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已逝,爱情与傲骨永恒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4-04 08:51:2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纪念英雄

编者语:

2001年4月1日,中美撞机事件,王伟祭日

4月5日,清明节

4月10日,王伟生日

也许是这个世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我们终于懂得了:一个民族必须珍视敬仰自己的英雄,一个自强的民族必须有魂魄、有铮铮铁骨。

比照英雄,我们每一个人也都有血有肉,也都有万千柔情、也都有不屈性格、也都有深埋的豪情与傲骨,我们所拥有的一切,请大家好好珍视,请善用!


英雄王伟与妻子阮国琴的爱情故事


本文原文为中美撞机事件处理参与者老海军在17年前采访英雄王伟妻子阮国琴的采访稿,让我们看到一个有血有肉的英雄。

      初恋     

高中时的王伟,多才多艺,灵气十足。而我是班里的文娱委员,坐在他后排,我们俩的接触自然比较多。第一次对他有感觉是有一天王伟忽然转过身来向我借橡皮,大眼睛里透出一分惊喜:“嗳,你的文具盒和我的一模一样!”

是吗?”我笑了笑,小小地心动了一下。除了文具盒外,我与他还有许多相近的地方,比如兴趣和理想。那时起,我有些朦朦胧胧地喜欢这位坐在前排的男生了。不过,发现这一点后,我对他反而开始疏远。他当然不知道,那个时候的女生喜欢男孩子会特意表现出矜持与自尊,反而被我这种态度给“吓”住了。他那时甚至不敢抬眼正视我。我有些“于心不忍”,才在一次上历史课时,悄悄捅了捅他:“嗨,帮我挡着一下老师,我要做数学作业。”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王伟竟挺起腰板一动不动地坐了整整一节课。也许,爱上他就在这一瞬间。 

高中时的王伟


高三下学期,王伟转学。我知道,毕业后大家就要各奔东西,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他了。我只想给他告个别,说声再见,但我没有那个胆量,腼腆的王伟也没有。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王伟买了两张电影票,在我回家必经的那条小巷里等我。

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景:那天天上下起了小雨,我撑着一把红雨伞,远远地发现了雨雾中的他:“你…是在等我?”

不、不是,我只是路过这里。”他显得十分紧张,有些语无伦次。后来王伟告诉我,他在最后一刻失去了勇气……

既然没有单独见面的机会,我决定给王伟写一封信。信里也没说太多,除了鼓励他好好学习,不带一点“感情色彩”。我说,我不希望他成为只会在雨巷中徘徊的少年,而希望他成为能够在暴风雨中搏击的雄鹰……

许多年后,王伟告诉我:接到我的信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把信从头到尾、认认真真地读了好几遍,读懂了我的意思。

1986年,我们高中毕业前夕,空军飞行学院在湖州招收飞行学员(战斗机飞行员全部由空军培训,培训结束后再分配到海军)。这时我又给他写了一封信,信中有这么一句话:“是一名真正的男子汉,你就去蓝天翱翔吧!”

那时湖州市区有近千名应征者,王伟脱颖而出,通过了严格的体检和文化课考试。但是当王伟戴上大红花,被敲锣打鼓地送往车站时,我却没有出现在送行的人群里。在那个还相对封闭的年代,我怕部队上的人说王伟早恋影响他的前程,我只好悄悄躲在一旁,看着他离开。

我看到,在亲戚和同学们簇拥下的王伟,眼睛不时地在人群中寻找着什么,他可能是希望见到我吧…… 

      绝情信与生死铭     

王伟后来说,他是带着惆怅到了北国军营的,但是军营严格的训练让他也无暇细想。直到临近春节的前几天,学校才决定,他们这一批新学员放假可以回家过春节。 

新兵王伟

但是他回到湖州与同学聚会,却没有打听到我的下落。我们的重逢更像是命运的安排……

大年三十的夜晚,我在商场上夜班,爆竹声响起的时候从商场出来,觉得有人一直在后面跟着我。我将自行车骑得飞快,却突然听到有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叫了我的名字。

怎么会是王伟!极度的紧张在刹时化为极度的惊喜!

