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和原配互厮,老公竟然这样做.....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4-05 15:57:4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 01 -

清*市,医,院。

8点是医,院,住,院,部正忙碌的时候,往往这个时候医生,都会查房,问一下病号昨天的情况,记录在案。

现在正值夏季,往往这个时候实习医,生最多,今年也不例外。

叶皓轩也是实,习医,生的一员,**市,医,院是清*市,最好的医,院,就算是实习也要靠,关系才能进得来,如果不是他在学校学习成绩优异,有限的几个名额之中也不会是他。

正是因为这个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才让叶皓轩比任何人都认真,只见他跟在徐医生的身后,拿着一个病历本,认真的记录着。

而正在这个时候,负,士长,慌慌张张的闯进病房叫道:“徐医.师,不好了,18房的病号又开始犯病了,现在已经昏迷过去了。”

已经年过中年的徐医,师眉头一皱,当下也顾不得正在询问的病号,马上拔腿就向外跑,而叶皓轩和几名同校的实习生也连忙跟了过去。

18房的病号甚囊,肿严重,前天才住院观察,已经引起,尿,路,梗,阻,必须手,术,治,疗,只是现在手,术,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主,刀,医生,根本排不过来。

众人赶到的时候,18房的病号已经晕了过去,徐医,生,连忙翻了一下他的瞳孔,稍稍的检查了下下,连忙对叶皓轩叫道:“马上去请刘,主任来。”

叶皓轩点点头,连忙将病历交到一名实习生的手里,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办公室。

当他到办公室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办公室的门紧闭着。

现在正是上班的时候,办公室的门顶多是虚掩着,他轻轻一推,却没有推动,里面显然是锁死的。

虽然感觉到奇怪,但现在人,命,关,天,容不得半点耽搁,而刘,主,任是甚病科的全,威,18病,房的病号情况危急,这病只有刘,主,任才能决断,叶皓轩举起手便要敲门。

而此时透过门上的花边玻璃,叶皓轩却愣住了。

只见在办公桌上摆着一个纸包,里面鼓囊囊的,看形状大小,不难看出里面是,前,这么厚的一沓,怕是有不下近万元。

而在刘,主,任的对面,一个少...负正在苦苦哀求。

“刘,主,任,我求求你了,我老,...公的病,情你也知道,实在是不能在拖了,你就帮帮忙,提前帮他做手,术,行吗?”

叶皓轩神色一紧,医,院,严禁规定收受,病,人,红,包,这刘,主,任难道不知道吗?

办公桌的另外一边,刘,主,任把目光瞟向了桌子上的那厚厚的,红,包上,并没有作声,而他笑吟..吟的站起来说道:“不是我不帮忙,只是近来手,术实在是排不过来,这点钱……你还是收回去吧。”,

言下之意,是少.,..负的红包出的少了。

少.,..负正是18号病房病人的妻,...子,丈,...夫常年多病,又供着几个学生,家中本来就不宽裕,这一,万,前,也不知道是怎么凑出来的,而这刘,主,人看起来慈眉善目的,却没想到是这么一个的黑.,心.

少.,..负泣声道:“刘,主,任,我真的拿不出来了,我老,...公看病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你就行行好吧……”

刘,主,任慢慢的站起来,笑,.咪.咪.的说道:“不要急,事情总会有解决的方法的,你的家庭情况我也了解,医,院,确实是有过相关规定,对于家庭贫困的,可以有些优待,但是名额有限,申请比较难。”

刘,主,任说着,还有意无意的把那桌子上的信封推了回去,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就是少.,..妇给的钱少了。

叶皓轩实在是忍无可忍,他知道少.,..负拿出这么多的钱已经是极限了,就算是病人手术后,营养和理疗费用也是一个天文数字,这刘主任真的一点也不顾吗?

叶皓轩轻咳了一声,他轻轻的敲了敲门,然后道:“刘主,现在有时间吗?”

“谁,谁在门外?”

