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千万不要设置三天可见!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4-06 09:35:2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漆黑的夜,大片大片的乌云堆积在一起,掩盖住原本闪烁明亮的星空。

  

  黑云不断的压迫这座城市,闷闷的空气,让的人心情也跟着烦躁起来。

  

  温泉会馆内,一道倩影拿着房卡,混入房间内的唐默默长松一口气。这次的任务,给她的感觉好像比以前的每一次都要容易。

  

  不知为何,总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唐默默从短裙下的大腿上拿出一个特殊的眼镜。这双眼镜可以看到肉眼所看不穿所看不到的东西,并且可以在黑暗中活动自如!

  

  一边看一边四处寻找着自己的目标!

  

  “唔……”

  

  异样的声音从唐默默的口中发出,她快速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今天的自己是怎么了?

  

  唐默默墨色的双眸睁开闭上,再睁开闭上,模糊的视线让她的心开始不安起来。

  

  明明是来出任务,可为何她的身体会表现出这样的一面?

  

  不对,直觉告诉她,她好像是被人算计了。

  

  只是,她根本没有接触任何人!

  

  一团火热从心口开始蔓延,一直往前蔓延,蔓延到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

  

  “不好!”

  

  她被人算计了!

  

  转身,唐默默朝着门的位置走去。

  

  “想走?美人,我都还没有来得及……,你这就想走?”

  

  从房间的各个位置跑出来六个男人,为首的男人带着淫.荡的笑意。

  

  其余五个男人的脸上也带着猥.琐的笑意。

  

  看来她的确是被人算计了!这次的任务如此隐蔽,到底是谁出卖了她?

  

  唐默默冷哼一声,泛着琉璃光的眸子带着清纯之色。白皙的肌肤折射出的光令在场的男人无不为之而心动。

  

  刹那间,冷漠的表情转化为狗腿般的笑意,迷人的酒窝将那张粉嫩的脸映衬更为妩媚动人。

  

  “大哥,那个,我走错地方了,我这就出去。”唐默默眨巴眨巴灵动的大眼睛,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为首的男人心神荡漾。

  

  眼下这般状况,还是溜之大吉比较重要!

  

  “给我抓住她!”

  

  男人发号施令,所有的小弟全部朝着唐默默蜂拥而至。

  

  唐默默慢慢的后退,一直退到窗户边。

  

  “大哥,有话好好说……再给一次机会嘛,我就是误闯……大哥,就给我一次机会嘛。”

  

  “给机会?好啊,给你一次让我爽的机会!”

  

  男人挑挑邪恶的眉头,贼眉鼠眼的神色令人倒胃口。

  

  “给你妹!”

  

  烟雾弹扔出,唐默默一跃而下!

  

  房间内的男人完全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中了分量十足的药物,竟然还能保持清醒!

  

  “快给我搜!”

  

  伴随着命令,一群男人飞快的离开房间。

  

  与此同时,温泉会馆的第八层内。

  

  “老大,你可真会选地方,这里着实是不错!”凤轩笑眯眯的谄媚道。

  

  他都已经笑脸相迎,但是仍旧没有在冷邪的脸上发现任何一丝笑意。

  

  冷邪,A市中商界的老大,二十六岁的年纪早已坐镇冷氏多年,为人心狠手辣,冰冷无情,正如其名。邪魅肆意,一身冷然。

  

  一双冰蓝色的眼眸骇人心魄,好似能够看透人心一般,令人畏惧!

  

  “闭上你的嘴!”

  

  冷邪最厌恶嘈杂的环境,因此语气中也带着不悦。

  

  凤轩乖乖的闭上嘴巴,虽然跟随在冷邪身边多年,可是他却从未揣测对过冷邪的心思,也不知他的内心到底在想什么。

  

  还有一件事情,是他唯一知道的,也是冷邪的死穴。

  

  冷邪今晚看起来好像心事重重一样,一口气已经喝了三瓶红酒。

  

  “得得,那我先出去了,我不妨碍你泡温泉。不过你喝了那么多酒还是上来休息会,泡在水里对身体不好”

  

  走之前,凤轩还不忘记叮嘱。

  

  冷邪闭上双眸,头顶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完美的脸带,给人震撼的冲击感。

  

  削薄的碎发遮住他闭上的双眸,薄唇微微上扬,挂着嗜血的淡然。

  

  水滴顺着他蜜色的肌肤慢慢的滑落而下,带着十足的魅惑!