他说,自己心情不好,骑车上街想买包烟,买烟的时候看到五交化商场门口的我的身影,觉得眼熟却无法确认,又不好意思贸然敲门,于是就在商场门口苦等,这次再也不能留下遗憾了!

我把王伟带到了我们家的老房子。我们各自诉说着离别后那种朦朦胧胧的思念之情,在满城喜庆的爆竹声中,我与王伟完成了人生第一次初吻,也从此开始了我们之间刻骨铭心的生死恋情……

王伟说:“我的人生第一是飞行,第二是我们之间的爱情,它们对我来讲,就像飞机的两翼缺一不可。我一定要飞出来,否则决不回来见你!”

春节后,王伟又回到了北方的航校。我们的书信频繁往来于南方和北国。此时的我完全沉浸在幸福之中,读信、回信,已经成了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内容。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989年元旦,我接到了王伟一封厚厚的来信。他在信中告诉我:他又找了一个女朋友,是一名大学生,除了长得没有我漂亮外,处处比我强。在信的末尾,王伟还画了一座令人心悸的坟墓,墓碑上写着“王伟之墓”,旁边注着一行小字:“这辈子再也不跟你好,你死了这条心吧!”

我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我仔仔细细地又把信看了一遍,的的确确是王伟的字迹。我对王伟的字迹太熟悉了,以往,这熟悉的字体带给我的是深深的关爱和无比的幸福,而今天,同样的字迹带给我的却是深深的失望和无比的心痛!

我实在受不了这沉重的打击,又不愿让父母察觉我的绝望,遂以复习考试为由,离家出走,住到了亲戚家,并且心碎地含泪给王伟写了最后一封信,真诚地祝他幸福。

不久,我又接到王伟一封挂号信,请求我原谅,并打来长途电话要给我解释。处在伤痛中的我没有理睬他。

我不知道,此时的王伟也处于极度痛苦当中。他在他的日记里记载下了当时的心情: 


那天,住在亲戚家临着一条小河的阁楼上复习功课的我想开开窗户透透气,当我拉开窗帘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远在天边的王伟竟然就站在河对岸,正直直地望着河这边的窗户!

此时的我真是惊呆了,他怎么回来了?百感交集,委屈的泪水溢满了眼眶:“王伟啊,既然我对你那么重要,值得你千里迢迢地回来找我,当初为什么要写那样的信伤害我?”我硬着心肠赶紧把窗帘拉上。

第二天,当我再次拉开窗帘时,又看见了站在河对岸一脸憔悴的王伟,我满腹的怨气化为深深的叹息。

王伟带着我的家人来见我,郑重地交给我一封信,深情地说:“看完这封信后我再解释,要是再不相信我,我马上就走!”

满脸疑惑的我慢慢地打开了那封信,这是一封与王伟朝夕相处的5名战友的联名信,这封长达9页的信向我道出了王伟“负心”的真正原因:

原来,王伟的部队在进行跳伞训练时出了一次事故,一名学员牺牲,这使王伟对飞行员这项职业的危险性有了更加直接和现实的认识。他热爱飞行事业,但又怕将来自己有个万一给自己心爱的人带来痛苦。他想,长痛不如短痛,那就把痛苦留给自己吧,但又怕我们之间的感情太深,双方都下不了这个决心,于是就在信中编造了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女大学生”。就是在这样一种矛盾的心情下,王伟从北国的军营发出了那封“绝情”信。

王伟的战友还在信中对我讲到:当那封“绝情”信发出后,王伟的内心非常痛苦,夜里躺在床上常常一个人默默地流泪,他非常期望能得到他最心爱的人的原谅。信的末尾是5名战友的签名,而且,在签的名字上还分别按上了五个鲜红的手印!

