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为了跟你求婚,我经历了什么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1-09 12:29:3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图/双_er


作品名称 | 石头

编辑推荐 | 爱是信念,爱是奇迹,爱是灵魂的皈依。


骄阳似火,静静地炙烤着漫无边际的黄沙。

这里是一片辽阔无比的沙漠,除了无边无际的沙子和稀疏的几点枯黄杂草之外,再无其他。纵使偶尔有一点微风吹来,也是带着滚滚热浪,让人生不出半点凉爽,反而越发感到躁郁和疲乏。

此时,日当正午,温度已然达到了当天的临界状态。毫不夸张地说,就算是一不小心将皮肤露出来,都会在一瞬间感觉到灼伤一般的疼痛。

这个时间段,就算是沙漠里最能耐热的动物都不敢轻易暴露在阳光之下。

而且很快,就连那仅剩的一点微风也在这样可怕的温度之下被彻底吞噬殆尽。那让人不觉目涩的热浪已然升腾到了一定的高度,宛若一场没有焰色的大火无形地炙烤着大地。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人影突然从遥远的天地交合处出现。一开始只像空气蒸腾出的虚影,但随着不断的行进,那个人影便开始变得愈发清晰。

那是一个背包客,身上穿着厚实的衣服,将全身各处遮盖得严严实实,甚至就连脖子处都里三层外三层地缠绕着布巾。

这样穿虽然极其闷热,但相比直接暴露在阳光之下,这样的做法反倒显得安全。而且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就算是再热也不会有多少汗,因为缺水的缘故,身体几乎连制造出汗液散热的能力都没有。

事实上,换作任何一个正常人,身披这样的“铠甲”,早就会因为身体无法散热而被直接闷死。但奇怪的是,看这个人的样子,似乎是经历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跋涉,此刻他的衣服满满的都是或大或小的沙子尘埃,就连头巾的褶皱里都早已填满了灰黄。

没有人知道,这个人究竟走了有多久。因为在这样的沙漠里,能遇到人和买彩票中头奖的几率一样大了。

他的身后背着一个巨大的背囊,里面也不知道装了些什么,看上去几乎有半人多高,而且鼓鼓囊囊的显得十分沉重。

跋涉许久之后,他骤然停了下来,看着眼前几乎一成不变的景象,重重地叹了口气。


叹气声后,便是一连串低沉而急促的呼吸声。显然,一路的跋涉让他变得非常劳累。

此时的他,整张脸都被面巾严严实实地包裹着,就连双眼都蒙着一层相对薄一些的柔纱。

不这样做的话,他的眼睛很快便会因为环境的原因而变得干涩,严重的话甚至还有失明的危险。

“到底还要多久呢……”

他自言自语着,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一般,将手摸向了脖子的位置,一阵摸索之后,终于掏出了一条项坠。

项坠之上,系着一块白色的石头,浑然天成,但看起来并不算大,甚至不到小拇指头的一半大小,呈现出一个近似圆的形状,看起来十分光滑,但摸上去却有点硌人。

他不认识这块石头,也不记得,这块石头来自哪里。

“你到底……是什么呢?”

他看着项坠上的石头,突然开始发起了呆。

事实上,从他有意识的时候,他便出现在了这片沙漠之中。

没有任何缘由,甚至记不起任何前因后果。他也记不得自己是谁,不记得出现在这里之前的所有人和事。

就好像得了失忆症一般。

他就这样无缘无故地被置身在了沙漠之中,宛若一件被抛弃的过气玩具。而在最初的时候,他便已经是现在的这副模样,甚至就连身后的背囊,也是如现在这般鼓得像一个球。

但事实上,背囊里面仅仅有少量的水和食物。但从外面看起来,这个背囊却显得十分巨大。

而且他发现,一路过来,背囊变得越来越重。直到现在,这个背囊的重量已经快要到了他所能承受的长途跋涉的临界点。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始终没有生出过要丢掉这个背囊的想法。就好像这个背囊和自己的身体是一体那般,就算再重,也没有办法丢弃。