刘主*,吃了一惊,他一把将桌子上的钱收回抽屉里,然后装出一幅正襟危坐的样子。

“是我刘主*”叶皓轩推开了门走了进去,刘主*,的脸上露出一丝惊慌的神色。

“你来干什么?不用去查房吗?”刘主*脸色愠怒的说,因为他不确定叶皓轩是不是看到刚才的事情了。

“是这样的刘主*,18号病房的病人现在病的很,严重,需要马上,手,术。”叶皓轩道。

“我知道了,你先过去吧,我现在给病人谈论情况呢。”刘主*不耐烦的挥挥手。

“刘主*,病人的情况很严重,你现在还是过去吧,必须马上,手,.术。”叶皓轩扫了刘主*一眼,意思是刚才的事情我都看到了,你不给病人看病,有你好看的。

刘主*的脸彻底的阴沉了下来,他明白叶皓轩的意思,叶皓轩无非是说既然收了别人的钱,现在帮别人把手,术,给做了,不然他吃不完兜着走。

当天上午,刘主任便加急做了一台手术,把病人的手.术.给做了,并为病人申请了医疗补助,减免了一切费用,但叶皓轩知道他这一次彻底的把刘主任给得罪了。

下午刚上班,便有一名实习生对叶皓轩说:“叶皓轩,刘主*找你。”

叶皓轩心中一动,便知道刘主*要找他麻烦了,于是应了一声,便向办公室走去。

“小叶啊,你表现的不错,学习成绩也好,这里实在是没什么教你了,你去别的病房帮几天忙吧。”

叶皓轩点点头道:“好的,我听刘主*的安排。”

“你去门诊输,液,大厅几天吧。”

“输,液,大厅?”尽管叶皓轩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吃了一惊,他说道:“输,液,大厅有什么好帮忙的?”

“是这样的,这几天门诊病人多,输,液大,厅的,负士,忙不过来,你去帮几天忙,很快就回来,你的表现不错,我会在你的档案上好好记一笔。”刘主*不紧不慢的说,虽然话说的客客气气的,但是表情却是一幅冷笑的样子。

叶皓轩捏紧了拳头,这刘主*是要把他往死里整啊,但现在他也不能反驳,一旦反驳,刘主*便说他顶撞领...导,到时候实习期结束,在实习档案里也会有这么一笔不良记录,到时候毕业连工作都不好找。

- 02 -

叶皓轩只得点点头说道:“好吧,我明天过去。”说着转身便离开。

“小子,这就是你威胁我的下场,敢跟老子作对,看我玩不死你”刘主,任阴沉沉笑了。

回到宿舍,天色已经晚了。宿舍原来是两个人一起住的,但跟叶皓轩一起的那个实习生家里就是清*市,的,所以现在只留下叶皓轩一个人。

宿舍楼前有一个小蓝球场,叶皓轩打了一会儿蓝球,于是便抹了一把汗,独自回到宿舍中痛痛快快的冲了个凉。

左右无事叶皓轩习惯的拿出家传的那本厚厚,古,书,细细的看了起来。

外公家是医,学,世家,自幼他便跟随外公学习,中,医,这本古卷据说是一位先,祖,传下,来的,里面记载的,医,术,绝,世,无双,要叶皓轩好好研习。

叶皓轩自幼跟外公一起学习,中,医,虽然十岁后外公去世后,便没人在教他医术,但他天资聪明,一些艰涩难懂的,医.,书稍一琢磨便会明白。

虽然古,书,上的文言文,叶皓轩看不懂,但他还是习惯闲的时候拿起来细细的研习一翻,倒也从中悟出,了不少中,医,知识。

刚刚翻了几页,叶皓轩那老掉牙的诺基亚手机便嗡嗡的响了起来,看来电显示,却是女..朋..友傅云云的电话。

叶皓轩淡淡一笑接通了电话“云云,还没休息?”

而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冷漠的声音:“叶皓轩,我们分...手吧。”

“什么?”叶皓轩几乎感觉到是五雷轰顶。

“为什么?”叶皓轩几乎是吼了出来。

“为什么?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现在我们已经大三了,未来的出路在哪里?没钱没后台,你能混上主,治,.医...生吗,换句话说,就算是,主,治,也只是一个医,...生……”.

对方冷漠的声音让叶皓轩心凉不已。

“医..,.生能有什么出息,一个月的工资,在清*够买一平方房子吗?”

