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链上的翡翠——阿诺德树木园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1 14:12:5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写在前面
2014年3月,北京植物园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郭翎女士,前往美国哈佛大学的阿诺德树木园进行了为期3个月的考察工作,收获良多,特撰文一篇与您分享。



项链上的翡翠——阿诺德树木园


上世纪初,美国家庭的餐桌上,食物还是很贫乏的。大部分人不知道有剥了皮就能吃的桔子,也不知道何为豆腐,公共绿地上的园林植物品种则更是少之又少。


为了丰富植物种质资源,美国农业部以及阿诺德树木园向东亚,尤其是向中国派送了许多植物学家和植物猎人。有些朋友可能不太了解植物猎人是些什么人,其实从字面意思上很好理解,他们就是冒险走入未知领域,宿山巅、卧湿谷、渡险川、涉泥泞,把“养在深闺”的植物娇娘,引嫁到异域它乡,让人类的园艺王国变得更加丰富多彩。如有机会, 我会就植物猎人的故事单独撰文与大家分享。


▼ 植物猎人


(图片来自网络)


回到正题。这些植物猎人在中国和东亚收集了大量的苹果属种质资源,经过天然杂交与人工授粉,形成了丰富灿烂的现代海棠品种。可以说阿诺德树木园是现代海棠品种的发源地,并曾经担任过国际海棠品种登录权威,保存了大量关于海棠的文献,这里的皮特山(Peters Hill)有着最早期的现代海棠品种。其中 Malus ‘Kerr’ 就是1952年的老品种既好看又好吃。


▼ 皮特山(Peters Hill)

(摄影:郭翎)


Malus ‘Kerr’

(摄影:郭翎)


2014年的春天,北京植物园被国际园艺学会下的栽培植物命名法规委员会授予国际海棠品种登录权威,我荣幸地担任了国际海棠品种登录专家。与梅花、桂花这些中国传统花卉不一样,苹果属(海棠隶属苹果属)植物的原始种虽然有2/3原产在中国,但近代海棠品种的育种却在西方,近100多年来欧、美培育出500种左右的现代海棠品种。


▼ 海棠花(Malus spectabilis


(图片来自网络)


这一年海棠花开的时候,我来到了美国哈佛大学的阿诺德树木园,开始了苹果属植物文献、数字信息等方面的收集和考察。与前三次访问阿诺德树木园不同,这一次我将在树木园工作3个月。


位于美国波士顿的阿诺德树木园建于1872年,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植物园之一,占地114公顷,隶属美国哈佛大学,由马萨诸塞州捕鲸商人杰姆斯·阿诺德(James Arnold 1781-1868)捐款而建。萨金特(C. S. Sargent 1841-1927) 于1873年担任阿诺德树木园第一任园长,直到去世。萨金特在其任职的54年中,制定建园规划,活植物收集原则,多少年来阿诺德树木园一直按照当初的规划建园。


阿诺德树木园玉兰丛中的办公楼


(摄影:郭翎)


到2015年为止,阿诺德树木园活植物收集为14,760株,隶属3,800个分类单位,主要收集北美和东亚的植物,其中重点收集水青冈属(Fagus ),忍冬属(Lonicera),木兰属(Magnolia),苹果属(Malus)(海棠类),栎属 (Quercus ),杜鹃属(Rhododendron)和丁香属(Syringa)等属的植物,同时收集早期植物学家和植物猎人萨金特(C. S. Sargent),威尔逊(Ernest Henry Wilson),珀道姆(William Purdom)等人从东亚地区引进的植物。水杉(Metasequoia flyptostroboides)、血皮槭(Acer griseum)、七子花(Heptacodium miconioides);珙桐(Davidia involucrata)、山拐枣(Poliothyrsis sinensis)等等原产中国特有植物,都是阿诺德树木园最早引入北美。1948年胡先骕先生和郑万钧先生发表了轰动世界的新种——“活化石”水杉,并把第一批种子从南京中正大学寄给了阿诺德树木园,这个他曾经学习和工作的地方。可以说在欣赏阿诺德树木园树木的同时就是在学习美国东亚植物引种史。


水杉Metasequoia flyptostroboides,1948年胡先骕先生寄往阿诺德树木园的种子,登记号524-48-AA


(摄影:郭翎)


▼ 血皮槭(Acer griseum),1907年引自中国西部,登记号12488


(摄影:郭翎)


▼ 山拐枣(Poliothyrsis sinensis),1981年引自中国西部,登记号637-81


(摄影:郭翎)


哈佛大学植物标本馆共收集植物标本五百万份,阿诺德树木园标本馆收集植物标本为一百三十万份,是其中的一部分。阿诺德树木园图书馆收集植物类、园艺类藏书四万册,收藏的历史性照片也是极为丰富。


