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局”预审故事:神偷佛眼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1-09 07:07:0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预审员老卢虽然离开了“炮局”,但是他和昔日的战友依然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下面这个故事就是他的预审员同事曾办过的一个很“邪乎”的盗窃案。

1990年举世瞩目的亚运会结束之后,当时的亚运村运动员公寓一部分做了商业楼宇,另一部分则成了住宅小区。这地段交通方便,基础设施好,是北京市当时比较有名的现代化高档小区。很多有钱人居住在这里,因此这个地方也被一些人叫做“富人区”。

正是这个地方,有一段时间连续发生入室盗窃,盗贼神出鬼没,一个星期连偷两三起。

这个事后来惊动了市里,。

这起案件后来交到了市局二处侦办。二处梳理了一下最近段时间事主报案的情况,发现有几个共同点都发生在高档小区,都是撬门入室,丢的都是贵重物品。于是把这些案件并案侦查。

根据以往侦查类似案件的经验,二处还给嫌疑人进行了“画像”:男性,熟悉周围环境,反侦查能力强,团伙流窜作案。

为了尽快侦破系列入室盗案件,除了动员这个住宅区的每户居民提高警惕之外,市局二处还安排了大量的便衣警察蹲守。但是盗窃案仍然不断发生,这边该蹲守仍蹲守,那边该偷还偷。案犯好像根本就不把警察放在眼里。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绝大部分住宅小区还没有治安探头,因此根本不可能靠“技防”的手段锁定嫌疑人。

二处的蹲守民警回去一总结,觉得还得依靠“人海战术”解决问题,于是在各小区设了保安岗。但这一招也不灵,住户家里照样被偷,而且连续发案,盗贼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实在没辙了,后来每个楼门洞都上了保安,但此举依然收效甚微。

这可真是邪乎了,飞贼好像幽灵一样出没在这个高档小区如入无人之境。

一这事儿,当时闹得人心惶惶,,有一天接到了这个小区的一名事主的报案抓到个小偷!

这对于蹲守了几天几宿仍然一无所获的侦查员来说不啻是一个好消息!

负责指挥的队长一声令下,当时在附近蹲守的数十名便衣警察“呼啦”一声就奔事发地点去了。

到了报案事主家,事主指认了一名女子。

民警一看,好嘛!这女子弱不禁风的样子,三十岁出点儿头,极为普通的一个乡下妇女,没有一点儿让人看了一眼就能记住的特征,哪像个贼呀?

“怎么确认是小偷?”民警问事主。

“我下楼的时候记得锁门了,上车之后,发现东西落家了,回家时,门是开着的。我推门进来,发现大厅里站着这个女的,我也不认识她呀!”事主说。

“是你干的吗?”民警问这个女的。

“是……”这女子也不含糊。

“怎么进来的?”民警挺纳闷。

“撬门进来的。”那女子指了指餐桌边上的一根一尺来长的撬棍。

“你们一伙几个人呀?”

“就我一个。”

二处的民警怀疑不是她一人干的,但当场也不好再问下去,就把她送到炮局去了。到了炮局,预审员没花多大工夫就问出了另一个同伙:男性,专门给这女的开车,作案时不在现场。

“你怎么这么有能耐,还有没有别人?”预审员问她。

“偷东西就我一人。”

“东西都放哪儿?”

“有的送回老家了,有的在我租的房子里。”这女的交待。

“我看你本来也不像坏人”,预审员说,“跟我说说自己是怎么走上这条道的?”

于是,嫌疑人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

这女的当时家里比较穷,后来随其他安徽老乡来北京打工,给餐馆里端过盘子洗过碗,小招待也干过,都是些脏活累活。但是工作上稍微有点儿闪失,工资还会被扣掉。因此辛辛苦苦一个月,工钱没挣多少。但是她除了自己吃喝过日子,老家父母还指望着她寄点钱回去养家糊口啊!这可怎么办?有一次,她在劳务市场发现一个中介招家政服务,觉得挺好。一家主人和她几番讨价还价之后,领她回家当了保姆。

那个年代有钱人还不怎么坏,都把保姆当作自己家里人,很信任,家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也不忌讳,钱包、戒指、项链等贵重物品,在家里随便放。