而那块石头,从一开始便戴在了他的脖子上。

虽然没有任何记忆,但这块石头却让他产生了一种十分强烈的情感。这种情感没有缘由,但却让他不自觉地想要向前行进。

在这块白色石头的驱使之下,他向前跋涉了不知多长时间。他的身上没有任何可以计时的东西,而天上的太阳自始至终都没有落下的趋势,从头到尾都保持在一个正中央的位置,竭尽全力地吐着毒辣的火舌,炙烤着他。

虽然失去了记忆,但这样的现象对他来说显得极其不合理。按常理来说,就算是沙漠地区也该有白天黑夜之分,就算是地球的两极也不可能始终都是白天。若非是周遭的一切来得太过真实,他只怕真的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若真的是做梦就好了……”

他一怔,原本飘散的思绪在一瞬间回到了现实。

然后,他下意识地朝着四周望去。

虽然刚才在出神,但他很清楚地意识到,这一句话并非是出自他之口。就算他再怎么不集中,也不可能连自己说话都没有意识到。

但是,无论他如何认真地去观察和扫视,四周依旧是铺天盖地的黄沙和滚滚的热浪,除此之外,就连一个活物都没有见到。

此时,这里唯一活着的恐怕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最终,他还是放弃了继续搜寻。

大概是因为太累了,出现幻觉了吧?

他心里这样想着,毕竟在沙漠里面,因为缺水等情况而出现幻觉是正常现象。

事实上,他的背囊里面,水和食物已经不多。如果情况再没有起色,他很快就要面临断水缺粮。

这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还可以再坚持个两三天。但对于一个身处沙漠之中的人,只要一旦身体出现缺水的现象,足以致命!

这期间,只需要数个小时!

这个严峻的现实,时时刻刻都摆在他的面前。

他下意识将那块石头揣在了手心里,然后闭上眼睛,宛若冥思一般。

许久之后,他突然睁开眼睛,直直望向前方。

那块石头,让那些零散的想法瞬间消散。

此刻的他,只想继续前进。

他深深地吐纳了一次,然后便挪动着步伐,继续深一脚浅一脚地跋涉在黄沙之上。

终于,或许冥冥之中皆有定数。在不知走了多久之后,在翻过一个沙丘之后,原本一览无遗的地平线上终于出现了一个矗立的影子。

虽然十分模糊,但他认得出,那是一个人为修筑的建筑。

有建筑,就代表着有人。

一时间,他那原本有些绝望的心燃起了一丝希望。

于是,他开始收拾心情,竭尽全力地朝着那个方向走去。当走近之后,他才发现那竟然是一个残破不堪的旧寺庙。

他不知道为什么沙漠之中会有这么一座寺庙出现,因为这样的地方根本就不会有人会来供奉,自然就不会有香火。

这本就是一件极其不合理的事情。


看着这座半个身子都被黄沙掩盖着的寺庙,他最终还是选择走上前去,轻轻叩击了一下门上的铜环。

“叩叩。”

铜环在木门上发出极其沉闷的声响,宛若敲击着一个实心的木鱼一般,很是怪异。

不一会儿,门里有了动静。一阵窸窣之后,传来一阵踱步的声音。然后,伴随着木门徐徐开启,一个发须皆白的老和尚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施主。”

老和尚看到他,并没有表现出多么惊奇的样子,反倒是对着他报以微笑,然后双手合十,施了一个佛礼。

“您好,我想问一下……”

“施主,请先进来休息一下吧。”

老和尚径自打断了他的话,随之让出一条路来。

他想了想,看了老和尚一眼,对方眼眸似阖非阖,一派淡然。他点点头,走了进去。

在他走进寺庙之后,木门便吱呀一声,重重关上。

走进寺庙之后,他突然感觉到温度骤然降了下来。或许是因为有瓦遮头的缘故,外头的酷热大部分被隔绝开来,而里头由石头修葺起来的地板和墙壁,竟还略带一丝清凉。

不得不说,他感觉自己来到了一个天堂。

老和尚引着他走进来之后,便坐在了蒲团之上。

“施主,请坐。”

他定睛一看,就在老和尚坐的位置对面,还放置着一个蒲团。

他没有多想,应了一声之后便走了过去,坐了下来。

“施主为何来到这穷山恶水之地呢?”