“可是我会努力。”叶皓轩依然希望能挽回女...友的心。

“你知道孙少送我的这根项链值多少钱吗?你在医,...院做一辈子的实习生也赚不来,你还好意思跟我提努力,我们在一起三年了,你送过我什么?我过生日,一束花就能哄我了?你努力就会有车有房,就能让我过上好的生活吗?我不想跟一个没用的男...人去当一辈子的房奴,辛苦一辈子到老才能住上房子开上车。”

女..,.友有些斯竭底里的声音让叶皓轩沉默了,良久他方才说道:“云云,你变了。”

“不是我在变,是这个社会就这么现实。叶皓轩,别傻了,我们不合适。”

“云云,给我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好不好?”

“证明,你怎么证明?证明你在医...,院去了输,液大厅,成了.医,院唯一一个男.负.士?我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叶皓轩,我们之后不会在有任何关系,再见。”

话筒的另外一边响起嘟嘟声,显然是对方已经挂了电话,而在对方挂电话的那一瞬间,叶皓轩明显的听到一句小声的哮囔“一个连父亲都不知道是谁的私,生,子,能有什么前途……”

叶皓轩只觉得五雷轰顶,怔怔的将早已挂断的电话放在耳边,一时间大脑中一片空白。

他自幼便生活在单亲家庭,母.亲.没结婚,就有他了,在外公家受尽冷嘲热讽,外公去世后,母亲带着他一起在县城生活,平日里在一间超市工作,然后闲暇之时做些杂活补贴家用,日子过得清苦。

对于傅云云,叶皓轩没有隐瞒自己的家庭,他将对方视为自己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人,将她的面前毫无保留,而他却没有想到,这些却成了对方看不起他的理由。

他愤怒的将手机摔在地上,一拳击在桌子上,吼道:“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

而他拳头恰好落在桌子上的茶杯上,砰一声响,茶杯被他这愤怒的一拳击得粉碎。

他的拳头被玻璃的碎片划破,血.缓.缓的流到他放在桌子上的那本,书上。

书上散发出一阵淡青色的光芒,然后钻入叶皓轩的脑袋中。

叶皓轩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响,继而脑袋象是裂开了一般的疼痛。

他一声痛呼,双手抱头,在地上直打滚,而脑袋的疼.痛越来越厉害,

最终他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朦胧中,他来到了一个神秘的空间,四周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而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一个身着青色,道,袍,的道,士。

这道,士一手,持,针,一手持,剑向他说道:“今天起,你便是我的传,人,得我医道,及术,法,传承,切记日后行善于世,当悬。壶,济世,渡。尽。众,生

道,士说完,便即缓缓的在叶皓轩的眼前消失,而此时,庞大的信息量充斥着叶皓轩的脑海。

医,道,问,卜,及道,士,生,前的游历行医经验等一股脑的涌进了叶皓轩的脑袋之中。

这记忆量实在是太过于庞大,叶皓只觉得得脑袋中几乎要装不下这些东西,最终他只觉得意识一阵朦胧,晕倒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皓轩才从昏睡中醒来,他脑袋依然一阵疼痛,他伸手摸过摔成三部分的手机,装入电池,盖上后盖,然后开机。

不得不说,这老掉牙的诺基亚质量确实过硬,叶皓轩含愤的一摔,竟然没有将它摔坏。

打开手机后,看了下时间,发现已经是凌晨三点。

他爬起来,揉揉发晕的脑袋,勉强爬了起来,坐到了一张桌子上,然后开始消化起来记忆中的东西。

方才他所得到的传承之中包含的东西很多,有着诸多失传的,医,术,针灸,之,法,叶皓轩只觉得整个人充实了很多,

坐了一个多小时,他才将记忆中的东西大致的回忆了一遍,他突然觉得是不是昨天自己受的打击太多了,所以产生了神经错乱?

当下他按照记忆之中的浩然诀,缓缓的调息运气,只觉得丹,田中一股小小的气流缓缓的流遍周身百骸,发晕的脑袋立时清醒了不少,他这才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拿过桌子上发黄的,古,书,翻了几页,只见微黄的书页上每一个字仿佛都活了过来,他合上书,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的利用自己所得的传承,济世为怀。

此时天色尚早,距离上班还有一段时间,叶皓轩睡意全无,当下收起书,小心的珍藏好,然后坐到床上,按照记忆中的浩然诀的方法,缓缓的修,行了起来。

现在虽然他得到祖,先,的传承,但浩然诀博大精深,是*道,家,极为难得的法*,典,他也只得从头修起。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大亮,叶皓轩缓缓的做了一个回气的动作,跳下床去。