有一次,她趁东家不注意,从他钱包里抽了几百块钱(这在偷盗行当里叫“抽张”)。这是她第一次偷东西,心里特别紧张,生怕被东家发现,自己没有什么好果吃。

但是,这东家也是个“马大哈”,根本就没有点钱的习惯,钱包里少没少钱压根儿不知道。她见东家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样,那颗七上八下的心终于踏实下来了。

这女的后来又提心吊胆地干了几次偷摸的事,结果都未被主人发现,因而胆子也越来越大了。

虽然她是安徽农村来的,但是情商和智商并不低,觉得不能老“吃”一家,要不然迟早会被发现,因而找各种理由频繁换家政,每到一户人家少则三五天,多则七八天,干完就走人,在这期间当然“抽张”的事儿必少不了。

偷钱的次数越来越多,偷的钱数越来越大,加上一次次侥幸得逞,她的犯罪心理也越来越稳定了,再次下手的时候已能做到脸不变色心不跳,跟没事人似的。

那时外地到北京打工的已经比较有规模,而且分工比较细,比如浙江温州做服装的多,福建人搞木材和石材比较多,江苏人搞建筑比较多,而安徽人做家政比较多。北京就自然而然形成了“浙江村”、“安徽帮”,老乡们时不时聚到一起。

某个礼拜天,一个老乡问她:“你去过雍和宫吗?炮局边上,有求必应,可灵了!”

雍和宫位于北京市东北角,北二环边上。清康熙帝在此建造府邸,后赐予四子雍亲王,称雍亲王府。乾隆年间,,清中后期成为全国规格最高的一座佛教寺院。“炮局”其实就在雍和宫的东南边,两个地方紧挨着。

这个女的不信佛,但在老乡的一再劝说下,勉强跟着去了。

节假日雍和宫游客蛮多,香火缭绕,很是热闹。

她也不知道怎样拜佛,看人家怎么烧香,她就怎么来。

在雍和宫玩完一圈之后,她往外走的时候,。

这女的也感觉到了,浑身一激灵刚拜完佛,怎么就这么灵?

正准备转过身去的时候,。

这女的做贼心虚,身子不听使唤,“定”在原地不动。还是她的小老乡说:“不用怕,大白天的能把你怎样?”

,看了看她的手相,又仔细端详了她的面相。

“你这个人不好,这样做,。

她一听这话,立马就明白了!就跟老乡说:“你先一边去,我自己和大师聊聊。”

“您看出来了?”她怯怯地问。

“都写在脸上了。。

“我知道这不好,但是生活所迫,我也是没办法。有钱人根本不把钱当回事儿。”她反倒有些委屈的样子。

“唉!,说,“你以后不要再这样做了!你说的这些,我也能理解你,因为我也是贫困地区来的。这样吧,你等一下,我送你一样东西。”

这女的心想,该不会找人抓我吧?

过了一会儿,,给了她一个橄榄核形的东西,木制的,上边用彩笔描了一只眼睛。

“你找根线穿上,别离身,就这样。。

这女的接过这个“护身符”,顾不得说声“谢谢”,就赶紧找她的小老乡离开了雍和宫。

这女的回来后,寻思好几天,,反正找根线挂脖子上了。她还真老实了好几天。

可是毕竟过日子要花钱,加之习惯了偷鸡摸狗,几天不出手心里痒痒的难受。“既然给了这个东西,我就试试,看看灵不灵!”

这女的最终盯上了亚运村高档住宅区。

她到马路边修自行车的地摊上,花钱买了一根撬棍,藏在袖子里。到了小区,敲敲这家门,推推那家门,有人就胡编个自己都没听说过的名字,说找错门了。没动静就撬门入室。第一次得手,又是现金,又是项链什么的。

她得手之后,这些东西不在老乡圈里卖,而是找了个借口,比如家里遭灾了、急需用钱等,在大街上就把那些偷来的金银首饰给变卖了。

她想,我偷了东西,靠两条腿跑也跑不过警察呀,还得有个车。在当时能买辆车,那已经是相当了不得了!可这女的因频繁盗窃很快“发迹”,居然真的买了一辆红色的二手桑塔纳轿车。

但是这女的不会开车。

一天,她专门到崇文门“三角地”劳务市场转悠,私底下问有没有会开车的。她挺有心计,想找一个信得过的人给自己开车,也就是找的这个人得有“眼缘”,看得上,能把作案后安全撤离的活儿托付给这个人。结果还真的让她“相中”了一个小伙子。

“会开车吗?”她问。

“会,俺在部队就学过。”

“会开小车不?”她又问。

“别说小车,大车俺都开得倍儿流!”

