。

不是在做梦?

林成飞不知该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呆坐了许久许久,努力吸收着青玄居士的记忆。

他看到了一人独立山巅,手持长剑,败尽万千高手。

他看到了一人湖中独坐,手持毛笔,书法压群雄,画境镇四方。

他看到一人行走人间,医术救良善,怒惩贪官恶富,各种法术层出不穷。

有点石成金,隐身术,千里眼,看穿一切的透视眼,更有平步青云飞行法,千变万化之术……

林成飞看的眼花缭乱,口水横流。

这都是青玄居士的经历,他这一生所得,全都被林成飞掌握。

林成飞握紧拳头,强行压下激动的心情。

他一定要努力修行,让青玄这一身的才艺再现世间。

他在地板上盘膝而坐,开始按照书圣门的天意诀修炼。

屏息凝神,意沉丹田……

林成飞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小小的气流,如同小蛇一般,游走在他体内,凡是真气游走过的地方,都好像被清洗了一遍,充斥着前所未有的活力。

林成飞神情大振,连晚饭也顾不得去吃,不敢耽搁片刻,就这么盘膝而坐,修炼了整整一个晚上。

天色大亮之后,林成飞总算结束了修炼,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却觉得身上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他低头掀开衣服,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却见皮肤上有很多黑色的淤泥,这……是从身体内排出的杂质吗?

更让他惊喜的是,他的小肚子上,竟然多了几块棱角分明的腹肌!

林成飞体质偏胖,从小到大,从来不知道拥有腹肌是什么滋味,没想到,天意诀仅仅是一夜之间就让他减肥成功,更是完成了多年以来的腹肌梦!

除此之外,他以前后腰处总是隐隐作痛,现在完全感觉不到那里有什么不舒服不说,更是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这还仅仅只是外在的变化,他对周围事物的感应,更是提升到一个骇人听闻的地步。

比如,他可以清晰的听到厨房内的蚊子,发出嗡嗡的响声,他可以一眼就分辨出,五六米之外的蚊子是公还是母!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以他现在的修为,竟然可以动用一个小仙法。

点石成金术!

这是青玄居士在刚开始修行时,因为太过穷困潦倒,没钱买修行所用的各种材料,特意耗费无数心血研究出来的。

只是,在境界低微时,定力不够,若是一味贪婪使用此术,人便会欲念横生,引来心魔,严重时甚至会令人魂飞魄散。

等天意诀修炼到中等境界时,修为深厚,就没有这种顾虑了。

到时候,根本不需要再为钱发愁,看上什么天材地宝,直接用金山砸过去都没问题。

林成飞仰天长笑。

昨天还在为前途担忧,还在为刘建山的卑鄙手段困扰。

如今,他还需要在意这些东西吗?

得到了常人只存在于想象中的修仙法决,如果他还不能快意人生。

那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个世界上?

……

林成飞兴冲冲的跑到宿舍楼下,在花园里找了几块小石头,将真气缓缓输入到石头里面。

只见原本灰白色的普通石头,竟然一点一点的变成金黄色。

“点石成金?成功了?”林成飞大喜过望,又连连试了好几块石头,毫无意外,这些一文不值的石头,眨眼间就变成了价值连城的黄金。

他仔细感受了下体内的真气状况,果然,本来只有头发丝细的真气,现在变的更加细小,如果不勤加修炼,他这些真气永远不可能恢复过来。

林成飞叹了口气。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闭着眼睛捡钱当然好,可如果要用修为做代价的话,他觉得还是有些得不偿失。

看来以后更要努力修炼,早日达到施展点石成金而不需要浪费真气的境界。

感叹了一会,他手中拿着黄金石头,直奔女生宿舍楼而去。

他有女朋友,按照青玄居士所说,早日和女朋友滚床单,也可以加快修行速度。

林成飞觉得,他应该往这方面努力一下。

他掏出手机,找到一个号码,拨打了出去,不等那边开口,就率先道:“小敏,你快下来,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很快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我不在宿舍,你在我宿舍楼下等我,我很快就到,刚好我也有事情要告诉你。”

林成飞觉得她的语气有些生硬和冷漠,不过也没多想,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一路狂奔,很快就到了女生宿舍楼,林成飞等在楼下,翘首以盼。