  

  “砰!”

  

  吵杂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冥思,眉头因不悦微微的拧在一起。

  

  当他刚想开口时,却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慑到!

  

  窗户边站着一个狼狈的女人,因为下来时裙子碰到铁丝,此刻的短裙早已变成了三块布条拼凑而成!

  

  纤细的手指抓住窗户,勉强的站在原地。

  

  绯红的脸颊像是诱人可口的红苹果,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唐默默迷离的美目看着面前坐在温泉内的男人,还好这扇窗户没有关上,不然她真的是逃不掉了!

  

  该死的,她一定要查出来是谁给她下的药!眼下,她只能先解决情况,她不能死,她的那些仇恨都还没有报!

  

  唐默默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不能死,不能死!

  

  冷邪打量着朝着他走来的女人,眼睛闭上再睁开,这样重复了两次。也只能够看清楚眼前是一个女人,却看清楚她的轮廓。

  

  嘴角挑起一抹冷笑,怪不得凤轩会离开,原来是给他准备了一个女人!

  

  唐默默迈着踉跄的步子,双眸被一层光遮挡住,药性完全散发出,她再强的意志力都无法阻挡这十足的药性。

  

  炙热的身体内,每一个细胞都在喧嚣着。

  

  “噗通!”

  

  完全没有预计的,她掉进了温泉内。

  

  “唔……”

  

  冷邪端着高脚杯,杯子内瑰丽的液体微微荡漾,如同他那颗冰封已久的心。

  

  看着面前的像是落汤鸡一般的女人张牙舞爪乱叫,冷邪并未上前,而是打量着这个女人。

  

  女人他见的多了,倒是第一次有个女人以这样新奇的方式来引起他的注意力。

  

  凤轩挑的女人,出场方式倒是有些特别。

  

  温水并未让唐默默好受些,却是清醒了一点。

  

  一双大手拉住了她的小手,下一秒她跌入一个炙热的怀抱中。

  

  睁开水蒙蒙的大眼,面前的男人让她说不出话。一张艳丽的脸带着三分冷魅,三分阴狠。

  

  “女人,你成功了!”

  

  话音落下,霸道冰冷的吻朝她袭来。

  

  直到她无法呼吸,冷邪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她樱花般甜美的唇瓣。

  

  将她从水中捞了出来,冷邪这才发现她是被算计了。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来历不明。

  

  “你……我……”

  

  柔和的声音带着像是春天的和煦的风,迎面而来。他刚想说话,身下的女人拉住他的手臂,紧紧的抱住他。

  

  她睁开墨色的双眸,眼前的男人给她致命的视觉冲击。



  

  灯光从他头顶打下来,完美的体魄一览无余,棱角分明的嘴角带着冷峻。

  

  既然是送上门来的,岂有不享用之理?

  

  将被动转化为主动,像是狂风暴雨一般……

  

  ……

  

  唐默默睁开眼眸,陌生的地方,陌生的气息。疼痛感让她快速清醒过来!

  

  房间内只有她一人,但是白色床单上那抹刺眼的红色让她轻轻的咬住嘴唇。

  

  她是成年人,也明白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奇怪,她出任务多年,从未失手过!这一次,到底是怎么回事?

  

  脑海中的思维回到了出任务之前的片段……

  

  郊外的一栋别墅内,灯火通明,与黑夜形成鲜明的对比。

  

  “027,这是这次要做的任务!”

  

  男人将办公桌左边的黄色文件袋扔在面前。

  

  唐默默接过任务,走出房门。

  

  这时萧萧走来找她,二人来到萧萧的家中。

  

  “萧萧,告诉你哦,这次的任务完成之后就我可以向组织开出条件,我就有时间做自己的事情了!”

  

  唐默默眨巴着古灵精怪的大眼睛,兴奋的乐不思蜀。

  

  帅气的短发也能够很好的展现出她妩媚动人的一面!