“跟我走吧!”

这个当过兵的小伙子还以为这女的是帮别人找司机的呢!结果被她领去给自己当司机了。

这小伙子也很懂规矩,对于这女的去哪儿、干什么,一概不问。只是时间久了,小伙子也心知肚明:空着手进去,大包小包拎出来,再说也不应该有这么多城里的亲戚,十有八九是偷的!

这女的也从小伙子疑惑的眼神里看出了什么,有一天终于捅破了这层“窗户纸”:“我干的就是偷东西这行当,你跟不跟我干?你要同意,东西咱俩对半撅……”

小伙子早就发现这女的来钱快,还真巴不得听到这话呢!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只是男的负责到作案现场接送、望风,从不亲自入户盗窃。后来这女的为了稳固两人的关系,还和男的搞成了情侣。

,布了那么多的警力,为什么愣抓不住她呢?

“越大大方方,越抓不住。”这女的道出了其中的奥秘,“我知道你们警察来这里了,可我老来这边,不是这边的人,我一眼就看出来。小区保安多是外地农村来的,执勤闷得慌,遇到女的都想多瞟几眼。我每次进小区的时候都主动和小保安打招呼,你们警察一看我和保安这么热情,准信我就是住这小区的,哪儿还能怀疑上我……”

二处那会儿给嫌疑人画像,以为是男的,结果一开始就画错了,怪不得老扑空。

那么,这女的是怎么混过小区保安这关的呢?说起来更简单,她有自己的道具——抱棵大白菜,拎几棵葱什么的。保安瞅这模样,早把她当作小区里哪家的“阿姨”了。

这一次,她又坐上那辆红色桑塔纳轿车,准备行窃。可半道上一摸自己的脖子坏了,护身符没戴!洗澡时搁卫生间了。

想到这里,她心里咯噔一下,但一转念:就这一次没戴,不该有事!

结果恰恰这次失手了。

“后来这个女的被判刑了,应该是挺重的。”预审员老卢说。

“这个故事是挺邪乎的,就这么完了?”我问他。

“还有呢!”预审员老卢告诉我,“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搞预审的与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遇到这种盗窃案也不算奇怪。我们不能信邪,否则这案子就别想破了!”

不过,老卢还是把这故事续上了结尾。

前面提到的那位女老乡听说这女的进了“炮局”之后,本想到“炮局”看看她,但是“炮局”管理很严,也没让她进去。后来她不知不觉又转到雍和宫去了。

这位老乡倒是很虔诚,。

看着满脸狐疑的这位女香客,:“阿弥陀佛!人在做天在看,那只眼睛本身是想让那位女施主时时能够照见自己的内心,洗心革面做个好人。只是她一意孤行才遭此报应,罪过罪过……”

 

检察官对话预审专家:浅议入户盗窃案件证据的综合审查运用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入户盗窃案件,涉及了“画像”、“人海战术”等在技术侦查手段相对匮乏的年代所常用的案件侦破方法,而嫌疑人在犯罪现场被当场抓获,加之本案从单独嫌疑人犯罪到有分工的共同犯罪,共同犯罪嫌疑人从加入犯罪之初的“应当知道”到对盗窃犯罪行为“明知”进而参与分赃,又使得案件更加扑朔迷离。也正因如此,从刑事法学理论和司法实践的角度,本案涉及了入户盗窃犯罪案件关键证据调取、证据的综合审查判断、共同犯罪嫌疑人主观故意的认定,以及关键物证、证人证言补充完善等与案件侦查取证和证明体系构建密切相关的多个实体和程序问题,案件办理的难度可见一斑。