他苦笑着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想不起来了。”

在听了他的讲述之后,老和尚沉吟一声,抚着斑白的胡须,点了点头。

“忘了也好,生而在世,多少苦难愁怨,倒不如一瓢忘川,悉数遗忘。施主,你可知道,这或许会是一个契机呢。”

“什么契机?”

他没有听明白老和尚所说的话,尤其是最后这一句。

“施主,这一路走来,感觉如何呢?”

他嘴角微动,略显苦涩地笑了:“从未见过如此热辣的天气,没有因为中暑而倒在半路上,真的可以说是奇迹了。”

“施主是想说——苦,对吗?”

他想了一下,回道:“嗯……确实蛮辛苦的。”

“那么,施主在走进鄙寺之后,感觉如何呢?”

他捏着衣领轻轻扑扇着风,丝丝清凉让他感觉舒爽自在。

“很舒服,如果要比喻的话,这里和外面相比,简直就是天堂和地狱。”

老和尚闻言,笑了:“那么,施主可愿意留下呢?”


他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

老和尚知道自己这句话有些唐突,和善一笑,又继续道:“若是老衲和施主说,往后下去不会再有任何人烟,甚至连一点遮蔽的地方都没有的话,施主可愿意留下呢?”

老和尚的这番话,让他陷入了沉思。

确实,在走进这间寺庙之后,他整个身子都觉得畅快无比,就好像是全身每一寸的肌肤都在欢呼。在经历了不知时长的跋涉之后,突然得到坐下休息的时间,他突然觉得整个身子都疲软了下来,根本就不想动弹。

“这么说的话……”

就在他的意识开始动摇的时候,那块原本收到了衣服里的项坠突然滑落出来。

那块白色的石头,骤然出现在了他的眼皮底下。

正是这块石头,让他又收回了后半句话。

“嗯?施主怎么欲言又止了呢?”老和尚追问道。

他看着那块石头,一股强烈而不可言明的情感瞬间萦绕在了他的心头。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一双温暖的大手包围着一般,让他感觉到无比的踏实和满足。

“对不起啊大师,我想……我可能不能留下来了。”

“为什么呢?”老和尚显得有些难以理解,“这里虽然破旧,但好歹有瓦遮头,也可以躲避外头的炎炎酷热,施主为何不愿留下呢?”

“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如果我留下来了,可能会后悔……”

他说这话时,没有发现老和尚的神色略微黯淡下去。不过,在他收回思绪之后,他突然不好意思地摸着头,对着老和尚说道:“不好意思,我的水和食物就要没了,可以给我一些吗?”

老和尚看着他,然后摇了摇头说:“这些都有,但只有留下,你才可以享用。”

“是嘛……”

他将那块石头紧紧攥在了手心里,随后便支撑着站起身来,朝着门口走去。

“施主!”

这一回,老和尚的语气终于有了起伏,他高声叫住了即将走出大门的他。

“你真的想好了吗?继续下去,将会十分痛苦!”

他手里紧紧攥着那块石头,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我。”

在莫名其妙地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突然将石头拿了出来,对着老和尚问道:“您见过这块石头吗?”

老和尚目光自始至终都没有落定在那块石头上,而是静静地看着他的脸庞。


半晌之后,老和尚摇了摇头。

“没有。”

“好吧。”

他显得有些失望,但还是走出了寺庙的大门。

在离开寺庙之后,他一刻都没有回头,继续朝着前面进发着。

没过多久,寺庙便渐渐消失在他的身后。

沙漠依然烈日灼灼。

很快,那可怕的温度便将他原本开始舒适的身体烧得燥热起来。因为温差的缘故,他甚至感觉到身子一个激灵,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眩晕。

一个可怕的念头,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他可能中暑了。

任何的小病小痛,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之下,都可能演变得极其严重。

但是,就算是到了这样的形势之下,他依旧没有哪怕一丝想要转身折返的念头。

虽然不知道缘由,但他心中却存在着这么一个顽固的念头。

必须前进!

