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小说 || 项链情 (小草)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1-10 16:13:5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纸上流年,心灵的净土

每一个内心富饶的朋友

都在这里相遇,相知,相欢喜

   纸上流年原创文学微刊

因你而美 




项 链 情

小草 



夕阳像慵懒的老人一样,步履蹒跚地、一点一点地接近地平线,当他把最后的一抹余晖毫不吝惜地洒向大地的时候,苍茫的山野和西边的半个天空,都被罩在金黄中。多情的飞鸟,在归巢途中也没忘记留下声声啼鸣。虽是深秋,那片片金黄却也映照着人们脸上的幸福和从容。


春儿今儿个心里美滋滋的,眉宇间透露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喜悦。离家还有二里,她下了车。夕阳下,又情不自禁地拿出新买的金项链;她这一路上,已是第三次“情不自禁”了。车上妇女那钦羡的目光,犹在眼前晃动;自己那心花怒放的神色,似乎依然摇荡在心中。是啊,她和铁蛋儿结婚二十多年了,从一个黄花大闺女成为现在的半老徐娘,几回回的梦境里,都浮现着脖子上的金光闪闪。


可刚结婚那阵儿,尚在温饱线上,也就没那个奢望;后来生小孩,殡公公,弄得家里捉襟见肘;再后来婆婆中风卧床,一躺就是七八年;现在,依然还在病床上。买项链的钱,是她从牙缝里省下的,若让铁蛋儿看到,不知是乐还是忧。她想到这里,如愿以偿的满足感,顿时罩上了几分不安和忧郁。下车那会儿脸上挂着的灿烂,被沉甸甸的心情压迫着,她似怀揣着一只小兔,忐忑地回到了家中。



春儿进屋放好装项链的盒子,来到婆婆床前。身子下面的垫子已经换过,手、脸干净;头发刚梳理过。她心里感激着二婶儿一天来的悉心照看。她准备去做晚饭,“春儿,我……吃过了,你二婶儿捉(做)的鸡蛋面条。”婆婆口齿不是太清,但还是能听明白的。春儿一边答应着,一边下了厨房。


铁蛋儿到家的时候,已是掌灯时分。要说这铁蛋儿,也是不易。学没上成,兵没当上,又没有一技之长,只好跟着同村的包工头,去打个零工。工钱也是拖了又拖,压了又压,有时几个月不见一分钱。虽然膀大腰圆的,但肚子里没有墨水,也就只好干些粗活、脏活、累人的活。他洗了把脸,把迷彩服往沙发上一撂,“嗵”的一声,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小五真他妈倒霉,今天从架子上摔了下来,还好,没要他命,只是骨折。”铁蛋儿刚坐下,对着春儿说道。


“爬高上低的,时时得小心。你今后也得注意,就你那毛糙样儿,我心老是替你揪着。先吃饭吧。”春儿关切着。


“还吃着呢?”东院二婶儿的声音。


“真得谢谢二婶儿,”还没等春儿把话说完,二婶儿截住道:“谢啥呀谢,谁能没个大事小情的?一家人可别说两家话!”


铁蛋儿听出了二婶儿话的意思,问春儿“你今儿个没在家?”


“我去了趟县城,想买点东西,结果没买成。多亏了二婶儿照顾咱妈哩!”春儿撒了谎。


春儿买金项链的事儿,铁蛋儿不知晓,她也不想让他知道,也害怕他知道。长年的病人躺在床上,还有孩子他姑姑们两千块没还上;虽然人家不急用,但毕竟羊毛得出到羊身上。


二婶儿拉了一会儿家常,起身告辞的时候,叮嘱道:“春儿,以后有事了只管说,我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她点着头,感谢着二婶儿。


二婶儿走后,铁蛋儿再三嘱托春儿,尽量别麻烦别人,欠的人情是得还的。春儿答应着,收拾碗筷去了厨房。


春儿服侍婆婆吃过药,安顿好,已是十点多了。铁蛋儿劳累了一天,躺在床上就找周公去了。



太阳东升西落。铁蛋儿早出晚归。春儿操持着家务,伺候着婆婆。生活就这样像驴拉磨一样,一圈,两圈……拽着人们往前赶。春儿总是时不时的拿出项链戴在脖子上,对着镜子,兀自地欣赏着:往前走几步,再后退几步;扭扭脖子,耸耸肩膀,挤挤眼睛,灿烂得像出水的芙蓉一般。


这孤芳自赏的举动,每每被床上婆婆的呻吟声击得粉碎,她无奈地揪下项链,拉长着脸色。她再也高兴不起来了:婆婆躺在床上,我戴着项链在她眼前晃来晃去,像话吗?协调吗?铁蛋儿早出晚归,挣钱也够苦的了,我还要啥金闪闪?图虚荣吗?上高中的儿子在背着ABC,我浮躁啥啊?我这个母亲合格吗?她后悔了。但东西已经买了,退是退不回啦。她像小孩子偷了家里的钱去买零食一样,心里怯怯的。


此时金光闪闪的好像不是项链,而是一条正在吐着舌头的金黄色的长蛇一般。昨天铁蛋儿还问那500块钱,自己糊弄过去了。他若知道我买了项链,那还不狂风暴雨啊?她不敢再往下想。可丑媳妇总得见公婆啊,时间长了能不露馅?我该咋办?她已经六神无主了!