本案发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犯罪嫌疑人从在雇主家中采用“抽张”方式窃取财物,到出入高档小区,多次采用撬门方式入户实施盗窃犯罪,如入无人之境,其犯罪的高度隐秘性使案件的侦破工作也更加困难。时至今日,入户盗窃案件仍然是严重危害百姓财产安全和人身安全,易发高发的侵财类犯罪之一。也正是由于入户盗窃犯罪案件的严重社会危害性,2011年〈刑法修正案(八)》对于包括入户盗窃案件在内的三类典型盗窃案件修改了入罪标准,取消了入罪数额的限制。但是,由于入户盗窃案件的高度隐蔽性,其侦查取证的难度和证据标准的把握却并未因此而有所减低。因此,在司法实践中我们所办理的入户盗窃案件,犯罪线索的发现,证据的收集、固定和调取,共同犯罪人主观故意的认定,涉案物品的价值认定等问题始终是公检法三机关办理案件关注的重点,上述问题在本案中均有涉及,笔者将逐一详述。

一、技术侦查手段的运用及相关规范化证据形式固定

本案是一起连环入室盗窃案件,由于犯罪嫌疑人的作案手段隐秘,案件发生后侦查机关对于犯罪嫌疑人并没有获取太多的可靠信息,基于案发当时的侦查技术水平和侦查条件所限,该案在办理初期所进行的人脸“画像”也主要是凭借办案人侦查类似案件的经验,因此对于一些关键信息如犯罪嫌疑人是男性还是女性、是单独犯罪还是结伙犯罪等,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由侦查机关做出准确的预估和判断。无奈之余,侦查机关只能依靠“人海战术”对嫌疑人进行撒网式的搜寻,但显然收效甚微。反观现今的侦查工作,随着手机、GPS等现代化通讯设备的广泛应用,技术侦查手段在入户盗窃案件线索发现及犯罪嫌疑人认定方面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一些入户盗窃案件发生后,侦查机关的技术人员会根据对可疑手机信号行动轨迹的追踪,并通过手机号码倒查注册和使用人信息的方法最终锁定运用更为客观和精准,也更有利于迅速发现侦查案件的突破口。但在实践中,技术侦查手段的应用仍旧存在诸多操作层面的问题,集中表现在以下方面:

1.技术侦查手段的证据转化对规范化办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案件的侦破是一方面,而如何将侦破过程转化为法定的证据形式又是另一方面的问题。技术侦查手段作为一种专业程度高亦相对隐蔽的侦查手段,如何将其应用结果转化为法定的证据形式至关重要。我们在实践中所办理的一些案件,侦查机关对此往往仅以一份“工作说明”或“工作记录”呈现,且在文字中也只是粗略描述通过技术侦查手段锁定犯罪嫌疑人,并于某年某月某日将嫌疑人抓获到案一言以蔽之,对于发现线索的细节和查证属实的依据则鲜有涉及,因此很难在刑事诉讼中体现其应有的证据价值和证明效力。对于技术侦查手段取得的成果如何转换为法定证据仍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探索研究。

2.技术侦查手段有其局限性,需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共同实现构建证明体系的目的。技术侦查手段的客观性毋庸置疑,但是在证明体系中其单独的证明效力却有其局限性。例如通过手机定位查实的嫌疑人在犯罪现场或附近出现的证据,需要与相关监控录像、痕迹鉴定、嫌疑人供述和辩解及相关证人证言相互印证,以达到共同证明犯罪的目的。基于此,在入户盗窃案件的审查中,既不能忽视技术侦查手段收集的证据,也不能过于强调技术侦查手段获取的证据而忽视了相关主客观证据的调取和审查分析。

二、入户盗窃案件证据的收集、固定及综合审查判断

在本案中,由于嫌疑人是在实施入户盗窃犯罪现场被抓获,嫌疑人到案后对于所有犯罪行为及手段和盘托出,因此案件的侦破在后期显得较为顺利。但作为检察机关的案件承办人,在审查案件过程中我们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仅有犯罪嫌疑人的有罪供述,而没有其他证据支持仍旧无法定案,需要侦查人员围绕有罪供述和案件本身的特点全面展开侦查取证工作。