于是,他便咬咬唇,疼痛让他清醒了些。他强作镇定地继续向前走着,又开始了自己的跋涉之旅。

一开始,他还觉得没什么,毕竟在这样的酷热之下,很多的症状都不会在第一时间完全发作出来,看上去就像是没事一样。但是,这仅仅只是表像。很快,当第二阵眩晕袭上心头的时候,伴随而来的是一股前所未有的恶心感。

他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

就在倒地的那一瞬间,头晕、耳鸣等一系列症状接踵而至,就好像在他的脑海里演奏起了一场宏大的音乐会,并在一瞬间达到高潮!

地面上的每一粒沙子都带着刺人的温度,但他的手脚却好像不听使唤一般,根本没有办法动弹。

他事先甚至都没有察觉到,自己竟然已经病重到了这样的程度。

他没想到就是这一倒,让他完全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在毒辣的太阳和滚滚热浪的不断舔舐之下,他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起来,最终彻底不支,阖上了双眼……

“秦阳,你要撑住……”

“秦阳……”

有人在呼唤一个名字。

秦阳?是他吗?

“嗯……”他发出一声呻吟,艰难地睁开了眼睛。

但下一刻,他却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而身边照顾他的仆人见到他醒来之后,微笑关切道:“客人,你终于醒了呢。”

他微微点头,问道:“请问,这里是哪里?”

仆人说道:“这里是施老爷的府邸。”

“施老爷?”他突然有些错愕,“现在可是新中国了,怎么还有这样的称谓呢?”

说着,他连忙坐起身来,目之所及处,确实都是些现代的东西,就连他躺着的床,都是上等的席梦思。

“你醒了啊。”

这时,门口一个面容亲善、体态微胖的中年人见到他醒了,当即笑呵呵地迎上前来。

“是我让他们这样称呼我的,我家老爷子在旧时代是个五品官员,所以在家的时候总要被老爷老爷地叫着。后来我发迹了,也让他们这样叫我了。”

说着,施老爷拉着他的手,随之一同坐到了床上。

“哈哈,年轻人,你可真是命大,正好就晕倒在距离我这府邸不远的地方,被我几个出远门的仆人看见。不然啊,外头那样的天气,你只怕得被活活烤成肉饼,而且还外酥里嫩的。”

他听着施老爷的形容,尴尬一笑。

显然,这样的笑话让他根本提不起半点笑意。

施老爷似乎也发现自己说错话了,当下换了个话题道:“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看你来的方向,难道你是从沙漠中心而来?”

他摇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从我有意识以来,我就在这个沙漠里了。之前的事情,我一点都回忆不起来。”

他没发现,当他说这句话时,施老爷暗自吁了一口气。

“既然忘了,那就算了嘛,嘿嘿。”施老爷笑着,随即大方地摆手道,“你中暑了,脱水有些严重,不过已经被我的仆人治好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希望你可以留下来,陪我一起在这里生活。”

他看着一脸宽和笑容的施老爷,皱着眉,然后顺着他的手势,看向周围。

这是他第一次认真看这个房间。

干净整洁的墙壁,华丽尊贵的家具陈设,就连自己躺着的床都是精心设计的款式。可以说房间的每一寸,都是独具匠心,尽显奢华。

这样的房间,在一线城市绝对不会低于六位数一方,而且还没有算上这些精致的家具。

在这样的地方生活,可以说是如同帝王一般的享受!


“施老爷,这恐怕不太好吧?”

他不禁咽了咽唾沫,颇为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

“客气什么?我深居在这里,已经好久没有见到过有人来了。前前后后也就那么些个仆人,好久都没有和其他人说过话了。你能来,这是上天赐予的机缘。所以,你就留下陪陪我好吗?这里的一切,只要我有的,你都可以享受!”

说罢,施老爷拍拍手,门外当即走进了四个身穿女仆装扮的女孩。她们一个个身材高挑,面容精致,款款走到了他的面前,带着极其甜美的笑容,对着他微微欠身致意。

“在这里,你可以生活得很好。”施老爷说道。

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知为何,他却突然回忆起了刚才在睡梦中的那声呼唤。

那个声音,是在呼唤他吗?