  

怕处有鬼,痒处有虱。你越担心啥,它就偏偏给你来啥!铁蛋儿晚上回来,进屋就劈头盖脑要那500块钱。虽然这事春儿跟二婶儿如实说了,二婶儿也拍着胸脯保证能捏着铁蛋儿的顶瓜皮,但春儿就是直不起腰来。


“我总感觉你有事瞒着我,你说那500块钱哪去了?”铁蛋儿的声音提得老高。

春儿低着头,嗫嚅着:“我不跟你说过了吗?”


“你说了跟没说一样。你说借给咱小姨了,今天我回来时恰好碰到小姨,人家原本就不知道有这档子事!”铁蛋儿脸色铁青,声音越发生硬,“你弄啥见不得人的事儿了?”铁蛋儿越说越离谱。


春儿坐在沙发上,两眼发呆。


“我一直把你当做好媳妇,好老婆,没想到现在会背着丈夫玩阴的了!”铁蛋儿絮叨着,数落着。


春儿心里像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这事自己做的是有点不地道,也怪自己头脑膨胀,因为自己太想要那金闪闪了。就算自己有错,可反过来想想,自己嫁到铁蛋儿家二十多年,守妇道,尽孝道,一把屎一把尿地侍奉着婆婆,操持着家务;原本的大美女变成了黄脸婆,不曾有过半点怨言!日子苦点,也没抱怨过;再说了,这事虽然没跟铁蛋儿说,但自己现在还后悔着呢!自己在这个家没功劳还有苦劳呢!犯不着你铁蛋儿老子喊教儿子般的大吼小叫。


春儿想到这儿,头一扬,长发一甩,也高声道:“我不吭声你还真来劲了?你说我玩啥阴的了?有啥见不得人了?我不嫌弃你就算了,你却蹬鼻子上脸。结婚这么长时间了,你是给我穿金了,还是戴银了?画匠不给神磕头,我还不知道你是哪沟的泥?”


“你骗我干啥?钱没借给小姨为啥还骗我?你鼻子插大葱,装的哪门子象?”……铁蛋儿还要往下说,看到东院的二婶儿过来,便刹住了车。


“铁蛋儿啊铁蛋儿,你还是个爷儿们吗?你吼啥哩吼?我是看着你光腚子长大的,现在有能耐了是不是?学会收拾媳妇了?你去十里八乡再找个春儿这样的,看你娃子能不能找到?不知道你兔崽子啥时候修来的福?放给别人,还不天天捧在手心里!你却倒好,不珍惜吧,还学会了高腔大调。不理你还能上天啊?”


二婶儿隔墙听见铁蛋儿的吵闹声,忙不迭的跑了过来,又对铁蛋儿没头没脑地数落了一番。


  

铁蛋儿挨了数落,倒也老实了许多。把二婶儿让到屋里坐下,也很委屈:“二婶儿,你知道我这钱是干啥用的吗?”


“你娃子不说,二婶儿我咋知道?”


“还不是为了春儿……”说这话的时候,铁蛋儿居然腼腆了起来,“我本来想攒下这几个钱,等工钱结后再添些,给春儿买条项链。她进我们家没享过一天福,伺候老,照顾小,吃没吃了,穿没穿了;我也知道她想要条项链,随后想给她个惊喜。可她倒好,背着我不知道把钱弄哪去了!你说该不该气?”


二婶儿听后“噗嗤”一下笑了,春儿的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铁蛋儿犹如钻进云里雾里,看看春儿,再看看二婶儿,身上发毛,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这到底咋了?一会儿阴一会儿晴的。“您这是咋了?”铁蛋儿看着她俩不一样的表情,狐疑道。


“咋了?你娃子事大了!”二婶儿仍笑着说。


“是不是钱弄丢了,还是被骗了,现在网络诈骗,还有推销诈骗花样多着哩。真要被骗了给我说个实话,咱掏钱买个教训。”


二婶儿朝春儿使了个眼色,春进到里间,二婶儿把春儿咋买的项链,心里咋担心害怕,又咋后悔不迭,一五一十,前前后后说给了铁蛋儿。铁蛋儿听后,一脸的微笑:“您咋不早说啊!”


春儿微笑着从里间出来,拿着项链盒子,递到铁蛋儿手里。铁蛋儿用粗糙而笨拙的双手,把金闪闪的项链,戴在了春儿的脖子上。


春儿笑了,二婶儿笑了,铁蛋儿也傻傻地笑了!



(构思过程:我是通过这条项链,来揭示生活中人们对美的向往与追求。生活的艰辛,对美好事物的向往,构成了春儿的心理矛盾。虽然酸甜苦辣咸让生活变成了一碗胡辣汤,但热爱美、追求美,毕竟是你我他永恒的主题。美,永远放光在生活中,放光在心灵里。)




延伸阅读

【流年随笔】童年的记忆(袁伟建)

流年播音||你是最美的遇见(文:储杰胜&播音:紫嫣茜雪)

【流年散文】遇见梅溪(格桑美朵)

流年随笔‖一碗绿豆汤(蒋胜)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