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起耍丨打首饰卖秧秧,这是三环边边上烟火色最浓的百年场镇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7-31 13:10:4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本号为成都商报旗下新媒体电商

本文转自“成都Big榜”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即可关注




老一辈都晓得,258赶马家场。意思是每个月的2号、5号、8号,12号、15号、18号,22号,25号,28号都是马家场赶场的时候。


第一期

土龙路马家场



(↖流量多就点开看看场镇视频呗↗)



清水河把土龙路分成了两段,靠近IT大道那段属于金牛区,过了河走上一小段便是青羊区的黄田坝。



土龙路隔壁,是132厂的机场。就是在这河网密布,两地交界的地方,藏着有400年历史的马家场,这是目前成都三环边上仍存在的百年场镇。



马家场平时安静,每到逢场的日子,各行各业的小商小贩自动汇集,人们也相约前去添置家中缺少的物品。沸腾了。



赶场是乡村小镇的盛事。这个日子赶土桥,另一个日子赶犀浦。


我是在一个逢场天去马家场的,没想到以前破碎的路已经黑化过了,绿化带变宽了。


房子拆得七七八八,经典的农家乐诸如一品甲鱼庄,乡村土菜和寇花莲,隐藏在一片废墟之间。宣兔头搬到了淳风园那条小路里。



在废墟的包围中,马家场还在挣扎,显得生机勃勃。


朱红色的木板们早就褪了色,小卖部的窗口,盼盼薯片和旺仔QQ糖一包包挂起。



老式的理发店泛黄的画报,里面坐着理发的人,他们对剪法没有多余的要求。



狭窄的街道桥头挤满了各种摊位,搭一张桌子扯一张油布纸就摆起来了。看牙的,卖打火机的就那么一堆,一块钱拿两个。



一块钱一张的碟片随意铺在地上,都是诸如《花木兰》之类老旧过时的片子。



各种江湖术士售卖着癣药、“大力丸”之类的壮阳补肾药,露骨挑逗的包装,有人拿了两盒装在透明袋子中,卖药的老板直笑,“吃了你好我也好,就对了。”



挑鸡眼的人挂起一张大塑料宣传广告,祖传的多么多么厉害,但我显然对他那堆放在红布上的瓶瓶罐罐更感兴趣。



也只有老场镇上才可以看到这种银匠和修钟表的了。一个小玻璃盒子中摆上几件饰品,简单的款式,有钟意的谈好价格他便拿出工具,叮叮当当敲打起来。



卖种子的,卖秧秧的,这个季节种苦瓜和莴笋。



勤劳的人买回去种在随便捡的一块空地上,长出来丰收了又拿到桥边贩卖。卖相不见得好,但没打过药纯绿色,总也还能卖个好价钱。



上午9点过,赶早场的人已经把最新鲜的猪肉青菜拎在了手上,等待着29路往回走。虽然附近有个沃尔玛,但他们显然还是更习惯逛这种老场镇。



女的逛场负责买菜买肉。男的,则大多坐在河边和随意一间茶馆喝茶,交流最新的各种信息。


密密麻麻的方桌竹椅,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茶水和叶子烟的味道。



他们穿的衣服,就像是马家场卖的那种,全是细碎的图案,花花绿绿,几十块钱一件,便宜又凉快。凉皮鞋,也是二三十一双。



会过日子的女人从来都会在这些本来已经很便宜的菜中间再挑来挑去。韭菜花3元一把,玉米三块五,泡豇豆白豇豆,都是两元一斤。


明码标价的牌子,上面写着“过抓”就不准挑选,否则是另外一个价格。



活鸡5元一斤,包杀。有人在向老伴嘀咕,“这么相因,你看现在的鸡都吃些啥子嘛。”



也有贵的。


这家生意极好,顾客选中一只,老板娘便麻利地拎起来递给他男人,那男人也麻利,三下五除二地把杀好的鸡扔进滚烫的锅中,然后拔毛装袋,几分钟的时间。


而他们的小孩,在三轮车上独自玩耍,这是做小买卖生意人的常态。



每个逢场日只卖上午半天,11点半小商小贩就开始收拾转场了,节奏必须得快。


卖剩下的丝瓜,1块一斤,莲花白,一块钱两个,各家的喇叭都在叫嚣。



但有人只需凭借自己的嗓音就可以盖住所有的喇叭。称完两块三的钱,那给两块好了,大家都撇脱。


一个女人强调着只称两块钱的白菜,老板调侃她实在是太斯文了。那女人倒也淳朴,直说自己没钱,家中男人只给了这么多。



看见一个路过的熟人,招呼打过之后,卖菜的商贩便麻利地把卖剩下的莴笋塞到那人的电瓶车上,喊拿回去吃。


熟人着急问多少钱,那商贩说过一句“笑人得很”之后,空气尴尬了5秒,然后大家各自散去。



买齐东西,中午再走两步路去吃碗肥肠粉,才能算赶完场。


两家肥肠粉都从河那边搬到了河这边,都是马家场老街的旗号,私以为胖娃儿的调味更浓郁,辣椒油更香,唯一的不满是粉经常煮太软。



吃完不继续喝茶或者去农家乐耍,那可以慢悠悠打道回府咯。


Tips

每个逢场天只卖上午半天,

去晚了就不热闹了。




--END--






点击“阅读原文”进生活馆逛逛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