看着这5个手印,我被深深地震撼了:他们分明是想用5颗年轻的心来证明王伟对爱情的忠诚!其实,他们更证明了王伟作为一名中国军人对事业矢志不移地追求和对祖国的忠诚!

此时的我早已是泪流满面,一头扑进了王伟的怀中,任自己又爱又怨的泪水浸湿着王伟刚刚开始厚实起来的胸膛,滋润着那朵差点凋谢的花儿……

      三年热恋,百封通信,未见一面     

在此后的近三年的时间里,我们没有再见面,对于热恋中的情人来讲,三年实在有些太漫长了。那个时候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更没有微信,我们只能靠书信来传递彼此之间的感情。

春天时,王伟会怀念湖州的春天,他在给我的信中写到:

我的琴去春游了吗?要是我们能在一起该有多好,可现在是天各一方。我爱你,理应要让你快乐,让你幸福。但今天我办不到……

命运让我走上了这条‘通天’的路,我不能半途而废,那样我会后悔一辈子的。我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我想你也是希望我这样做的。你给我的鼓励,我会铭记在心!”

部队就要放单飞了,预定放单飞的那一天正好是我的生日,王伟以自己刻苦的努力,挤进了第一批放单飞的名单。他在给我的信中写到:

琴琴,我一定要成功,给你的生日和我们的爱情送上第一份礼物……”

 

1989年在阮国琴21岁生日的那天,她收到了王伟寄给她的生日贺卡。

他的确成功了!成了同期学员中第一批放单飞、所在中队第一个飞上蓝天的佼佼者。

年轻帅气的王伟此时对爱情和未来充满信心。

后来,王伟写信告诉我他第一次飞超音速飞机时的感觉。

 

19917月,经过5年飞行学院紧张而又严格的训练,王伟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学业,成为一名歼击机飞行员,并获得军事学学士学位。他被分配到海军航空兵,被授予海军中尉军衔。

当学院隆重的毕业典礼结束后,王伟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寄给我保管并给我写信:

琴琴,我成功了,在你的陪伴下,跑完了我人生第一个关键的比赛。胜利属于我,同样也属于你!”

但毕业后的王伟并没有立即回到分别了两年半的我的身边,而是直接去了海军航空兵的训练基地报到,参加海上课目训练。他写信告诉我:

我现在回不了湖州,我想你是能够理解我的。如果你生了气,那么千万原谅我——我知道你不会的,因为你爱我,你理解我,你说过你要当一名合格的军人妻子。

想你是时时刻刻的,此生唯有飞行和你左右我。你能给我最大的幸福和快乐,飞行也能。我爱飞行事业,同样爱你。感情上,爱你胜过爱飞行,而理智上要我爱飞行比爱你更甚——这就是我目前(也许是一生)的主要矛盾,以及它们的辩证关系。”

收到这样的来信,我觉得我爱的王伟成熟了。我在给王伟的信中写到:

在我的心中,一个热爱飞行事业、刚毅、坚强、奋斗的王伟,他吃得起苦、受得起累,他自信地向前走,这种对目标的追求和未来美好的渴望,使我热爱他。如此一个王伟,使我不在乎他对我关心有多少,不在乎他跟我在一起的时间有多长,不在乎别人一对对卿卿我我的甜蜜感受,不在乎他不能在我身边的孤独和寂寞,在乎的是他对未来的追求和生命的热爱。自信和勇敢是王伟的个性,你就是这样一个男子气十足的王伟,一个无法在我心里抹灭、永恒的王伟。”

 

这是王伟在一次跳伞后写的日记,在日记里,他表达了他和阮国琴相爱的点点滴滴,语言幽默,幸福的心情难以言表。

王伟在他休息日的时候给我写过一支歌,他用自己学外语的录音机录下来寄给我。歌词大概是:“窗外下着纷飞的小雨,灯下是无尽的思念,面对你那甜甜的笑脸,话到嘴边又难诉说。天涯的尽头是你期盼的等候,苦盼的人儿他何时归否?总会有一天,我会回到你身边,拥抱心爱的人儿永不分开……”

