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来了不速之客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4-01 16:42:1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顾欣妍今天睡迟了,起来的时候,家里的男人都已经出了顾家大院,家里只有几个女人在。

“妈,星儿呢?”她问陈怡兰。

陈怡兰正在给凌琦月梳头,微笑着回答:“你儿子哭着不去幼儿园,你爸就把他和巴哥一起带去集训,他一听,哭都哭不出来。”

“呵呵……”顾欣妍笑出声,“他这是自讨苦吃。”

蹲下身,她摸了摸凌琦月的脸颊,“小公主,我听说昨天是那个姜蔓丽害你摔倒的?”

“嗯,我的猪猪储藏罐碎了。”说到小猪猪,凌琦月红了眼睛。

“乖,别难过,姑姑给你再买两个漂亮的储蓄罐,你在家等着。”她起身,陈怡兰在她眼底捕捉到一丝愤怒的火光。

“欣妍,你处事记得冷静。”她提醒。

顾欣妍往餐厅走,淡淡地飘过来一句话:“妈,我已经很冷静了。”

餐厅里,凌沫雪还没有吃完早餐,顾欣妍坐落到她身边,拿了个鸡蛋在手里转了两圈……

突然手指一转,“叭”的一声打在凌沫雪跟前。

凌沫雪吓了一跳,扭头,“你干嘛?”

“呵呵,”她笑得碜人,挑眉,捏起鸡蛋剥开,放在凌沫雪眼前,“把她从壳里剥出来还真白哦,哟,就跟你的皮肤一样,细腻,有弹性,找不到一丝毛孔。”

“不正经。”凌沫雪似笑非笑地推开她的手,“快吃吧,呆会冷了就不好吃。”

“嗯,吃!”她张大嘴,把一个鸡蛋全塞进了嘴里。

凌沫雪望着她……

她干瞪着眼,使劲地嚼着,咽着,眼见眼泪都要咽出来了。tqr1

凌沫雪忙拍了她两下背,把牛奶递给她,“真是的,你生气也不能这么折腾自己啊,跟你说,女人对自己好点,有气不要朝自己撒,多不值得。”

“嗯,”顾欣妍点着头,“我知道,我知道。”

接下来,她安静地吃,吃得依然快,把盘子里的食物全吃光了。

吃饱喝足,她抹了下嘴,朝凌沫雪一笑,“你在家带女儿,我去上班了。”

“哎,你……没事吧?”凌沫雪总觉得她哪里不对。

“没事啊,我很好。”她耸耸肩,转身,故意走起了猫步,扭腰摆臀,带了丝风情。

她走后没多久,顾家大院门口突然来了一辆白色的小车。

车里的女人下来,捋了下鬓发,神态傲慢,敲了下门,对开门的苗师傅说:“我是凌沫雪的母亲。”

苗师傅一听是顾家亲家,急忙把大门拉大,赵琴却把车停在外面,迈步走了进去。

“等等,我让管家通报一声。”苗师傅叫了她一声。

她冷眸一扫,没好气地说:“我用得着骗你吗?这顾家大院虽说我没有进来过,但里面的人我哪个不认识?”

苗师傅张着嘴,对她的态度有些意外,正考虑着要不要叫管家,管家从不远处走来了。

一看是赵琴,他朝苗师傅点了下头,然后微笑着引手,“凌夫人,请跟我来。”

赵琴高昂着头,扫瞄着院子里巧夺天工的景致,唇角往下弯得越来越长……

姚一贞!

你现在是不是在地底下很开心?养女进了豪门,自己又有凌中孝陪伴。

死了还跟我抢男人!你等着,我会毁尽让你开心的一切!

“夫人,凌夫人来了。”管家进门汇报。

陈怡兰一怔,睁大眼睛望着凌沫雪。

凌沫雪同样惊讶,抱着女儿起来,对管家说:“是她一个人吗?有说什么事吗?”

“她一个人,没说事。”管家恭谨道。

“妈咪,是恶姥姥吗?”凌琦月急忙问道。

凌沫雪没回答,陈怡兰就过来拉了下她,“雪儿,你抱孩子上楼,我来招待。”

“好,有劳妈妈。”

陈怡兰扯了扯身上的一件米黄色的羊绒衫,优雅地端坐到沙发上,朝管家点了下头。

管家带赵琴进来,示意女佣去泡茶。

“顾夫人好。”赵琴面无表情,淡淡地朝陈怡兰说了声。

陈怡兰也没站起身,脸上却保持住高贵美丽的笑容,“凌夫人真是稀客啊,请坐吧。”

赵琴不客气地坐到她对面沙发上,也端起了一副贵夫人的模样,微抬起下巴,神情淡漠冷然。

“顾夫人,我听说昨天酸菜被人拐了,所以特地过来看看。”

“是的,所幸寻找得及时,没有被人带走,也得感谢好心人的帮忙营救。”陈怡兰温文尔雅,不慌不忙地说着,“也谢谢夫人您特意过来关心,我深表感动。”

说着,她示意佣人上茶上糕点。

管家帮忙摆好糕点,端了一杯参花消渴茶递给赵琴,然后又退到了一旁。

赵琴睇了他几眼,她知道,这管家站着不走,自然是防备她的。

喝了口茶,她淡淡一笑,“夫人,既然你知道我是来看望小酸菜的,为什么我见不到她人啊?”

“不好意思,小月儿昨天受了惊讶,今天身体不适,还在楼上睡觉呢,”陈怡兰也笑了笑,“这孩子睡觉的时候就不喜欢别人打扰,吵醒了就会发脾气哭闹,起床气大得很。”

“也是,这脾气还真像她妈。”

赵琴淡漠一笑,放下茶杯,拿起手提包,从里面掏出一个锦盒递给了陈怡兰。

“这是我上次去南海观音寺买的一条项链,听老和尚说这是开过佛光的,小孩子戴在身上能去祸避邪,当时抢手得很,我等了两天才买了两条,另一条我留给梦瑶的宝宝。”

陈怡兰打开盒子,拿出来看了眼,笑了笑,“那谢谢凌夫人了,你还真有心啊。”

虽说这项链普通得很,链子也不是真金,但陈怡兰认出下面的吊坠是块真白玉,玉上雕着一个“佛”字。

除了一块小小的玉,坠子两旁还各穿了两颗黑润圆滑的珠子,看起来像传说中的菩提子,带着一丝淡淡的香气,闻起来像熏香味。

“等酸菜醒了,你可以给她戴上,她胆子小,这个戴上就能除魔避邪,她不容易受惊。”赵琴又嘱咐一声。

“好的。”陈怡兰点了下头,微笑着请赵琴留下来吃饭。

赵琴起身,淡淡道:“不了,我得回去看看梦瑶,听说二爷回来了,你媳妇已见过他,但他却没有去看梦瑶,梦瑶在家又闹了,我得赶快走。”

“是吗?我还不知道呢。”陈怡兰微讶,然后朝管家说,“那你快送送凌夫人。”

赵琴走了,凌沫雪在楼上窗户上看到她离开,刚想抱起女儿下楼,陈怡兰走进了她房间……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