1.第一时间对第一现场的证据进行收集固定尤为重要。由于入户盗窃案件发生在被害人家中,作为家庭生活的场所,侦查机关不可能将犯罪现场长期封闭,因此在被害人报案的第一时间对案件的犯罪现场进行勘验检查,对现场的痕迹如指纹、足迹等提取并进行DNA鉴定显得至关重要,如果因忽视使犯罪现场受到破坏,很多有价值的证据就将因灭失而无从补救。与此同时,本案发生在各个小区及城市路面监控设备相对不健全的年代,因此音视频证据难以取得,随着社会管理水平的日益提升,我国目前绝大多数城市的街面摄像探头和小区的监控摄像设备已经极为普及,因此在目前的入户盗窃案件中,及时调取案发地点的相关监控录像以确定嫌疑人出入过案发地点显得尤为重要,同时亦需要对于监控中可疑人员的人脸影像与犯罪嫌疑人进行同一认定并加以固定。由于各种监控设备存储空间和失效的限制,这样的视频证据如若不在案发后第一时间调取,就会面临永久灭失的风险,正应了那句俗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2.关于户内证据与户外证据的区别、采信及运用。在入户盗窃案件中的痕迹提取(常见为指纹、足迹、唾液等)和在此基础上进行的DNA鉴定,往往发现于三种场所和空间:一是在户内提取,如果犯罪嫌疑人对于自己曾经出现在户内没有合理解释及相关证据支持,那么DNA鉴定往往成为定案的决定性证据;二是在嫌疑人进入户内的通道提取,如被害人家中被撬砸的门窗上、被破坏的门把手或门锁上等,由于上述地点与嫌疑人非法进入户内密切相关,因此,有关痕迹的提取和DNA鉴定也成为证明嫌疑人涉嫌犯罪的有力证据;三是在被害人户外附近提取。实践中往往是在户外的地面上、扶梯上或户外墙边等,对于上述位置提取的痕迹和基于此的DNA鉴定则需要详细分析其位置及与入户情节的关联性,区别不同情况予以运用。

三、入户盗窃案件共同犯罪嫌疑人主观故意的认定

本案中,主犯从最开始的单独作案演变为共同盗窃,即由其找来的“司机”负责开车接应。依据本案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后期参与的“司机”,其主观故意也经历了由“应当明知”到“明知”并参与盗窃分赃的转变,基于此,笔者认为对于入户盗窃共同犯罪嫌疑人,特别是未到第一现场的嫌疑人,其主观明知的证据标准应更为严苛,对于其明知其他犯罪嫌疑人实施盗窃行为,明知程度及是否参与分赃等细节,作为承办案件的检察官要严格审查核实,审慎加以认定。

在上述三个主要问题之外,本案还涉及对嫌疑人盗窃所使用的工具进行痕迹提取和DNA鉴定、对嫌疑人租住地进行搜查,对可疑物品进行扣押,与被盗物品进行核实比对和估价鉴定等诸多工作,从而最大限度地收集固定证据。此外本案标题预审故事之《神偷佛眼》也提示了我们本案还有一名重要证人也不可小觑,,虽然该人的证言不能作为认定嫌疑人犯罪的直接证据,但其却能够间接证实嫌疑人曾经承认自己以不正当的手段谋取钱财的行为,作为重要的客观证人,对其证言的调取往往易被忽视,而对细节的留意和重视又常常成为定案的关键。

中国有句俗谚欲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虽然本案的犯罪嫌疑人作案手段“高明”,手法隐蔽,但最终仍无法逃脱在犯罪现场被抓获的命运。综观现实中的入户盗窃案件,无论是线索的查证,还是主客观证据的收集固定,乃至涉案物品的核实估价,处处关系着案件的走向和嫌疑人刑事责任的承担,而新时代下科学技术手段的有效运用无疑也成为侦破案件和指控犯罪的重要补强。作为审查案件的检察官,我们既要有扎实的法学理论功底,又要具备在纷繁复杂的证据之中梳理头绪,发现问题,从而拨云见日的耐心与细心,更要有面对复杂案件不退缩,敢于碰硬的勇气和决心。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再精明的罪犯在法律与正义面前也终将无所庇佑。(冯莹,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检察院公诉部主任)

 

原文载《“炮局”预审故事:检察官.预审专家深度对话》,吕艳群口述,蓝向东(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执笔,中国检察出版社,2017年11月第一版,P134-148.

整理:“不念,不往”、“诗心竹梦”。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