他想着,突然眼眶湿润起来。

为什么一想起那个声音,我就哭了呢?

他擦了擦脸颊上的泪痕,复又看了一眼眼前的一切。最终,他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

“对不起了施老爷,您的盛情,我怕是要辜负了。”

说罢,他便起身,穿过那四个堪称完美的女孩,来到了他的衣服和背囊前,开始收拾穿戴起来。

“为什么不愿意留下呢?”施老爷眉头拧起来,有点儿不开心。不过,他很快又恢复了自然,温和一笑,劝道:“年轻人,你要三思啊!这里偌大的一切,你都可以享受,何苦要继续去外面经历那些痛苦呢?你忘了你晕倒时的感受吗?我敢说在你失去意识的那一刻,一定是恐惧、绝望、无助的。而且这一路之上的苦,也没少受吧?即使有了这样强烈的对比,你也不愿意留下来吗?”

在施老爷说话之间,他已然将衣服穿戴完毕。他一把背起了背囊,对着施老爷笑了笑,然后微微欠身,敬了一个礼。

“您救了我,我没齿难忘。后面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我会来找您的。不过现在,我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说罢,他便取出了戴在胸前的石头,对着施老爷道:“这块石头,您有见过吗?”

施老爷暗淡下目光,并没有再看他一眼,只是摇摇头,没有答复。

见到这副场景,他没有多说,微微点头,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你会后悔的!”

就在这时,施老爷开了口,声音有些恼意。

“你要追寻的是一个没有边际、虚无缥缈的东西吧?亦或者说只是一个感觉?相比那种不切实际的东西,这里的一切不是更加现实和美好吗?”

他停住了脚步,在施老爷说完之后,突然转过身来,手里紧紧攥着那块石头,舔了舔苍白干裂的嘴唇,说道:“可能您说的是对的。到了最后,我会失望,我会因为做错决定而焦头烂额,甚至会死。不过,至少在这一刻我觉得如果我做出了一个相反的决定,我会因此而抱憾终身。”

说完后,他便径直离开了。没有再多言一句,也没有提出任何需求,就这样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旅程,又继续下去了。

而这一回,路途变得更加难走。因为他的背囊里,无论是食物还是水源,都已经消耗到了即将见底的程度。

背囊里的水粮,仅仅只剩下最后一份。

可以说,从现在开始,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退路。

从现在开始,他必须要尽可能地节省这唯一的一份水粮,尽可能多的向前多走几步。

因为他发现,他的耳边开始听到很多窸窸窣窣的声音。而那个声音,正和之前在梦里听到的那个声音,一模一样。

“那个声音,就是我所寻找的吗?”

他想着,下意识伸手去摸胸口的那块石头。

就在这时,一个灰色影子骤然扑到了他的面前,一把紧紧抓着他的脚踝。

因为事发突然,他被吓了一跳,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这是一个身穿灰色服饰的人。

那个人紧紧抱着他的脚踝,艰难乞求道:“求求你,有没有水……我就快渴死了……”

那个人浑身颤抖着,身上的衣服也是褴褛不堪,那些破洞的地方因为长时间没有遮蔽的缘故,已经变成了比衣服还要更加深沉的颜色,宛若烧焦了一般。而那个人的脸也是颜色参差不齐,加上被风尘洗礼的缘故,看起来十分怪异。

他看着这个人,心里突然犹豫起来。

他身上只剩下这一份水,如果给了这个人,那么接下来的旅程将会是致命的。但是,如果不给这个人的话……

他看着此刻宛若土狗一般摇尾乞怜的人,这一份水,也关乎他的性命。

怎么办呢?

他陷入了沉思,随之下意识地抓紧了脖子上的石头,低声问:“那个……你见过这块石头吗?”

那个人抬起头来,认真看着他脖子上挂着的东西。

“这个……我知道!不过你需要给我水,我才会告诉你!”