他和李小敏交往也有一段时间了,可他却从没送过李小敏什么东西,现在有了黄金,他觉得应该给小敏一个惊喜……一会就让对她选个钻戒去。

想想一会小敏感动的要以身相许的柔情似水,林成飞就觉得浑身充满了干劲。

林成飞也算是女生宿舍楼下的常客,经常为李小敏打水送饭,现在连宿管大妈都和他混的挺熟。

“林同学,来找小敏了?你们小两口的感情,真让人羡慕啊。”宿管大妈隔着宿舍大铁门,笑眯眯的说道。

林成飞心里也有些许得意,李小敏可以说是他们班最漂亮的女生,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追到手。

小敏为人温柔细腻,他经常为能找到这样一个女朋友而沾沾自喜。

旁边几个正巧经过的女同学也都笑道:“小敏真是好福气,竟然能到林主席这么体贴的男人。”

“自从小敏有了林主席,过的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幸福生活,比公主还要幸福啊。”

林成飞认出说话的一个人是李小敏的室友,便问道:“小敏在楼上干什么?怎么这么久还没出来?”

刚刚从宿舍中出来的室友名叫萧心然,长腿细腰鹅蛋脸,一头柔顺的长发披散的腰间,看起来极其温婉。

第3章 怒砸豪车

她是理工大学有名的校花,追她的人不计其数,可却没听过她和任何一个男人有过绯闻。

萧心然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神情有些复杂,问道:“小敏她……没在宿舍啊?她昨晚就没回来,难道不是和你在一起?”

林成飞心里咯噔一下,脸色有些难看,他勉强笑了笑,说道:“是吗?她可能有事吧?我再等等……”

萧心然见他神色不对,也不敢再多说什么,静静的站在一旁。

没过多大会,一辆宝马上就缓缓行了过来,停在他面前。

林成飞没在意,继续四处张望,期盼着李小敏的身影。

“林成飞……”

期待已久的声音终于响起,可很快林成飞的身体就僵住了。

只见李小敏从刚刚停下的宝马车中走出来,来到林成飞面前,面无表情道:“林成飞,我们分手吧。”

“什么?”林成飞不可置信道:“小敏,你在说什么?”

“我说,我们分手吧!”李小敏不耐烦的说道:“你这个穷鬼,该不会以为我是真的喜欢你吧?”

林成飞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李小敏,完全不能把现在她和以前温情脉脉的样子联系到一起。

他捏紧了拳头,脸色涨红,青筋暴露:“李小敏,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都听不明白?”从宝马车里走出来一个男人,趴在车门上,讥讽道:“小敏之所以会答应做你女朋友,只是跟我吵架,想气气我而已,要不然,你以为你这种垃圾也能追的上小敏?”

“江卫国,你给老子闭嘴!”林成飞扭头一声大喝,心中好像被千万根针在扎,疼的厉害:“小敏,你告诉我,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李小敏皱着眉头不耐烦道:“昨天我们已经上床了,所以,你可以滚了!以后别来烦我,我不想让卫国误会。”

“别这么看着我,能跟你这个穷光蛋假装这么长时间的情侣,你不知道我有多恶心!”李小敏冷笑一声,接着说道:“就你还想让我做你女朋友?你知道我这项链多少钱吗?三万!你能给我什么?几千块的包你都买不起,更别说让我坐奔驰宝马了!”

江卫国继续趴在车上,拍着自己的宝马车:“你知道这辆车值多少钱吗?八十万!你几十年都挣不来这一辆车,小敏有什么理由跟着你?”

江卫国是学生会副主席,一直都看不起林成飞这个从农村出来的穷学生,平时没事就喜欢对他说些阴阳怪气的话。

他见林成飞不说话,一直死死的盯着李小敏,骂道:“妈的,盯着老子的女朋友看什么看?感觉被欺骗了?想要分手费是吧?呐……”

江卫国随手掏出几百块,扔在脚下,用力踩了踩,极具侮辱性。

“来啊,来拿,这些钱现在是你的了?你打一个星期的工也挣不了这么多吧?”

以前,林成飞能忍。

可是现在,他不可以忍。

青玄居士说,做人要高调,有人欺负到头上的时候,更要一棍子打死。

林成飞的面色渐渐冷了下来,看着这一唱一和的狗男女,沉默了片刻,冷冷的看着李小敏,不带丝毫感情:“你就因为一辆车,一条项链,就把自己卖了?”

“别这么轻描淡写?一辆车?一条项链?你有吗?你倒是弄出来给我看看,你这种穷鬼,知道什么是高质量的生活吗?”