我收到磁带后,也寄给他一首《百合花》的诗,许诺要像一朵百合花一样,默默地等待,静静地为他开放,并在信封中按照王伟的要求放进了自己的一缕青丝。

 

王伟手写阮国琴的诗。

直到现在,我还保存着这盘磁带,那是我心爱的丈夫留在这个世上的唯一的声音。每当思念丈夫的时候,我就会让这歌声在自己的耳边轻轻漫起,我就会觉得心爱的丈夫没有离我而去,总有一天会回到我的身边……

      用弹壳项链,娶她为新娘,跟他到天涯海角     

当王伟完成了海上课目的训练,又一次面临分配,他来信征求我的意见。我给他回了一封仅8个字的电报:“跟你跟到海角天涯!”

后来,他果然分配到了素有“海角天涯”之称的海南岛。他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到了部队,很快便在老同志的带领下担负起了战备值班任务。

王伟给阮国琴寄来照片,他在照片的背面写下了“我在海角等”。

紧张的训练和值班,使他又一次推迟了毕业后就结婚的打算。他写信给我解释到:

琴琴,虽然我们不能马上结婚,但在感情上,我是依着你的。你是我的港湾,你是我的跑道。漂泊久了,我会来到你的怀抱停靠,飞翔累了,我会在你的胸前休憩……”

1992年夏天,经过7年的漫长等待,王伟用一条自己亲手做的用子弹头当项坠的项链为聘礼,把我娶为他的新娘。结婚的时候,王伟刚毕业来到乐东,我们都没有钱,他家里也没有钱给他,所以怕我跟着他受委屈。但是我不在乎,明代人王阳明说:“山中莫道无供给,明月清风不用钱。” 世间有许多快乐,很多享受是不需要用钱来购买的。我要告诉王伟的是,虽然我们目前年轻还没有钱,只要我们能在一起享有爱情,这比什么都重要。

没有仪式,没有宾客,没有拖地的婚纱,更没有金银手饰,他庄重地把自己亲手做的子弹头项链挂在我的脖子上时,作为新娘的我幸福地偎依在自己心爱的丈夫怀中。我对他讲:“明月清风不要钱,要的就是你这颗心……”

于是不会写诗的王伟为我们的新婚写了他一生中写的唯一的一首诗:

我的妻子高于地球上所有闪光的珍宝

高悬在寂寂的夜空

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个时候

我落进了她平常人看不到的酒窝

半醒半梦中永远记住了她对我说她就是月亮

我穿过太湖渡过长江跨过黄河走出山海关

却走不出她醉了我的酒窝

我飞上大兴安岭飞得比珠峰还高

就是她月亮般的还在头顶看着我

1993年4月,我告别了山清水秀的江南小城和生我养我的父母,放弃了很好的工作,跟着自己的丈夫随军到了被称为“天涯海角”的海南岛某野战机场。 

王伟与妻子阮国琴的结婚照

我知道那里的条件艰苦,已经作好了白手起“家”的思想准备,可没想到,一到海南乐东,王伟已经给我准备好了一个完整的家,吃的、用的、住的,一应俱全。

王伟的战友告诉我,那是王伟利用休息日搭团里的便车,蹲在大车厢中,顶着海南的烈日,一趟又一趟地从县城采购回来的!听完这话,我的泪水“刷”地掉下来了。当时,部队里的条件非常艰苦,素有“乐东不乐”,“灯不明,水不清”,就是经常停电停水,水里还有许多小虫,经常连吃水和用电都得不到保障,我随军后还一时没找到工作,全靠王伟的工资,生活比较清苦,但我却觉得非常幸福,因为,我终于可以与心爱的人日夜相伴。

王伟是当时他们那批飞行员中第一个在海南安家的,所以一到休息日,那些“光棍”飞行员们都聚到我们家来,我便做上几个家乡菜,听王伟与他的战友们谈论着事业,谈论着飞行,谈论着未来,我更加理解自己的丈夫,更加热爱自己的丈夫。

向往蓝天的王伟是一个浪漫的人,我们的家中墙上挂着的是他亲手画的油画,桌上摆的是他制作的插花,窗台上放的是他栽培的盆景。一次,王伟画了一幅中国海军航空兵驾驶着未来的新型战机从战舰上起飞的油画挂在了家中的墙上,并对前来家中做客的团政委讲:“画上那名飞行员就是我自己!” 