一夜打坐,他只觉得神清气爽,精神比平常都要好,他心中大为舒畅,将昨天不悦的事情尽数抛之脑后。

- 03 -

下楼解决了一下早餐,他兴冲冲的向着医院门珍,输液,大厅处走去。

门珍,输,液大厅处清一色的负..士,只见夏季的负士,MM,们一身淡粉色,的负..士袍,非常好看,这让叶皓轩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美女如云,几乎晃瞎了叶皓轩的钛合金狗眼。

当然,他的眼镜自昨晚得到传承之后就丢掉了。

他突然发现这里貌似也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差劲,如果不是要实习的身份,他都有种留在这里不走的冲动。

找了负,士长报道之后,叶皓轩便进入了忙碌的状态,卑鄙的刘,主,*倒有一点没说错,这里的确很忙。

自一交班起,叶皓轩便拿着输,液,针到处跑。

原本叶皓轩没有替别人扎,过,针,但现在的他有了祖,上,的传承,心思及手的灵巧无人能比,不到一会儿就掌握了扎,针的技巧,

这倒帮了那些负,士,妹,.妹.不少忙,叶皓轩一个人几乎可以顶她们三个人用,平时到十一点还在忙碌的,输,液大厅,今天竟然十点多就不是那么忙了。

几个负..士难得的清闲了一次,将叶皓轩围了起来,问长问短的问个不停。

生平第一次坐,在女孩子,堆里,这让叶皓轩十分不自然,叶皓轩又帅,面貌又俊朗,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那幅英姿能令绝大多数的,女,生.为之倾,倒。

那帅气的样子令在场的负.士.们芳,心暗动。

下班后,叶皓轩不由得落荒而逃,身后传来了负,士,M,M们的哄笑声。

输,液大厅的日子平淡,在这里叶皓轩几乎是接触不到病人,一转眼,大半月便过去了。

这天中午,叶皓轩不经意的经过,负,士.站的办公室处。

中午的时候各个科,室都清闲的很,除了输液大厅一个值班的小负.士外,其余的都休息去了,而,负,士.站的办公室门紧紧的闭着。

这让叶皓轩奇怪不已,虽然中午的时候清闲,但零零星星的有人输液,这里应该是有一个人值班的,为什么会紧紧关着门?

而此时,办公室的里面传出了,一,男,一,女,笑的声音,叶皓轩一怔,马上听出来是刘,主,任的,而那,女,声.,则是那个老的负,士,长的声,音。

叶皓轩凑近办公室,透过门上碎花玻璃,看见室内,正上,演,着见,不得?的..

没想到这两个,老,东西竟然,还,有,一手.。

不得不说,那个老负,士,长,穿得那样,,确实倒有一番,滋,味。

两人竟,然有,那,种,关,系

叶皓轩本不想去理会,但两人接下来的话竟然让他怒火冲天。

刘,主,任,一边,尚下其,手一边说道:“我交待你的事情,能办到不?”

负,士,长微微,喘,息.着,一边说道:“放心吧,不会便宜那小子,有的是办法逼他自己离开。”

“那就好,你.个.,小,*,货.,嘿嘿……”

叶皓轩脸色有些难看,没想到这刘,主,任还是不肯放过他,他紧握的拳头,想逼自己走,没那么容易。

果真下午负,士,长便刁难起叶皓轩了起来,恰好明天有领,导,视察,叶皓轩与另外一个小.负,士,兰兰一起留下来打扫输,液,大厅,当两个人忙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叶皓轩,谢谢你帮忙。”兰兰对于叶皓轩的遭遇很同情,尽管叶皓轩没说,但一个实习医,生,被安排来当负,士,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又有谁会不懂?