那个人带着极度渴望的眼神,直直地望着他。那个眼神让他打了一个寒颤,他明白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此刻身体极度虚弱的话,只怕现在已经直接动手开抢了。

不过,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与此同时,他感觉到了石头传来了一股十分奇特的感觉。

像是呢喃,又像是祈祷。

“好,我给你。”

说着,他便直接卸下了背囊,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地全部倒了出来。见到食物和水之后,那个人便两眼放光,不由分说直接扑了上去,三两口将所有的水喝完,然后开始狼吞虎咽地吃起了余下的食物。

“喂,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那个人没有抬头,而是直接指着一个方向,继续饕餮下去,不再搭理他。

“那里吗?”

他看着那个方向,却发现和之前所见到的场景没有丝毫的不同。而且在这一刻,之前在心中回荡的那股感觉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确定是那里……”

他转过身来,正打算继续问那个人。然而,就是这一转眼的功夫,那个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了。

不过,此刻他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斥责那个骗子,因为——

就在不远处,一场铺天盖地的沙尘暴正席卷而来!

那个方向,正好就是那个人所指的位置!

他慌了神,当即转身准备逃跑。但就在准备逃命的那瞬间,他的心头骤然生出一股极其不安的情愫。

一个感觉,骤然迎上心头。

就好像,只要他转身迈出哪怕一步,都会造成万劫不复的后果!

他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因为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走过回头路,一步也没有。所以,他也不清楚,究竟回头会发生什么。

身后的沙尘暴越来越近,他甚至感受到了风沙宛若镰刀一般横扫自己的感觉。

宛若凌迟!

而这仅仅只是沙尘暴的最边缘,他想象不出,如果沙尘暴完全降临而来,会是怎么样。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

绝对要比现在更加可怕!

但饶是如此,他也始终不敢后退哪怕一步。

就在进退两难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唤。

“秦阳!”

他身子一颤,随即下意识转过身去。

就在这时,沙尘暴正好将他整个人彻底吞噬。

只是一瞬间,他便发出了极其凄厉的惨叫声。沙尘暴的威力,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里,便将他的身子彻底瓦解。

在转身的那一刻,他的手碰巧将挂在胸前的那块石头扯了下来,紧紧攥在了手心里。

“恭喜你啊,年轻人,我们……最终会再见的。”

这句话,是他听到的最后声音。

“嘀……嘀……嘀……”

机械而声音持续不断着,让逐渐恢复意识的他感觉到烦躁。他竭尽全力,艰难地睁开眼睛之后,却被顶上的灯光刺得又再闭了上去。

很久之后,他才适应了这里的光线。

“我这是……在哪?”

他从齿缝里挤出了这么几个字。

直到此刻,他才看清自己所在的环境。

四周都是惨白的墙壁,身边摆置着许多机器,而那些嘈杂难听的机械声,正是这些机器之中的某个发出的。这些机器之上还延伸出无数的软管和线,连接着自己身体的许多地方。

而他就在这些机器的半包围下,躺在一张病床之上。

医院?

他突然看到自己的另一侧,坐着一个人。

一个女人。

而她在见到自己醒来的时候,整个人呆愣在了那里,仿佛有些不敢相信。

但很快,她的身体便开始颤抖起来,随即嘴里发出了低沉的呜咽声。

“秦阳……你终于醒了……呜呜呜……”

而在这个女人哽咽不止的时候,一个护士正好抱着一堆文件经过病房门口。当见到他醒来的时候,那个护士惊得手一抖,手上的文件都掉在了地上。

“医生!医生!3.17连环车祸里的重症伤者醒过来了!他醒了!”

护士手忙脚乱地收拾完地上的文件,急匆匆地跑向了医生办公室。

看着这个女人,秦阳深吸了一口气。

没错,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所有的记忆,全部都变得清晰了。

“是啊,我回来了,亲爱的。”

秦阳伸出手去,紧紧抓住了她的手,然后另一只手艰难地将一样东西,递上前去。

一枚戒指,就这样戴在了她的手上。

“我开车过来就是和你求婚的,虽然现在说可能有点不合时宜,但是……你愿意嫁给我吗?诗彤——”

“愿意,我愿意,秦阳我等了你好久,谢谢你醒过来……”

秦阳对着早已哭成泪人、拼了命点头的诗彤,露出了灿烂幸福的笑容。

全文完

责任编辑:柳叶眉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