      爱的延续,儿子出生     

一天,月光下的王伟问我:“琴琴,你可知道,我经常会梦见什么吗?梦见我们的孩子,肉乎乎的,可爱极了,既像你又像我。”

作为妻子我当然知道自己的丈夫想要孩子了。不久,我就怀孕回到了湖州生产,当孩子出生时,刚刚从部队赶回老家的王伟把襁褓中的儿子轻轻地搂在怀里,然后高高地举过头顶,为儿子、为我们爱情的结晶激动得大声喊到:“我有儿子了!”

然后,对躺在床上一脸疲惫的我来了一个轻轻的吻:“谢谢你,辛苦了老婆。” 

抱着出生不久的儿子,心中充满了喜悦

王伟是非常爱儿子的,孩子是他生命的延续。记得有次我过生日,他从陵水特地去海口给我买生日礼物,可他买回来的却是一辆好孩子牌的儿童自行车,这辆车花完了他所有带去海口买礼物的钱,剩下两元钱给我买了一朵玫瑰花,他安慰我说:我永远是他可爱的玫瑰花。

他太喜欢儿子了,每次我们散步,他把儿子放在肩膀上,高高地坐着,儿子是他的骄傲。

      最后的告别,刻骨铭心     

2001年的3月31日,是个星期六的晚上,王伟刚飞行完就回家,告诉我明天还要战备值班,不能在家休息了,马上又要去外场。因为当时部队有规定:第二天有值班任务的,头天晚上不能在家过夜。

我们又一次相拥告别,只要是王伟飞行离开家之前,我们都要紧紧相拥,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也是多年来的习惯。

那天我清楚地记得,他说我现在衣服都是汗水,我说我就喜欢你的味道。那天我们抱得特别紧,我的呼吸都喘不过气来,最后我们相互吻别……

当时没有想到,这一吻竟成永别,刻骨铭心……

2001年4月1日晚上7点多,我像往常一样,为王伟泡好了一杯家乡安吉的白茶,等待着丈夫的归来,可我左等右等不见丈夫的人影。我真有些沉不住气了,打电话到团里问。

王伟的战友王忠当时接了我的电话,他的声音当时就很不自然,停顿了好一会儿,才编造出王伟去开会的“谎言”。

我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丈夫发生了什么,但还是往好处想。那天晚上,我楼上的空勤家属杨颖来家通知我,说空勤家属到团里开会,我疑惑地锁上门跟她走了。

杨颖并没有带我到团里,而去了卫生所,那时团长和政委已经站在卫生所门口等我了,我突然一惊,怎么没有别的家属?顿时觉得两腿发软,浑身颤抖,团领导把我让进屋里,以难以抑制的悲愤心情告诉我,王伟今天上午执行跟踪监视任务,美国EP-3侦查机把王伟的飞机撞了,王伟跳伞后下落不明,正在组织全力搜寻……

晴天霹雳……

 

后记:

17年后,阮国琴独自把儿子抚养成人。儿子毕业后继承父亲遗志,成了一名海军军官。

17年过去了,阮国琴还做了一件事:用漫长的岁月和无尽的思念写成了一本书,书名为《守望南海――离开王伟的日子》(即将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这是阮国琴送给丈夫的一份厚礼,也是她感恩全国人民对王伟厚爱的一份情怀。


原标题:《王伟烈士妻子深情回忆:我和他的爱情故事》 

来   源:“老海军”微信公众号

编   辑:鹦鹉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