叶皓轩摆摆手说道:“没什么,应该的。”

两人收拾完琐碎的事,然后一同出了输,液大厅。

输液大厅的另外一侧是急,诊,科,两人刚刚走到,急,诊,科的门前,只听轰轰的马达轰鸣声传了过来,紧接着吱一声急响,一辆车猛的停在两人的跟前。

一个打扮得花里胡哨的年轻人急匆匆的打开车门下来,打开后门,另外两人小心翼翼的将一名满身,是,血,的年轻人抬了下来。

一见那受重伤的年轻人,叶皓轩心中一凛,只见那年轻人受伤很重,身上的生,气在慢慢,的减少。

现在的叶皓轩很厉害,对于大多,病,症,稍稍一看就知道,常人,身,上生,气旺,盛,生,气,减少,那便代表着生,命,力,在消失。

而那打扮混混模样的年轻人似乎是急红了眼,一见叶皓轩穿着白大卦,便急冲冲的抓住他的衣领叫道:“医,生,救,人,赶快”

“你冷静一下,叶皓轩甩开那年轻人,赶到伤者面前,右手搭在伤者的手腕处。”

稍稍一搭脉,叶皓轩心里一惊,这年轻人看来是出车祸了。

他稍稍的在伤都的凶,口及双脚处,一诊.,便说道:“双腿粉碎性骨折,内,脏移,位,助,骨断,了三根,其中有一根,已经刺,入肺,叶,需要马上手,术。”

他话音刚落,身后便有一个不屑的声音传了过来,“这是哪里来的,神,医不检查就能知道伤者的,病,情?”

叶皓轩回头一看,只见是急,诊,科今晚坐诊的主,治,李强。

叶皓轩转身让开,他只不过是一个实习医,生,自然没有什么话语权,只是伤者情况危急,不能有半点耽搁。

那名混混模样的年轻人厉声喝道:“我不管谁是主,治,医,生,马上对冯少进行救治,要是冯少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全部吃不完兜着走。”

“冯少,哪个冯少?”李强有些疑惑地说。

“冯致,远的公子,还能有哪个冯少?”混混喝道。

李强一个激灵,立即紧张了起来,连忙对身后的小.负,士吩咐道:“快,抬到重症监护室做检查,我马上联系院,长。”

冯致远是清*市,长天,集团的老总,名下有着数,,十,亿,的产业,而且背景不凡,给医,院捐赠,过不少器,械,李强当然不敢怠慢了。

“愣着干什么,快去帮忙?”李强一边拿出电话,一边对叶皓轩与兰兰吼道。

兰兰拉了一把叶皓轩轻声说道:“帮下忙吧,这冯,致远不能得罪。”

叶皓轩点点头,与别人一起将伤者抬上推车,送入重症监护室。

对于身份不凡的人,医院的办事效率快到了极致,不到二十分钟,冯少的数各种各样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

- 04 -

看着检查结果,李强吃了一惊,心想这还不死,这冯少真是福大命大,只见数个检查结果上所显示的数据与叶皓轩刚才说的一模一样。

李强吃惊的看了叶皓轩一眼,心想这人难道有透视眼的本领不成?

“发什么愣,到底怎么样?”那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吼道。

“这个……冯少的情况不容乐观,双腿,粉,碎,性骨,折,助骨断了几根,而且X光显示,有一块碎骨已经,刺,入,肺,叶处,恐怕要马上做手,术。”

李强没将话说死,其实就算是做手术,请了医院最著名的内科专家华老来,恐怕也不足,两成,活,命的机会。

“那还不赶快安排。”年轻人怒吼。

“是这样的,冯少的伤势太过严,重,手术又极为复杂,恐怕这里成功率不大,我建议,转,院。”,

“转,院……”年轻人几乎要抓狂了,他红着眼睛抓住李强的衣领吼道:“特么的这里是**市,最好的,医,院,你让老子往哪里转?”

“京,城,的希望或许比较大一些。”李强战战兢兢的说。

“京,城,?你.他,妈,的,是.傻子吗,这里到京,城,有多远你不知道吗?”

李强满身冷汗,他说道:“不要激动,不要激动,我已经通知了,院,长,华老与刘主,任马上就赶过来,院,长,也会过来,会有办法的。”

年轻人恨恨的丢开李强,心道我,他,妈,的能不急吗,冯少是因为他的提议才去飙车,结果落到了这种地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吃不完兜着走。

而现在病床上的伤者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紧接着从口中冒出大口大口的,血,沫,来,在他身上.的仪器,马上响起滴,滴的,警,报,声。

在场所有的人神色全部一变

“快去救人,冯少有个三长两短,你们都等着去死吧。”年轻人嘶竭底里的吼道。

只是李强束手无策,他面色惨白的看着大口大口,向外吐,着,血,水,的冯少,嘴里一阵阵的发苦。

遇到这种情况,除非是华老到来才有一线希望,他一个小小的主,治,医,生哪里有办法?