  

  “默默,恭喜你。来,我们喝一杯,预祝你任务成功,并且脱离这黑暗的世界!”

  

  萧萧给唐默默倒了一杯酒,优雅的举杯与她同饮。

  

  唐默默很是开心,失去亲人的那刻,她也收获了一份天长地久的友谊。

  

  “谢谢!”

  

  唐默默举起高脚杯,将杯子内的红酒一饮而尽。

  

  出任务之前的事情一点点的浮现在唐默默的脑海中。

  

  她被算计了,还是被自己最好的姐妹所算计。可是,她的目的是什么?

  

  萧萧,你竟然算计我!为什么?

  

  打量了一下四周,唐默默没有再多想,将一边男人衣服拿起穿在身上。

  

  难忍的酸楚令她流下了屈辱的眼泪,为了活着,她只能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发生关系。

  

  五年前为了活着,她遭遇人生最大的转折点。五年后为了活着,她的人生好像又开始有了波折。

  

  她要活着,要好好的活着。

  

  来到窗户边,按捺住身体的不适,唐默默消失在夜色中。

  

  而就在唐默默刚刚离开的五分钟之后,冷邪走了进来。却发现,房间内早已没有了那个女人的踪影!

  

  该死的,他只是出去找凤轩问事情的来龙去脉而已,她竟然消失不见了!

  

  随后进入的凤轩也看到那抹鲜红,只是他因为事情而耽误,准备的女人还没有送给冷邪。这……是怎么回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凛冽的语气让凤轩心头一颤,貌似这件事跟他没有关系嘛。

  

  “这个……我听说今晚有人在会馆内到处寻找一个女人。碍于冷少你在这里,所以他们没有查到这,难道……”

  

  冷邪一怔,联想所有的一切,他明白了这个女人的身份。

  

  怪不得她会中了别人的计谋,怪不得她的力道不像一般女人那样的薄弱。

  

  “给我查!”

  

  三个字,却是不容违逆的命令。

  

  “邪,你该不会对这个女人……”

  

  “闭嘴!”

  

  冷邪扫视一眼正笑的骚包的凤轩,对方立即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我这就去查……”

  

  若是被冷邪得知他想要送个女人进来的事情,怕是会吃不了兜着走。

  

  ……

  

  躺在浴缸内,让温热的水将自己包裹住。

  

  唐默默回想了好久,脑海中仍旧是没有一点关于昨晚那个男人的样子。

  

  依稀中记得那个男人有双冰蓝色的眼眸,如同**大海。那双异于常人的眼眸彻底的将她吸引进去,忘记了所有,却牢牢记住了他的眼眸。

  

  冰冷无情,却暗含温柔。

  

  为何她总是记不得他的脸?明明她跟那个男人好像不止一次……

  

  想到这里,她的脸红的像是煮熟的虾子。

  

  萧萧,我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可到头来,你竟然想要算计我。

  

  从浴缸内走出,唐默默也恢复了体力。换上一身皮衣,帅气的短发显露出她冷冽的一面。

  

  是非曲直,她自会判断。

  

  从床底拿出两把精致的小型手枪,又拿了炸药,这才走出房门!

  

  ……

  

  夜黑如墨,杀手组织便坐落在郊外的秘密营地。

  

  这里灯火通明,与黑夜形成鲜明的对比。

  

  唐默默的车子停在了远处,她找到进口,快速藏身在一辆车底,进入了基地内。

  

  萧萧的身影从她的眼前飘过,跟随在她的身后。

  

  办公室内。

  

  “萧萧,这次的事情你做的很好,这是给你的!”

  

  萧萧勾人的眼睛带着谄媚的笑意,并没有去拿桌子上的支票。

  

  “主任,这个我不要,我要027现在的位置!”

  

  狼子野心,众人皆知。

  

  躲在外面的唐默默没有想到,她最好的姐妹竟然这般记恨她,想要将她置之死地!

  

  “萧萧,你的野心……我欣赏!027的心一直不在组织内,若不是瞧着她的实力还不错,组织早就将她清理掉。组织要的人,是忠心跟一心一意的!”