这边吵的热热闹闹,很多进出宿舍的女同学都驻足朝这边看来,弄清楚事情的经过后,纷纷摇头叹息,看向林成飞的目光,充满了怜悯。

又是一个败给社会,败给金钱的可怜男人!

萧心然从头到尾,一直不敢置信的看着李小敏,她无法想象,同一个寝室的同学,怎么会说出如此恶毒的话。

李小敏也是穷苦出身,她就算想要抓住江卫国这个金龟婿,追求更好的生活,也没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吧?

那可是对她嘘寒问暖了三个多月的男朋友啊。

“小敏,你怎么可以这样?”萧心然咬着嘴唇,皱着眉头,不可思议的问道。

李小敏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心然,这件事和你没关系,你别掺和进来。”

萧心然摇了摇头,毅然道:“你现在向林成飞道歉,我们还是朋友。”

“心然,别傻了,林成飞根本配不上我……像他这种穷鬼,除非是眼瞎了,不然哪个女生会喜欢他?”李小敏冷漠的说道。

萧心然脸涨的通红,一咬牙,走过去一把抱住林成飞的胳膊:“你才是瞎了眼,这么好的男人都不知道把握,我一直都喜欢他!”

说完,她羞涩的看着林成飞,期盼的问道:“让我做你女朋友,好吗?”

李小敏瞪大了眼睛:“心然,你疯啦?”

周围所有人也都是目瞪口呆:“麻痹,这小子福气逆天了,刚被女朋友踹了,马上有个更漂亮的校花倒贴上来!”

林成飞忽然笑了,他觉得萧心然是看不惯李小敏的恶心行为,才故意这么说的,所以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他轻轻在萧心然的胳膊上拍了一下,说道:“谢谢你!”

然后他转过头,像看个傻逼一样看着李小敏:“你他妈说我买不起车是吧?好……瞪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

他说完,也不管李小敏脸色有多难看,转身走到走到宿舍楼后面,随便捡了几块石头。

很快,林成飞又走了回来。

只是这时候李小敏又重新走回到江卫国身边,正打开车门要钻进去,看到林成飞直愣愣的走了过来,江卫国阴阳怪气道:“哎哟,看林主席这小脸气的,该不会是想砸了我的车吧?”

啪……

林成飞一巴掌甩在他脸上。

“滚!”林成飞大喝一声。

江卫国整个人都蒙了,被打的原地转了几个圈,一屁股蹲坐在地上,他捂着脸,不敢置信,厉声咆哮道:“林成飞,你他妈敢打我!”

“打你?”林成飞扭头,冲着他冷笑一声:“有句话你说对了,老子还真就要砸了你这破车!”

第4章 胆子够大的

说着话,他直接掏出三块鸡蛋大小的黄金,在李小敏眼前就算晃了一下:“这是什么?”

李小敏直接就傻眼了:“黄……黄金?”

“准确来说,是六斤黄金,价值九十多万……”林成飞冷笑着说了一句,猛然将黄金砸在宝马的前挡风玻璃上。

嘎吱……

玻璃四分五裂。

“你干什么?”李小敏惊叫出声,却完全忘记了伸手阻拦。

她现在处于深度懵逼状态,完全搞不明白,这家伙怎么会突然拿出这么多的黄金,周围的学生也被惊的目瞪口呆,这家伙……砸车的动作真他妈霸气啊!

萧心然双眼中本来满是对李小敏的失望和对林成飞的担忧,可此时见到林成飞动作,双目骤然一亮。

那是一个女人发现欣赏的东西时,特有的眼神。

林成飞斜睨了李小敏一眼,从地上捡起一块大石头,对着宝马车,噼里啪啦一阵猛砸。

砰砰砰……

林成飞是在砸车,但更像是砸在了围观众人的心上,那可是几十万啊,他怎么舍得就这么砸了?

尤其是江卫国和李小敏,在原地呆若木鸡,久久回不过神。

没过多大会,刚才还崭新靓丽的八十万豪车,就变的千仓百孔,成为了一块废铁疙瘩。

连发动机都被破坏的七零八落,拖到4S店也不可能修好。

江卫国猛然惊醒,嘴角一抽,“啊”的发出一声大叫。

这车是他向他老子求了好几个月才求来的,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这种德行了?

他大喊大叫着,张牙舞爪,好像疯子般向林成飞冲来:“卧槽尼玛,你竟敢砸老子的车,老子弄死你!”