而一边的叶皓轩眉头一皱,快步上前,搭在伤者的手腕上,神色渐渐的凝重了起来。

“伤者刚才咳嗽触动了肺,叶上的碎骨,现在必须,手,术。”叶皓轩说道。

李强恨恨的瞪了一眼叶皓轩,这他,妈,的不是废话吗,老子当然知道要马上,手,术,可谁来,做,你吗?

岂料叶皓轩一推病床说道:“我来,手,术,需要一个人来帮忙。”

“你?”李强眼珠子几乎要掉落在地,心想这货疯了吗,这么高难度的手,术,就算是华老来恐怕也不过是两成把握,你一个实习,医,生,充什么大头葱?

一旦,病,人在手术台上下不来,你吃不完兜着走,况且这是冯总的公子,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你是谁?”那年轻人一怔,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李强喝道:“胡闹,你一个实习,医,生,你会做手术吗,你拿过手,术,刀吗?病,人,出了问题,谁来负责?”,

叶皓轩喝道:“出了问题,我来负责,现在伤者情况危急,一刻也不能耽搁,等到华老赶到,早就没,命,了。”

“你负责的起吗?”李强几乎是吼的,他心中认为,叶皓轩疯了,真的是疯了。

“怎么样?相信的我的话我就去做,不然我也不干涉。”叶皓轩盯着那流气的年轻人说道。

“你有几分把握?”看着叶皓轩信心满满的样子,他心里有些松动。

“六成?”叶皓轩想了想,还是有些保守的说,其实他有八成把握。

“放屁,这种,重,,症,华老来了也不过二三成把握。”李强觉得叶皓轩要么疯了,要么就是在充大头葱。

“好,那就交给你了,不过要是冯少有三长两短,我让你死得很难看。”混混咬牙说道。

叶皓轩不在理会他,对一边的兰兰说道:“能帮我一下忙吗?”

“我……”兰兰看着叶皓轩自信满满的样子,一咬牙说道:“好,我相信你。”

叶皓轩点点头,推着伤者就,要向手,术,室,走去。

“叶皓轩,病人家属没来,你不能做这个,手,术。”李强拦叶皓轩喝道。

“滚开,你有本事,你怎么不去做?”混混青年怒了,一把将李强推到一边。

叶皓轩推着伤者走进手术室,顺手将手术室门锁死,这种严重的伤,不能出一点意外。

“帮忙把他身上的衣服剪下。”叶皓轩消毒,然后从口袋里取出一个,针,袋,右手一抖,针,袋,展开,里面是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上百,根,针。

银,针是,家,传的,叶皓轩自幼学习中,医,银,针,是随身携带。

叶皓轩深吸了一口气,体内一,股,气,流缓缓的流动,注入手上,的,银,针之中,他双手连贯如行云流水,只见片刻,便有十八根,银,针刺入伤者十,几处,穴,位。

伤,者,原本吐,血,不止,随着银,针,刺,入,情况马上有所好转,叶皓轩气贯双手,缓缓的将双掌搭在伤者身上

院,长,与华老及刘主,任一众人群赶了过来。

“情况怎么样?是谁在里面做,手,术?”这一拔人刚到,另外一群人也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为首的一个人正是,长,天,集,团的老总,冯,致远,跟在他一侧面色焦急的.贵,妇,则是他的.妻,子,苏芝。

余下的几名是保镖。

“冯总,那个……欢迎……”院,长,一紧张,竟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冯,致远冷哼了一声,不悦的扫向,院,长,院,长,心里咯登一下,知道自己失言,医,院,这个地方,没事没人愿意来的。

他连忙点头哈腰的说道:“冯总放心,医,院,的医,生,素质过硬,况且有华老在,贵公子肯定会平安无事的。”

院,长,转身对李强说道:“冯少呢?”

李强哭丧着脸说道:“手,术,室呢,情况比较危急,必须马上,手,术。”

“手,术,室,是谁在做,手,术?”院长问道。

“他叫叶皓轩。”

“叶皓轩?”院,长,愣了一下,半天也没想起叶皓轩谁?

受篇幅字数所限

想看未删减版猛戳下方阅读原文


↓↓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