  

  主任的脸上的笑意让人看不清他心底再想什么,但是除掉唐默默这一点,说的却是阴狠而决绝。

  

  唐默默被惊吓到,内心激荡不安。她昨晚差点就死去,若不是靠着内心的仇恨,她怕是活不过今天了……

  

  妈咪,是你在天上保佑着我吗?

  

  妈咪,我会好好活下去,为你报仇的!

  

  “什么人!”

  

  不知是谁呵斥一声,唐默默的位置暴露出来。

  

  守卫的人立即朝着唐默默走去,萧萧跟主任也都走了出来。

  

  身手矫健的唐默默立即朝着黑暗中走去,主任在萧萧耳边低语几句,她便点点头,拿着枪朝着唐默默所消失的地方走去。

  

  “默默,不用跑了,你躲得了今晚也躲不过明晚!”

  

  萧萧与唐默默四目相对,其余守卫的人还未追过来。

  

  “为什么?”

  

  她不懂,为何这些人都想要她死?

  

  “默默,我们做了这么久的姐妹,你可知我真的很想杀了你?凭什么你想要什么都能够得到?有你在,组织是不会正眼瞧我的!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够坐上你的位置,得到所有的一切!”

  

  唐默默对此嗤之以鼻道:“所以你给我下了那该死的药,让我完不成任务,并且被组织惩罚,然后借由组织的手将我除掉?”



  

  萧萧点点头,承认的十分坦荡。

  

  “默默,这次是你自寻死路。今晚,就是你的忌日!”

  

  “现在论生死,未免有些早!”

  

  若是没有为自己找好出路,她岂会单枪匹马的闯入这秘密基地内!

  

  子弹发出,唐默默快速躲闪。

  

  掏出手枪,在萧萧还没有回过神时,一颗子弹正中她的大腿。

  

  鲜血顺着她白嫩的大腿流淌而出,滴在地上。

  

  唐默默嘴角勾起嘲弄的笑意。

  

  萧萧的脸上带着不可置信,她竟然比自己要快那么多!

  

  “萧萧,五年前你不如我,五年后,你还是不如我!”

  

  子弹再一次发出,将萧萧手中的枪打掉。唐默默居高临下的看着单膝在地上的萧萧!

  

  最终她还是胜利者,可却没有属于胜利者一样的愉悦感,内心像是被人狠狠捅了一刀一样的难受。

  

  背叛的滋味她不是第一次尝试到,可是这一次却来的更为猛烈与难受。

  

  急促的脚步声传到唐默默的耳中,那些人来了。她再停留,必定会被抓住,后果不堪设想!

  

  “萧萧,我们还会再见的!”

  

  唐默默留下一句话,快速走到隐藏起来的车子内,发动车子离开。

  

  就在那些人快要来到时,唐默默冷冽的眼眸内带着狠意。

  

  从手边拿起遥控器,按下红色的按钮。

  

  “砰砰砰!”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彻夜空,在天空出现夺目的光,亮如白昼,爆炸声将那些人痛苦的叫喊声掩盖住。

  

  她唐默默做事一向都会给自己留下余地,她早就揣测此事不会是萧萧一人的主意。

  

  萧萧想这样做,那也要组织同意才行。耽误了行动,交不了差的可是组织,而不是萧萧一人!

  

  她来时早就在隐蔽的位置安放了炸药,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

  

  这座城市,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所。

  

  可总有一天,她一定会再一次回来!

  

  这些仇,她可没有忘记!看着身后的火光,嗜血的笑容爬上她的脸庞。

  

  她一定还会再回来!

  

  六年后。

  

  原本闪烁明亮的星空一点点被黑夜所吞噬,直到消失不见。

  

  A市郊区的一栋守卫森严的别墅,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严守,不论是怎样的人都无法从这里走进去。

  

  这时,一辆车从外面开了进来。司机跟看守的保镖打了招呼,开着车进入。

  

  就在车子还没有来到停车场时,一个黑影从车底滚了出来,一直滚到旁边的花园内。

  

  黑影快速从花园离开,顺着旁边的一棵参天大树爬了上去。

  

  “呼,好险。”

  

  一头黑色的大波浪长发被扎起,皮衣裹住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樱唇带着一抹狡黠的微笑,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眸熠熠生辉,像极了黑色的宝石。唐默默身手敏捷的朝着大树上方爬去,到了距离窗户最近的位置这才停下。

  

  拿出工具,对准那扇窗户。

  

  “1,2,3.”唐默默在内心默念道。

  

  砰!