“啪……”

他刚跑到林成飞身边,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就又被林成飞甩了一巴掌。

噗通……

江卫国再次跌坐在地,两边脸颊都高高的肿了起来,本来还算英俊的面孔,已经变成了猪头一般。

“嚎尼玛什么?不就是一辆破车吗?砸了就砸了,老子赔得起!”林成飞冷笑着说了一句,在江卫国身上踢来一脚:“离老子远点,看见你就尼玛恶心。”

江卫国被踹的仰躺在地。

林成飞不再搭理他,转过身,斜睨着李小敏,嘴角微翘,充满讥讽。

他伸手拍了拍李小敏的脸蛋,力气不大,却极具侮辱性质:“瞪大你的狗眼看看,老子是不是穷鬼?就你这眼光,也只能钓到那种不入流的凯子!”

林成飞哈哈大笑两声,又在江卫国胸口踢了一脚:“这种婊子,你想要就拿去,反正早就被老子玩烂了!”

说完,大步离开了这里。

周围的女生全都眼泛桃花的盯着林成飞的背影。

这是典型的逆袭啊,这是谁都想不到的神转折啊!

然后,她们无比鄙夷的看向李小敏。

这女人是白痴吗?刚才那帅哥砸近百万的豪车眼睛都不眨一下,她竟然还叫人家穷鬼?

“李小敏,从今以后,我和你绝交,跟你这种人做朋友,丢人现眼!”萧心然愤怒的说道,声音清脆,却又极其坚决。

李小敏脸色阵青阵白,蓦然大叫一声,扑向那被砸的稀巴烂的宝马:“假的,这黄金一定是假的,林成飞,我跟你没完!”

……

林成飞不是拿得起放不下的人,走出学校大门后,他的心已经平静下来。

李小敏,他固然是喜欢的,只是当她撕下所有伪装,暴露真实面目的那一刻,林成飞已经已经把她从心里踢了出去。

不过,对方那对金钱赤裸裸的崇拜,还是让他受了点刺激。

有钱走遍天下,无钱寸步难行。

不管是为了自己的生活质量,还是为了修行,他都必须尽快弄到足够多的钱。

重新找个女朋友也是当务之急。

“不就是钱吗?”林成飞冷笑一声,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市中心而去。

他宿舍一哥们认识一个开金店的朋友,问好情况后,他就直接来到一家名叫周小福的金店门前,大步走了进去。

“先生,欢迎光临!”一个服务员迎了上来,面带笑容招呼道:“您需要些什么,我可以为你介绍。”

“我卖黄金!”林成飞淡淡的说道。

“请这边来!”美女带着他到了一个鉴定黄金成色的柜台,然后就安静的站到一旁。

“看看这些值多少钱,全给我换成现金!”林成飞从兜里掏出三块鸡蛋大小的黄金,扔到柜台上。

服务员和柜台中的女鉴定员都吃了一惊,卖金饰品的人多了去了,可直接拿出黄金过来卖的,还真没见过。

“麻烦您出示下身份证和货品发票!”柜台中,鉴定员说道。

“没有发票,只有身份证!”林成飞又掏出身份证,递了过去。

“先生,不好意思,根据国家规定,没有发票的黄金,金店一律不准收售。”

“不收?”林成飞皱眉问道。

“或者,您能提供这黄金正规来源途径的证据也可以。”

“没有证据,每克两百,你们要不要?不要我去别家问问!”

每克比市场价低了将近一百,这尼玛简直是往人怀里砸钱啊。

鉴定员一听眼睛都红了。

“要,先生您稍等,我这就通知经理!”鉴定员慌忙说道。

这时,一个光头中年男人带着一个青春靓丽的美女正好在这边转悠,男人瞥了瞥嘴角,嗤声说道:“卖的这么便宜,这金子肯定是假的,就算是真的,来源也肯定不正常,不是偷来的就是抢来的,这种东西你也敢买?胆子真他妈够大的!”

鉴定员一听,脸都绿了。

她做鉴定黄金这行几十年,是不是真金,一眼就能看出来,怎么可能是假的?

这个中年男人是这一带的地头蛇,名叫王龙,平时就横行霸道,无人敢惹。

他这么说,显然是也看上这三块黄金了,一个小小的员工怎么敢和他抢?

见鉴定员脸色难看,买也不是,不买也不是,王龙松开怀中的美女,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阴阳怪气道:“宝贝,她好像不相信我的话,这是在怀疑我的人品呢,你说,我该怎么办?”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