图是阿诺德树木园图书馆收藏的一张1907年9月11日摄于山东泰安岱庙里国槐的老照片,摄影者是Frank Meyer,美国农业部派到中国的第一个植物猎人,他从中国引种的植物品种影响了美国的千家万户。


▼ 山东泰安岱庙国槐,摄于1907年9月11日

(摄影:Frank Meyer,版权归阿诺德树木园所有)


而下面这张,是我于2015年4月2日在相同位置照的,时过境迁,老国槐已死,一株小国槐站在那里。虽知道既是生命便有生有死,却不免还是有些伤感。


▼ 山东泰安岱庙国槐,摄于2015年4月2日

(摄影:郭翎)


阿诺德树木园曾经向中国和东亚派遣了若干植物猎人,“中国威尔逊”(E. Wilson)是其中最著名的,他的著作“中国--世界园林之母”使中国丰富的植物资源享誉全球。1906年威尔逊受雇于阿诺德树木园到中国收集种子和标本,加上以前为英国邱园和维奇公司工作,威尔逊曾经四次到中国西南,共收集65,000份植物标本(含4,700种植物),1,593份种子。下图是阿诺德树木园图书馆陈列的威尔逊的日记、考察记录和他拍摄的老照片。


威尔逊的日记、考察记录和他拍摄的老照片


(摄影:郭翎)


阿诺德树木园保存着完整的植物档案系统,每一种植物都有自己唯一的编码,通过它们可以追溯这些植物的名字和引种来源,工作人员用BG-BASE软件管理着档案系统,他们和其他科学家可以通过ESRI桌面和Mobile GIS软件来分析、统计、获取及维护这些档案。科学家们利用树木园的活植物进行分子生物学、植物生理学、植物形态学、病虫害防治、木本植物繁殖及植物可持续发展等方面的研究,以及观赏木本植物的评价与选育。下图是阿诺德树木园栽植的世界上最小的睡莲——卢旺达睡莲(Nymphaea thermarum),这是阿诺德树木园与邱园合作研究的项目。卢旺达睡莲在原产地已经灭绝,只有在英国邱园、德国波恩植物园及阿诺德树木园有少量栽培。


▼ 卢旺达睡莲(Nymphaea thermarum


(摄影:郭翎)


阿诺德树木园同样是对大众进行科普教育的重要场所,Tree Mob™是树木园宣传树木知识的活动,非常有意思,树木园通过智能手机召集周围的人们,告诉大家在某一时间、地点集合,由科学家们给大家介绍树木园活植物方面的知识,时间半小时。下图是我在阿诺德树木园皮特山给大家讲海棠知识。


▼ 郭翎女士在阿诺德树木园TreeMod™活动中给聚集的人群讲海棠的故事


(摄影:阿诺德树木园员工)


阿诺德树木园是美国现代园林行业奠基人——奥姆斯特德(Frederick Law Olmsted)受树木园第一任园长萨金特的委托设计的。树木园虽然按照本瑟姆和胡克(Bentham and Hooker)的植物分类系统,以科、属为单位进行规划,但同时种植设计又是自然式的,景色非常美丽。


▼ 早春皮特山上樱花盛开

(摄影:郭翎)


▼ 阿诺德树木园中的小盆景园

(摄影:郭翎)


▼ 阿诺德树木园的灌木与藤本园,收集了观赏价值高的500多种灌木和100多种藤本植物

(摄影:郭翎)


‘康奈尔粉’杜鹃(Rhododendron mucronulatum ‘Cornell Pink’)

(摄影:郭翎)


▼ 阿诺德树木园蔷薇科收集区的早春

(摄影:郭翎)


▼ 阿诺德树木园的春天

(摄影:郭翎)


阿诺德树木园是以公共与私营合作形式,由波士顿公园与休闲管理处和哈佛大学联合管理,并且与当地的公园及环境保护机构都有合作关系,这些合作单位包括:树木公园管理处(Arboretum Park Conservancy),波士顿城市森林联盟(Boston’s Urban Forest Coalition),波士顿自然中心(Boston Nature Center),翡翠项链管理委员会(Emerald Necklace Conservancy),森林教育信托基金Forest Hills Educational Trust),富兰克林公园联盟(Franklin Park Coalition),奥姆斯特德故居国家遗址Frederick Law Olmsted National Historic Site)等。


阿诺德树木园不愧为波士顿“翡翠项链”城市公园绿道系统中最璀璨的那一块翡翠。不管是学植物的,还是喜欢植物的人,绝对应该到此一游。




丨照片提供:见照片下方标注,除特殊说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丨本文作者:郭翎(北京植物园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丨微信编辑:宣传策划部



我要推荐
转发到