  

  伴随着一声巨响,窗户破裂,并没有变成支离破碎的渣子,而是一个整体。

  

  别墅内的保镖全部出动,检查之后才发现,竟然是刚刚开进来的车子前面两个轮胎爆炸了而已。

  

  唐默默神不知鬼不觉的从窗户爬了进去,戴上夜视镜,在黑暗内行走自如。

  

  在书房内四处寻找,终于在书桌上的一个摆设上看到了指纹。这人的确是聪明,书房内还有密室!

  

  轻轻的转动,密室被打开。唐默默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果不其然,那枚价值连城的玉佩正在这里。

  

  小心翼翼越过的投射到玉佩上面的那一道道红线,想要拿走这个东西还真是不简单。

  

  可惜遇到她唐默默,没有什么是她做不到的。

  

  从身上拿出工具,不出三分钟,玉佩便手到擒来。

  

  “搞定!”

  

  杏眼中满是得意的微笑,这笔生意做好,可是会有一大笔资金流进她的荷包内。

  

  走出密室,唐默默准备从窗户边离开。

  

  “咔!”

  

  房门在这时被打开,唐默默吓得身形一跃外加一个翻滚,直接躲在书桌底下。

  

  眼帘映入一双一尘不染的皮鞋,屋内有着细微的声音。鼻翼旁边萦绕着红酒的香气,唐默默猫着身子,这个人应该就是这里的主人。

  

  该死的,她要怎么出去!

  

  男人端起一杯红酒,今晚的事情让他气愤到不行。这个老狐狸,真的是妄想控制住他一辈子!

  

  红酒下肚,男人将领带扯了扯。

  

  一双冰蓝色的眸子带着冷厉,坐到书桌边,一口接着一口的喝着。

  

  唐默默吓得心脏都要跳了出来,这人哪里都可以去,偏偏脚就放在她的身边。

  

  红酒下肚,双眸也有些许的迷离,今晚的确是喝了许多酒。

  

  双腿一伸,冷邪感觉有个软软的东西。

  

  唐默默吓得赶紧将盗来的东西藏好!

  

  冷邪低下头,与唐默默墨色的眸子四目相对。

  

  “少爷,您好。”

  

  唐默默快速回复平静,慢慢的从书桌底下钻了出来。这人喝多了,应该好骗!

  

  冷邪狭长的双眸带着一贯的冷然:“你是谁?”

  

  唐默默不紧不慢的回答道:“少爷您好,我是这里打扫的佣人。刚刚换好衣服离开,但是我的项链不见了,所以我才想要在打扫的地方一一寻找。刚刚正在书桌下寻找,您就进来了。我怕您生气,所以才不敢出声。”

  

  唐默默的回答滴水不漏,冷邪看过去,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意。

  

  想引起他的注意力,竟然还如此大费周章。

  

  冷邪慢慢起身,强大的身躯在灯光的照射下投出影子,阴暗的区域正好罩住唐默默娇弱的身躯。

  

  一个步步向前,一个步步后退。一直退到墙角处,唐默默睁开双眸。她已经准备孤注一掷,大不了就是来一场!

  

  “你是这里的佣人?”冷邪的手撩起她散落下来的一缕发丝,握在手中把玩着。

  

  “是的少爷。”唐默默惊慌失措的睁开双眸,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气场如此强大的男人。

  

  他有种与生俱来的威力,在不自不觉中给人无尽的压迫感。

  

  刀削的脸庞有着刚毅的线条,冰冷的双眸带着迷离,淡粉色的双唇竟然比女人的还要好看。

  

  男人一步步的朝着唐默默走来,一向镇定自若的唐默默也有些畏惧。

  

  “混蛋!滚开!”唐默默一贯的镇定瞬间消息,这个男人显然是把她当做那些很随性的女人了。

  

  “唐默默,东西还没偷到咩!”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